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大天狗X般若】你是我的玩具(2)

伪高冷·真中二·四星大天狗X伪失忆·真腹黑·恶鬼般若

一只有中二病爱装逼的大天狗,遇到一只失忆后变成小白兔(大误)的恶鬼般若,共同追寻大义的短篇小故事。

其实是一个大中二想要养成小中二,却发现小中二扒开皮是黑的,并且究竟是谁养成了谁已经分不清的故事。

隔壁町欧皇家面具组的故事。

*可能OOC,轻松HE

另一对CP,非酋阿爸家的面具组请戳☞【大天狗X般若】面具

-6-

虽然说好的般若是自己的玩具,大天狗却没真想把一只失忆了的恶鬼当做玩具。

他可是记着阿爸说的话,只等着把般若拉扯到五星,然后赶紧走人,过回自己原本那放荡不羁的自在日子。

然而某棵大白杨急着想撕下这一张狗皮膏药,某狗屁膏药却乐得有人陪。

“狗狗你看,池子里有片叶子,绿油油的,铺在水上,小般若可以拿来玩嘛?”

被叫做“狗狗”的某妖灵往池塘瞥了眼。

“不可以,那是河童的帽子。还有,不要叫我狗狗,要叫大天狗大人,乖。”

“好哒,大天狗狗,为什么河童的帽子长得像一片荷叶,为什么是绿色的?”

“……我怎么知道。”自觉语气有些不够友善,大天狗又扯着嘴角强行柔声道,“小般若自己问他去吧,还有,请加上大人。”

般若扁着嘴,耷拉下脸:“我不敢,我害怕,河童大人会不会用水喷我?”

大天狗是决心要做个慈父的,他憋下胸中那口抑郁之气,告诉自己不要和只可怜小妖纠结称呼的事情,忍辱负重地揉了揉般若金灿灿的头发:“不会的,河童是很温顺老实的妖怪,就像小般若一样。”

话音刚落,般若咧嘴笑出了一口雪亮的大白牙:“好!”

他迈着细长白嫩的两条小腿跑到正咕噜咕噜吐气泡的河童面前,捏了个诀,用飞出的巨型鬼面把水面炸出了一大朵水花,对惊颤的可怜河童大声道:“大天狗狗让我问你,你的帽子为什么是绿色的,他说你温顺又老实,是真的嘛!”

闻言,河童的脸憋成了和荷叶一样的绿色,他那同样颜色的帽子早已被捏不准力道的般若炸上了天。

一同被炸上天的,还有大天狗敏感而纤细的神经。

他一个箭步上前,拎住般若宽大的衣领“嗖”的一声把“恶鬼”拽了回来,顺带躲过了一个充满怒气的爆破水花弹。

大天狗把起了褶的衣袖捋平,依旧保持着风度翩翩的模样,只是字字简直是从牙缝里传出来的:“你,对,河童,说了些什么?”

手下的小恶鬼被捏住了领子,又挣脱不开,只能悬空蹬着手脚,张牙舞爪又毫无威力,仿佛只被人捏了后颈的幼猫。

蹬了会儿无果,般若放弃了挣扎,转头无辜道:“大天狗狗是在和我玩游戏嘛,般若答应做狗狗的玩具就一定会听狗狗的话哒,狗狗让般若做什么般若就做什么。”

般若小心翼翼地看了大天狗一眼,声音里带了点哭腔:“但不要扯般若的衣服,好痛。”

般若声音不小也不大,话音落下,寮里就只剩下一片静谧。

不远处,青行灯座下的冥灯火焰晃了晃,椒图紧闭的壳缝中射出两道精光,九尾狐若无其事地换了个方向晒尾巴,草丛里冒出了两个毛茸茸的兔耳朵尖。

停止挣扎的般若被大天狗扯着衣领,领口大开,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足上的木屐一只被蹬飞了出去,另一只松松地挂在足尖,衬着两条光裸的小腿,说不出的旖旎风景。

藏在暗处的脸上统一露出了对大天狗不忍直视的表情。

大天狗额角突突突突突突突地冒出几道青筋。

大天狗松开了揪衣领的手,低声对般若道:“跟本天狗回屋里再说!”

