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大天狗X般若】你是我的玩具(1)

伪高冷·真中二·四星大天狗X伪失忆·真腹黑·恶鬼般若

一只有中二病和偶像包袱、爱装深沉的大天狗,遇到一只失忆后变成小白兔(大误)的恶鬼般若,共同追寻大义的短篇小故事。

其实是一个大中二想要养成小中二,却发现小中二扒开皮是黑的,并且究竟是谁养成了谁已经分不清的故事。

隔壁町欧皇家面具组的故事。

*可能OOC,轻松HE

另一对CP,非酋阿爸家的面具组请戳☞【大天狗X般若】面具

嗯,所以到底谁,是谁的玩具呢。


-1-

大天狗来到欧皇寮里时,便是四星。

传言,那天一道金光于阴阳师召唤阵中冲天而起,震得寮内各屋的榻榻米都此起彼伏地抖了三抖,帚神刚扫过的庭院又落了一地枯叶,气得差点撂手不干。

欧皇阿爸感受这阵势就知道自己又召来了一只高等妖灵,一瞬有些兴奋,但他眼前忽的掠过寮里天天等着他投喂的酒吞,茨木,青灯行,妖刀姬,阎魔,荒川之主……突然就觉得也没什么好高兴的了。

欧皇捂着隐隐作痛的肝,望向召唤阵中。

然后被一排勾玉闪瞎了眼。

四、四星?!

哎呦喂。

这哪是大狗子呦,这是召到狗大宝了呦!

欧皇原本早已不以欧喜、不以肝悲的一颗沧桑老汉心,扑通扑通,像个重新充了电的跳蛋,剧烈蹦哒了几下。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

这是一只值得纪念的崽儿。

欧皇转了转眼珠想,最近平安世界流行给自家崽儿取个炫酷拉轰帅到没朋友的名字,隔壁老王都已经凑了个R卡天团出来,自己也跟风酷炫一把,岂不美哉。

欧皇捏着下巴大笔一挥,给新的镇寮之宝取了个简直可以说是震耳欲聋的名字——

旋风狗子。


-2-

式神,是看不到自己名字的。

四星大天狗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自己居然一直顶着个如此一言难尽的名字。

大天狗能看见的,只有寮内每一只妖在看到自己的时候投来的闪烁的目光。而那时,单纯的大天狗理所应当地把这些目光理解为了对自己高贵血统的嫉妒、羡慕和敬仰。

嗯,老天在给了大天狗天生四星血统的同时,也剥夺了他的心眼。

四星大天狗是一只非常自恋、高度中二的大天狗。

他喜欢飞到寮里最高的那栋宅子檐边的至高处,盘腿而坐。即使可以说是非常硌着屁股了,也要微展双翼,让秋风犹如情人的手般拂过自己精心保养、乌黑锃亮的羽毛,拂过自己雕塑般俊俏的脸庞。

此情此景,他觉得自己帅到飞起。

此情此景,屋下勤勤恳恳的劳动阶级帚神也怒到飞起。

——妈了个逼逼仔,这位大人又蹲在屋顶上撒毛了!谁来按住我的四十米大帚!

作为欧皇寮里为数不多的低层劳动人民,帚神每天都过得很憋屈。

-3-

欧皇给大天狗的定位是镇寮之宝,又称寮内吉祥物,又称,什么都不用做吃干饭的。

如此无所事事的四星大天狗成天浪到飞起,只有偶尔上场刮个妖风耍个帅,也只是因为欧皇发现大天狗体重日益增加,再不拉出来遛遛恐怕有天就真成了“镇寮之宝”的份上,才采取的紧急措施。

可是欧皇还是愁啊,打个斗技有时间限制,他家狗子又每次扇两下翅膀就把人家刮走了,下了场就只是盘腿坐在那儿,一脸深沉。偶尔妖风刮多了,还埋怨地要自个儿赔他掉了的毛,来来回回几句,反复念叨,就怕自己变成个秃狗子。

诶。

这可怎么办,怎么就那么愁呢。

愁啊愁,愁白了一头长发的欧皇瘫坐在榻榻米上,决心一定要找件事儿给狗子,好好收收它那一颗浪破天际的心。

-4-

那日,平安世界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四星大天狗坐在屋檐上,一边给里给气地梳毛一边想,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折翼的天神,这一世落在凡间成了只妖物,指不定哪天自己参透了大义的真谛,就褪去妖身,飞升成神了。

