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大天狗X般若】面具(3)(完)

谜之审美痴汉大天狗 X 阴郁腹黑美少年般若

有人把面具组的cp叫做大般(bo)

有种随时可以飙车的感觉

你们猜完结了有没有飙车


-14-

阿爸已经闭门不出整整三天了。

自从那天从隔壁町回来之后,阿爸整个人都蔫了,他无法接受自己辛辛苦苦打御魂,喂狗粮,为其升级升星的大天狗,居然不是他的崽。

在将自己所有的精力与热情与半只肝都付诸于大天狗身上之后,隔壁町欧皇突然告诉他:

啊,不好意思,你喜当爹了。

是个阴阳师都要崩溃。

醒来后的大天狗坦白说,那天阿爸抽到的确实是只鸦天狗,是他一口吞了那只低等小妖,替代鸦天狗站在了阵法中。

那闪瞎阿爸氪金狗眼的金光也不是召唤式神时出的金光,而是大天狗不小心吃撑了升了个级后的金光。

至于为什么要替了鸦天狗站到阵中,大天狗没有说。

欧皇心大,没有在意,哈哈大笑道:“我家崽就是太调皮了。”

旋即又转头对阿爸道:“老王啊,谢谢你帮我照顾这只调皮的崽,我也没什么可报答的,这四只四星的达摩就送给你当狗粮吧。”

阿爸一直想给般若升五星,但是一直没收齐四星的狗粮。

那四只白白胖胖的达摩在阿爸面前欢乐地蹦跶着,阿爸很想接过来,但还是咬着牙拒绝了欧皇的好意。

这是他作为一个非酋的尊严。

次日清晨,他独自步行回到了自己的阴阳寮。

那时天刚蒙蒙亮,雾气很重,晨风料峭吹得他发冷。

走回自己房间时,他看到般若站在门口等着他。

般若也看到了独自一人归来的阿爸,金色的眸子略微黯淡了些,上前一步轻声唤道:“阿爸……”

阿爸笑了笑,道:“大天狗他……回去了,阿爸现在,又只有你了。”

说完,落寞的阴阳师径直进了屋,然后,就再没出来过。


-15-

般若躺在院子正中的樱花树下,眯着眼看日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斜斜映照在脚边的地上,形成一个个小小的圆斑。

寮里众妖仍是各做各的事,萤草山兔九尾狐鲤鱼精还是喜欢凑在一起剥瓜子聊天,从隔壁町酒吞上次喝醉后到底干了什么,现在茨木都不愿理睬他了,到黑白鬼使又出了一套写真集,可以舔半年,再到研究青行灯和妖刀姬到底谁的腿更长,絮絮叨叨可以聊一天。

院子被一群帚神扫得像抛过光,干净得能看得见自己的倒影,河童在池塘里玩水花弹,九尾猫还是没追到自己的尾巴,天邪鬼赤黄绿青开始玩连连看的游戏。

似乎什么都没有变。

般若看着眼前一贯热闹的场景,翻了个身,回头习惯地一瞥:“我说……”

般若没说下去。

身边的树荫下,只有兵俑大哥挥着蒲扇在乘凉。

般若翻回身,躺了很久。可能是正午的阳光太过刺眼,他觉得眼睛有些涩涩的。

他眨眨眼,拂了拂衣袖,站起身来,向阿爸的房间走去。

三天了,阿爸已经闭门不出三天了,也不打御魂,也不打斗技,甚至连饭都不吃,房间的灯也没见开过。

虽然明白阿爸的心结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开,般若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这个将自己召唤出来的人类。

前去找阿爸的路上,般若路过了那间没有点灯的雅居,门口张牙舞爪地题着阿爸自以为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大狗子窝”,直到那妖走了,也依旧挂在那里。