般若一脸惊慌:“般若不要和大天狗狗回房!”

寮内的妖一阵沉默——

妖不可貌相啊。

大天狗大人居然好这一口。

啧啧啧。

眼见般若又要哭唧唧闹起来,大天狗赶紧放下这只百年一遇的“小恶鬼”,默默踱去捡起被般若蹬掉的一只木屐,握着他纤细的足踝穿上。

“不怕不怕,大天狗狗和你闹着玩呢,等下带你去找茨木举高高玩哈。”

蹲在地上的大天狗苦哈哈想,本天狗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地步的。

这莫非是追求大义路上所必经的磨难?

翘着脚丫的般若也乐呵呵想,这只大天狗究竟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这莫非是所谓的傻狗有傻福?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一对玩具和主人今天也是默契十足。

-7-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般若已然在大天狗的护佑下渡劫觉醒,也堪堪练成了四星。

般若很满意在新寮里的生活。

这两周他天天跟在大天狗的身后,体会了一把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做事甩锅的快感。

与此相对的,是大天狗已经被折腾得掉了两层毛。翅膀上原本油光水滑的黑羽统统失了颜色,偶有几根还翘了起来,非常有碍观瞻。

大天狗受不了了。

他趁着阿爸带了大半个寮去隔壁找那位非酋打阴界之门的时候,恶狠狠地把般若拎到了寮内最高的屋檐上,勒令他呆在那儿不准动。

般若虽然心思缜密,但论武力还是敌不过那大天狗,他被大天狗拽着后领提起来的时候,全身立刻就紧绷起来了。

然后有些恐慌的般若看着大天狗从裤裆里掏了半天,掏出了一把玉雕的篦子……和一瓶护毛喷雾。

“坐那儿别动,”大天狗凶狠地瞪了般若一眼,“消停会儿,让本天狗梳个毛。”

般若目瞪口呆地看大天狗熟练地在翅膀各处喷上厚厚一层精华然后开始捋翅膀、薅杂毛,跪坐在檐边不知所措。

片刻后,般若决定随这偶像包袱三吨重的大天狗去了,好歹人家薅毛都没丢下他,说明这大天狗真是又傻又有良心。

还有点暖萌。

般若平心而论,本是不喜欢高等妖灵的。他愤恨妖界这种一出生便决定了等级、妖力的自然规则,所以连带着那些高等妖灵都一同看不上眼。

但他并不讨厌大天狗,一来是发现他虽常常端着一副架子,却从未欺辱过实力身份远低于他的妖灵,二来是般若一直挺喜欢狗子这种生物。

般若在还是从前丑陋模样的时候就很怕寂寞,所以在做个野鬼的时候,曾养了一堆鸡鸭猫狗,都是村里被遗弃或者即将宰了吃的可怜动物,但因为种种因缘际会生出了些灵智。

般若把它们捡回去的时候没想太多,但因为物种太杂,这群开了智、各有所思的崽们就从来没合群过,常常闹出真正意义上的鸡飞狗跳。

虽然比起独自生活热闹多了,般若还是一个头十个大,后来就趁这些小崽们灵智初启,同他们说些和谐友爱,诚信团结一类的话,结合着那段时间颇火的武士道和大义,愣是把一窝野生动物讲成了遵纪守法的好妖。