大天狗想着想着,没忍住,啊哈哈笑出了声。应和着大天狗的笑声,寮内东南角咻地冒出了一束紫光。

啧,欧皇阿爸一定又召出了一只不错的式神。

闲到发霉的大天狗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他收起玉雕的小篦子,拂去肩上落的毛,扑棱着翅膀就向东南飞去凑个热闹。

刚落地,大天狗觉得气氛不妙。

寮中新来了不错的式神,欧皇理应是高兴的,但阿爸脸上阴沉得仿佛能滴下水来。

前方召唤阵中躺着一只陌生的式神,金发金眸,和服及臀,身后盘着一条骇人巨蟒,头上侧戴一副血色面具。

这幅打扮,大天狗在隔壁町见过一回,应是名为般若的恶鬼。

可是这有着食人恶鬼之称的般若,此刻却在阿爸的阵中……活生生哭成了个雨女。

大天狗探究的目光对上了梨花带雨的般若,那面容姣好的幼妖哭声一滞,鼻子一吸,倒是停止了抽泣。

阿爸目光如炬,回头一一扫过围观的崽们:“你们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崽儿刚来,怎么就被砸了脑袋,现在被砸成个傻子,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叫我怎么办!”

大天狗了然——敢情是被砸到了头,还丢了记忆,怪不得哭成这样,好似刚出生的幼妖。

寮内妖灵素来喜欢打打闹闹,高等妖灵间出手又没有分寸,经常有误伤,这次直接撞了阿爸枪口。

大天狗怀着有好戏看的心情,扫了一眼集体低头的酒吞,茨木,青灯行,妖刀姬和荒川之主。

“谁先解释?”阿爸已然开始不耐烦。

妖刀姬把乌黑大刀往地上一竖,抱着大无畏精神,凛然道:“那砸中般若的桃核是我弹的,”她顿了顿,“但我也是看到远远有个桃核直向我面上来,才随手打了出去……”

酒吞咳了两声,刚想说话,被挚友茨木挡了回去:“这桃核是荒川所射,吾与吾友正路过,眼见这桃核要擦到吾友健美的八块腹肌,吾才一个哇嘎狗啃阿基哇呜尬咦~出手将其打偏,谁知正好射向妖刀姬,怪我们咯?”

欧皇面色更加阴沉,转头问荒川之主:“你好端端的,为嘛要射一枚桃核?”

荒川之主冷哼一声,开口解释:“是青行灯那厮,突然将桃核吐于吾水獭毛领上,吾恶心不过,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弹了回去。”

众妖齐齐看向青行灯。

侧坐在蝴蝶灯上的女子不慌不忙,翘着二郎腿挫着指甲施施然道:“我也并非故意的,吃桃吃到一半,脚底突然被飘在半空的一片黑羽搔到,痒得我桃核脱口而出,落在了荒川的毛领上。”

而寮里能撒下那么油光水滑,乌黑亮丽的羽毛的,只有一位妖灵。

-5-

五妖一人齐齐望向站在一旁正在看戏的大天狗。

“……”

大天狗震惊立于原地,对同伴们前一秒还在一同为构建大义社会贡献力量,下一秒集体撕下脸皮甩锅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震惊心寒。

然而欧皇对每天都不知道在做甚,还无止境掉毛的大天狗更加心寒:“大天狗你个崽实在太令阿爸失望,般若变成现在这样你要负全责。”

大天狗刚想开口争辩,欧皇又紧接着扔出一句:“自己闯的祸自己负责。般若崽儿交给你了,你带着他,不拉扯到五星,或者变得正常之前,你也别想出这寮浪了!”

欧皇自觉这话够有震慑力,并且不动声色地解决了旋风狗子整日无所事事的 问题,于是心里“哟嚯”地蹦跶了起来脸上却依旧怒气勃发地一甩长袖,装足了逼,转身进了屋。

大天狗晴天霹雳。

酒吞,茨木,青灯行,妖刀姬,荒川之主齐齐转身,幸灾乐祸地看了大天狗几眼,旋即在乌云压顶而来,妖风蠢蠢欲刮之前,以二倍速一哄而散。

大天狗满心苍凉,呆立原地,心中默念“妖心不古,世态炎凉,然而我是一只有修养的大天狗……嗨,还是好气呀!”大天狗勉力让自己维持那无可挑剔的身姿立在原地,雪白狩衣飘飘,如果能无视那满身怨气,宛若一棵姣好的大白杨。

可惜那姣好的大白杨底下还跟着一株小金菊。那小金菊眼中水雾弥漫,伸出如玉般的小手拽了拽大白杨的叶子。

“你们在说什么呀?”声音软软糯糯,仿佛刚做成的棉花糖。

“……没什么,你不必懂。”

般若眨巴眨巴眼,满脸疑惑,金色细眸中却自带一抹恶鬼独有的媚色,勾人心魄。

“他们为什么都走了,你为什么没走?”