那里的主人,已经回到了他应该待的地方。

般若脚下顿了顿,想到以前从来都是大天狗跟着自己,除了那次促膝长谈之后,自己还没有再进过大天狗房间。

他试着推了推门扉,门啪地一声居然开了。

这傻天狗,出门都不知道闩门。

般若犹豫了片刻,抬脚踏进了漆黑一片的房间。


-16-

大天狗的房间非常整洁,所有的东西都归归整整地摆在原位,只有床铺上的软被揉作一团。

般若能想象大天狗那天还没睡醒就被阿爸拉起,被褥还没得及叠好,就进了八歧大蛇的副本的样子。

谁会想到,那便是他们的最后一战。

——说好的可以陪我呢,高等妖灵都是这样不守信用的么。

这两天,般若自己拉着几只小妖,把觉醒材料给打全了。场上没了大天狗的妖风,般若一度打得很吃力,可还是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看吧,就算没有你,我也能独当一面。

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的陪伴。

般若冷着脸,走到屋内的矮桌旁,盘腿坐了下来。

桌上的茶水早就凉了,指尖燃起一枚鬼火,般若将茶水热了热,顺手点了桌上的鬼火灯。

蓝莹莹的鬼火照耀之下,般若看清了面前扣在桌上的一副面具。

那面具在鬼火之下泛出金黄的色泽,不大,但格外精致。那铜铃般瞪大的双目和向上弯曲的锋利獠牙一看便是经过精心雕琢与绘画,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会从面具中扑出吞噬你,将人拽入万丈深渊。

一句话,这面具真是丑得没眼看。

般若一看便知这是出自艺术家大天狗的手笔,多半还是在他觉醒后的那副屎黄色面具上改出来的。

般若摇了摇头,幽幽叹了口气,将面具翻转扣回桌上。

翻手之际,般若透过清冷的月光看见面具内侧边缘似乎有一行用墨所书的小字。

他重新将面具拿起,凑近后眯起细长的金眸,仔细辨别那行小字。短短三个字大天狗写得歪歪扭扭,却一笔一画格外清晰,墨字在内里白底上显得格外显眼。

——赠般若。

心中仿佛被一片黑羽拂过,酥酥麻麻,却无处解脱。

般若安静了很久,鬼火灯渐渐燃尽,屋内再次回归一片静谧的漆黑。

凝滞的空气中,仿佛一切都跟着静止了。许久后,般若才缓缓长出一口气,低喃声几不可闻。

“真是愚蠢。”

这面具做得这么丑,还想送人。

傻子才会戴。


-17-

阿爸在闭关一个星期后,终于蓬头垢面地打开了房门。

他终于接受了“玄不脱非,氪不改命”这条在阴阳师界亘古不变的法则。

“没关系,就算召唤不到高等妖灵,阿爸我还有肝,一定能带领一众非酋闯出一片天!”

阿爸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正能量,可以连刷八层御魂都不带喘气的。

一众低等妖灵在阿爸的充满正能量的宣言之下,也觉得像打了鸡血般,个个跃跃欲试。

鲤鱼精兴奋地给每个人都吐了个泡泡,首无挥绳用头给大家表演了个漂亮的双飞助兴,萤草踮起脚尖旋转、跳跃,给大伙加了个满血。

阿爸满意地看着自己可爱的一众崽,心中感叹,这样不也很好吗,自己的寮虽然非,但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未必就比欧皇低了一等。

更何况阿爸我还有一只可萌可萌的般若呢。

“……诶,我的般若去哪儿了?”阿爸东张西望了半天,看着底下一众兴奋得嗷嗷大叫的妖灵,愣是没找到自家般若崽。

九尾狐摇着雪白的尾巴,扭着细腰道:“般若大人最近不怎么出门,可能还在房里呢。”

“……行,你们继续在院子里玩吧,我去看看他。”

闻言,五颜六色的妖立刻不带一点犹豫地一哄而散,各干各的事去了。

站在十秒内光秃秃一片的庭院中央,阿爸心中感叹,低等的妖灵可爱是可爱,就是太没心没肺了,说散就散。

阿爸体会到了一丝丝空巢老人般的寂寞。

……

沿着回廊一路向前来到般若屋外,房门没关,阿爸看见一只从前未曾见过的妖背对着自己,侧躺在榻榻米上,正在午睡。

阿爸迟疑道:“般、般若?”