但所谓的好妖坏妖也不过是妖自己所想,在人类眼中,没有人性的妖物,永远是作恶的源头。

在最后一次进入人类村落的时候,般若终于被村民发现了。

人类眼中是容不下恶鬼的,更何况般若那时提着一只即将被屠宰献祭的大雁。

般若妖力低微,不敌群起而攻之的村民,被重伤后一路逃回山中。身后的人类仍不做休,般若不敢把人类引回洞穴,愣是撑着重伤的身子,将人类甩开后,倒在了一片荒地上。

那片荒地真的就是一片荒地,寸草不生,贫瘠到没有妖会无事路过此处。般若捂着自己胸口深可见骨的刀伤,倒下时想,自己可能就这么结束了。

般若倒在荒郊野外的时候,却没想到自己养的一只狗妖因为一直没见自己回来,出来找般若了。

那只小妖走了两天两夜,终于找到了失血到面色苍白的般若,把他一路叼着,拖了回去。

回洞的时候,般若迷迷糊糊地醒转过来,看见那只小妖在自己面前兴奋地摇了两下尾巴,然后也脱力倒了下去,睡得比般若还像一只濒死之妖。

总之,般若也算是捡回一命,只是上臂因为被狗妖用妖力一直咬着,留下了一口幼犬的牙印,后来怎么去都去不掉。

般若身体在众幼妖的照顾下渐渐好转,却发现他们都低估了人类“除恶灭妖”的毅力。

般若明白,只要人类还没捉到自己这只恶鬼,这片山野将永无安宁。

-8-

那夜是望月,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月华遍地却唯有几束洒入漆黑的洞内。

看着洞外零星摇晃的火光,般若知道自己藏不住多久了。他不慌不忙地将一窝幼年妖物仔细掩在洞内暗处的草垛下,细细嘱咐了一番,哪里有食物哪里有水源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事无巨细一概嘱咐,仿佛遗言。

转身走出洞口的时候,他回望那鼓鼓囊囊的草垛,看到那只狗妖湿漉漉的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狗是这世上最忠诚的生物,即使为妖为鬼,也不改那颗赤诚之心。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眼。

再后来,本就有伤在身的般若被村民打回原形,差些魂飞魄散,因一点运气装死苟活了下来。

等般若勉强养好伤,找回洞穴的时候,洞内已狼藉一片,血污横流,遍地妖尸碎块,内脏与血肉混为一体,散发出恶臭。

人类连最后的几只幼妖都没有放过。

般若独自修习了数十年,变成了人类的模样,却留下一副恶鬼面具,在一个满月无云的夜晚将那村落屠尽了,啖仇人生肉,报过往之仇,从此堕入鬼道,成了一只真正意义上的恶鬼。

-9-

般若面无表情地回忆完毕,转头看见大天狗居然还在薅毛,心想,同样是狗妖,差别怎么这么大。

他决定对狗子这种生物重新改观一下。

大天狗很早之前就注意到了般若的目光,他不知道般若看着他陷入了回忆中去,只是不动声色地继续整理羽毛,一边理一边想,本天狗今天带的是针女不是魅妖,没想到都能招来这般炙热的目光。

这小妖不会是看上本天狗了吧。

大天狗内心没有一丝矜持,反而起了点波澜。

他有些忘了自己想要做个慈父的设定了。

他咳了两声,自然地转头对上般若的目光,道:“小般若要来点吗?”

说罢,举了举手中的精华喷雾。

般若一惊,连连摆手,后退了几步:“我就不用了——”

“没事,”大天狗认定般若是在客气,一把拽过某恶鬼,友善地微笑道,“这是孟婆最新捣鼓出的护发精油,全新配方,深层滋润,茨木用了都说好。”

“不是,不是,我——”

一脸惊恐的般若虽然心思缜密,但论武力还是敌不过那缺心眼的大天狗。

从屋檐上下来的时候,般若原本便金灿灿的头发变得更加耀眼了,光一打能闪瞎人眼,仿佛顶了半个太阳在头上,媲美八百比丘尼的孔雀。

头顶发光的般若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波涛汹涌。

这傻狗一定是在故意报复我,就为了那次把荒川的咸鱼糊了他一脸的仇。

他已经不是刚见面时的傻狗了!