大天狗这才低头看了般若一眼,心想你倒好意思提哦。

般若瞧不出他眼中的哀怨:“他们不要你了吗?没关系,我要你。你可以陪我玩。”

大天狗自诩身份高贵,是挥挥手会有十几只低等妖灵排队给自己捋毛的那种高贵,而这样高贵的自己还没有沦落到需要一只刚进寮的恶鬼陪自己玩的份上。

但大天狗同时又觉得,追求大义之妖灵,是不可以对一只失去记忆的恶鬼动怒的,这样,有失逼格。

于是大天狗微微挑眉,看向般若:“哦?那如果本天狗不想和你玩呢?”

四星大天狗没什么显著的缺点,除了中二装逼,就是有些嘴欠。

般若听了这一句话,嘴角立刻耷拉了下来,眸中盈满了泪水,映着眼角几枚红痕,很是可怜。

他一吸鼻子,咬着唇抬起头道:“那、那我也不和你玩就是了!”

末了可怜巴巴地小声补上了一句:“……反正,本来也没妖和我玩。”

听这语气,仿佛大天狗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望着眼前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某妖灵心中暗自唾弃自己和一只幼妖拌什么嘴。但架子已经端在那儿了,大天狗只能梗着脖子道:“哦,本天狗本来还想说,虽然本天狗不需要妖陪玩,但最近还差个……咳,玩具。”

般若立刻抬起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眼角还挂着泪,却掩不住面上的喜悦:“玩具?我、我可以做你的玩具!”

这话听着,实在是有些古怪。

大天狗心虚地瞥了周围几眼,庆幸眼下没妖经过,继续梗着脖子道:“做本天狗的玩具可是有很多要求——”

“没关系!我什么都行,什么都会!”

般若笑咧开了嘴,眸子金灿灿的,头发也金灿灿的。

大天狗盯了片刻,只觉阳光下的般若浑身都闪得很,只那副面具还算顺眼,无奈道:“好吧……”

他清清嗓子,强行慈爱地拍了拍眼前一点都不像恶鬼的恶鬼头顶,正式宣布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天狗的玩具了。”

-6-

般若很久以前就知道,每只妖都可能在生命中某个瞬间,不幸被某位阴阳师召唤,成为那人的式神。

但是般若自诩自己与人类八字不合,总觉得自己等不到这么一天。

所以那日,般若盘腿坐在火堆旁正烤着山鸡往上面撒孜然粉的时候,他讶异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召唤阵,觉得自己一定还没睡醒。

下一秒,自己咻地一声,被召唤到了欧皇的寮里。

可惜了,快烤好的半只山鸡。

因为刚从阵中化形的关系,般若眼前模模糊糊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隐约看见围了一圈金光闪闪的妖灵。

恶鬼的直觉告诉他,这群妖灵的血统和实力都强劲得很,他正有些头疼地想着从小散养的自己今后怎么办,额角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可以,第一天就欺负起了新来的妖,自己如果默默咽了这口气,恐怕日后日子也不会好过。

般若是一只数百年来独自生活的恶鬼——没做过多少善事,真正意义上的恶鬼。

所以只是这瞬间,就有了百转心思。

他鼻子一吸,“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啊啊啊,好痛!这是哪里嘤嘤嘤……小般若想回家……嘤嘤嘤……”

眼前的阴阳师被哭声吓了一跳,盯了哇哇大哭不止、闹着要回家、宛若初生幼妖的般若半晌,脸黑了。

装傻装无辜装失忆,是恶鬼般若最擅长的三件事。此刻,他将这三项绝技淋漓尽致地运用在了一起。

后来的事,大抵就是大天狗知道的那样了。

般若本来只是想调戏一下传说中的高等妖灵,谁知那只实力深不可测的大天狗却意外地有些萌蠢,仗着自个儿个高,强行如长辈般拍了拍他头。虽然把不情愿都写在了脸上,却格外郑重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天狗的玩具了。”

般若抬眼看向眼前面容俊朗的白发男子,眯了眯眼,伸手攥住了他的宽大的衣袖,咧开了一个灿烂的笑。

“嗯!”

好啊,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玩具了。



- To Be Continued -


面具组的粮实在太少,只能狠心开新坑自产了。

上次隔壁的面具组写完以后讲要写番外,后来就……

会让他们来这里打酱油的,这篇短文也是争取三po内完结

写完面具play后好想写玩具play,上车

评论 ( 7 )
热度 ( 57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