-10-

般若在大天狗尽心尽力的养成下,很快就到四星满级了。

他最近在琢磨,怎么找个机会让自己“恢复记忆”。

好歹活了几百个年头了,老是这么装幼齿实在有点为老不尊。

况且像他和大天狗这样的玩法,不管大天狗是故意的还是不是,迟早有一天两个人要被对方玩死。

般若思来想去,觉得当时自己“失忆”是被桃核弹中脑门弹傻的,要恢复记忆自然也要来个大动作。

但那群高等妖灵就算再闲,也不是天天互相弹果核玩的。

般若幽幽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想起,第二天欧皇和隔壁酋长约了协同斗技。

卖节操这件事般若做得再熟练不过,在他再三央求和湿漉漉的眼神攻击下,阿爸很快同意带他和大天狗去协同斗技。

上场前,欧皇对大天狗嘱咐道:“今天是小般若第一次上斗技场,你要好好照顾他。”

大天狗风度翩翩地摇了摇手上的团扇,精心打理的白发下,俊朗的面容洋溢起仿佛能融化冬雪的笑意,闪瞎了隔壁非酋阴阳师的眼:“那是自然,有本天狗在,没人能伤我们寮妖灵分毫。”

般若隔着欧皇都能闻到大天狗散发出的荷尔蒙,他想,如果不是自己已经熟悉了傻狗的套路,恐怕也是要沦陷。

协同斗技开始得很匆忙,对面是来真的,上了最好的式神。

而这边——

般若怀疑欧皇和非酋约协同斗技只是找了个由头见面,顺带看星星聊诗词歌赋谈人生——反正不是正经来斗殴的。

所以除了大天狗在卖力刮风以外,这边所有的式神一开始就被对面雪女晕了个透心凉。

般若隔着冰块看大天狗在这边呼呼刮风,一排排金黄暴击刮得对面血量直线下降,觉得这傻狗莫名有些靠谱。

然而转个方向看见后排两个阴阳师肩并肩腻歪,完全不在意战局,又觉得这大天狗莫名有些悲催。

两轮过后,般若身上的冰化成了滩水,他松了松筋骨,知道自己的表演时刻到了。

般若捏了个诀,扔出一副巨型鬼面。大天狗将般若养得很好,高命中的般若直接把对面一半式神的技能和御魂都封住了。

可是他故意留了个空给吸血姬。

没有辜负般若的期望,吸血姬身上的狰一亮,转瞬间便来到般若面前,打出了个金黄的反击。

漫天飞舞的蝙蝠夺走了般若的视野和大半血量。

做戏就要做真点,般若趁乱让蝙蝠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和脸颊,脚下一扭,扑倒在地。

连侧戴的那副面具都被掀翻落在冰冷的地上,摔成了片片碎渣。

般若一瞬有些心疼,毕竟是自己曾经的面容,这一眼看去,七零八落的还是有些渗人。

般若觉得自己这套戏应该已经做足了,打算就地晕倒了,却听见耳边传来一声痛苦的嚎叫。

“啊——”

他循着声源望去,只见大天狗猛地扇动团扇,刮起了漫天妖风,毁天灭地而来,似有撼动山岳之势。

他从未见过大天狗如此发狂,赤红的目中似乎压抑着排山倒海的怒意。

仿佛要毁灭这场上的一切!

眼见场上要失控,般若忍着妖风刮在身上刺骨的杀意,使劲扭了把自个儿大腿,红着眼带着哭腔喊道:“大天狗狗,我要死啦!救命啊!”

这一喊,把大天狗的神智唤了半分回来,妖风随之也小了些,般若见状再接再厉:“呜呜,为什么大家一直在流血!小般若不打斗技了,小般若要回去!”

狂暴下的大天狗耳中隐约听见这几月朝夕相处、早已熟稔不过的呼唤声,心间一阵猛烈激荡。

——说好要保护他的,你在做甚么?!

另一边却有根神经撕扯着叫嚣着——

杀光他们!你忘了它是怎样落得魂飞魄散的境地的么!

把力量交给我……

毁灭这一切——

般若眼睁睁看着大天狗丹田逐渐凝起一股黑气,似成某物轮廓,膨胀酝酿着,心中惊惧。

这东西是……

般若来不及细想,只知道再不制住大天狗发狂,不仅今日计划全盘覆灭,斗技场恐怕也难逃一劫。

他再次强行凝聚精气,将已经濒死晕厥的座敷童子身上最后几点鬼火引渡到自己身边,再次抛出一面巨大鬼面。

大天狗没有防备来自身侧的攻击,瞬间被封住了一身御魂。

漫天狂风瞬息。

大天狗恢复了冰蓝的瞳色,大声喘息着,额上冷汗密布,茫然地看向斗技场上倒成一片的式神。

时机正好——

般若不打算错过这样的机遇,打开早已准备好的魍魉之匣,给自己撒了团加了毒粉的安眠香。

血线急速下降。

再见了,大天狗,管你被什么附身,亦或是发什么神经,老子不和你玩了。

-11-

般若悠悠转醒的时候,一睁眼便看见了盘腿坐在榻边的大天狗。

大天狗立刻发现了苏醒过来的般若,翅膀仿佛被电了般抖了两下,然后不动声色地向般若温和道:“你醒了?”

般若清了清嗓子,开口道:“醒了。这段时间,叨扰大天狗大人了。”

般若以前从未唤过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缺心眼但不代表他真的傻。

“你恢复记忆了?”大天狗面上掩不住惊诧。

“嗯,”般若一挑眉,衬得眼下的红痕愈发艳丽,“前段时间实在是……”

大天狗掏出团扇摇了两下。

“没事,我应该的,”大天狗顿了顿,“叫我大天狗就可以。”

般若见大天狗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俨然忘了前几天两人还互坑得火热的模样。

“之前斗技场上是我失了分寸,阿爸让我来向你道个歉,你别介意就好。”大天狗眉眼一挑,报以赫然一笑。

般若被那笑闪得心头一阵激荡,转念间又想到这双桃花眼不知道向多少妖递过波澜,心底默念了一句“人模狗样”,顺着大天狗的话问了下去,“你之前为什么会突然发狂?”

大天狗目光不经意扫过般若复活后恢复如初的面具。

他指了指那血红的鬼面,问道:“这个……可以让我看看吗?”

般若心中奇怪,却还是摘下面具递了过去。

他注意到,大天狗接过面具时,手微微发颤。

“真的挺像的……我之前竟然都没发现,”大天狗骨节分明而修长的五指轻拂过狰狞的面具,画面有一种怪异的美感,“你这副面具是从哪里来的?”

“路边摊上买的,十文钱一个,匠人手工做的。”般若扯了个不大不小的谎,这面具确实是手工做的,只不过是他自己怀着对人类的强烈的恨意亲手从脸上剥的。

大天狗:“……”

“怎么了吗?”般若道。

大天狗还是没说话,只是默然盯着那面具,仿佛透过狰狞鬼面看见了什么别的东西。

片刻后,他轻出一口气,又回到了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觉得有点眼熟,”大天狗又摇了摇团扇,“我当时看到它碎成渣泽的时候,心底漫起一股森然恨意,失了态。”

“……你以前见过这幅面具?”

般若问这话的时候心里很是没底,顺便盘算了一遍以前招惹过的妖。

他这百八十年都住在深山老林里,大多时候是孤身一妖,认识的妖也不多,高等的妖灵就更少了,能让妖恨得光看见他的脸就能暴走的,更是少的可怜。

“也不是。”

般若长出了一口气。

那边大天狗垂下眼眸,沉吟了一会儿才纠结道:“我生来四星,所以开智也晚,幼年时不谙世事到处跑,曾经误入一座人类的村庄,差点被炖成狗肉火锅。”

般若想了想带两个翅膀的狗肉火锅,没忍住,笑了出来。

大天狗瞪了般若一眼,对自己的黑历史也是一脸不忍直视,缓了缓后才又补了句:“我只和你一只妖说这事,你敢说出去,我立马把你刮出妖界。”

般若忍笑,信誓旦旦地点了点头,“我不说我不说,况且你不是自己跑出来了么,也不算是黑历史。”

大天狗摇了摇头,“不是我自己逃出来的。我被一只恶鬼救了, 他将灵智初开的我养了好几年,最后却因为保护我们被人类打散了魂魄。”

“……”

-T.B.C-

所以说,搞事不如搞基。

欧皇:你们这些妖啊,谈个恋爱都是一层套路套一层,我们人类神助攻一把还得被套个暗黑buff。不说了,我带隔壁非酋去打阴界之门了。

河童:道理我都懂,但是……谈个恋爱为什么要炸飞别人的帽子?!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