那身着蓝底天青边勾金线华服,周身漫着森森妖气,背后一束藏青细发及臀的妖在睡梦中轻哼了一声,微微抬起身子,揉了揉血红的细眸,翻过身看向阿爸。

而后嘴角一勾,慵懒道:“阿爸,你出关啦。”

阿爸被般若说话懒懒的调子勾得魂儿都要飞了,结结巴巴道:“崽、崽儿,你咋变成这样了,你的大白腿呢?”

“我给自己觉醒了。”般若起身,赤足站在榻榻米上,提起衣摆原地转了一圈,“好看不?我现在不仅能脱御魂,还能封被动了。”

阿爸连连点头,道:“好看好看,崽儿你变成什么样都好看!”

阿爸仔细端详了般若片刻,犹豫道:“你这觉醒后,衣裳和眸子颜色变了不说,怎么连戴的面具都变色了?”

不仅变色了,还变丑了,这屎黄屎黄的一副面具戴头上,怪慎人的。

般若抬手抚上那副斜戴着的面具,勾了勾唇角,自嘲道:“确实挺丑的。”

阿爸心想,原来崽你知道啊,知道还戴。

他摸摸般若的头,柔声道:“阿爸攒了不少皮肤券,回头给你买套新衣裳新面具,让你美美地打斗技,好不,崽?”

般若垂下眼眸,摇了摇头:“不用了,阿爸,这样挺好。”

阿爸满腹困惑,道:“崽你不是说这面具太丑了嘛,阿爸给你换一副就不丑了。哦,你是不是担心皮肤券用完了就没了,没事,阿爸皮肤券多着呢——”

般若笑了笑,眸中神色不明。

“这面具是我见过最丑的面具。要是以前的我,肯定是不愿戴的。可是,这两天我才明白过来,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什么。”


-18-

日子过得飞快,阿爸终于靠自己,或者准确来说,是靠自己强健的一颗肝,凑齐了四个四星的白达摩,给他的亲亲崽儿般若升了五星。

升星那天,阿爸喝了点小酒,有点兴奋,顺手点了张蓝票试试手气。

然后,召来了一只姑获鸟。

有了前车之鉴,阿爸看到姑获鸟的第一个反应是biu地射出一道灵力把它削死了。

看到姑获鸟重新从复活阵中,带着自己的灵力现身的时候,阿爸觉得他的人生圆满了。

然后就被愤怒的姑获鸟飒飒飒伞剑削成了秃顶。

从此,阿爸头上的恨天高帽再也没取下来过。

……

般若知道阿爸秃了的事,还是从萤草山兔九尾狐鲤鱼精日常八卦大会上听来的。

他那天正躺在樱花树下覆着面具假寐,和暖的阳光晒在自己身上,闭上眼的时候,仿佛如同以前若干个午后一样,徐徐和风轻抚过他的面颊。

那边聒噪的雌妖们在讨论完阿爸的地中海后,换了个话题又继续唠起了嗑。

“听说没有,隔壁町欧皇今天上午又召唤出了一位大天狗大人,听说还是四星的!”

“欧皇就是欧皇,我从来没见我们阿爸召唤出只高等妖灵,传闻中的那些妖怪,一定都超帅的!”

“傻了不,你来的时间短不知道,以前阿爸闹过一个乌龙,养过一位大天狗大人好长时间!”

……

那“天降大狗”的故事般若已经听鲤鱼精小姐讲过多遍,添油加醋,半真半假的,专用来唬新来的妖。

般若翻了个身,继续睡午觉。

……

“原来是这样……诶,这样说来,隔壁町欧皇都有两位大天狗大人了,打起架来大风呼呼的,一定超拉轰的!”

鲤鱼精嘿嘿一笑,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吓得山兔座下的蛙妖也跟着跳了一跳,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出,听她道:“我听说,一般召唤出相同妖灵的时候,都会拿一只去喂另外一只,阿爸他们把那些喂掉的式神叫做‘狗粮’来着。”

众雌妖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新来的蝴蝶精弱弱道:“那之前阿爸养的大天狗大人是几星啊。”

萤草掰着手指头想了想:“只记得还回去的时候是三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远处,般若血红色双眸猛地睁开。

可是,因为阿爸的非洲血统,那只傻天狗的技能全点在了普攻上。

移开了覆在脸上的金色面具,般若一展宽大的衣袖,飞身飘起,直向阿爸屋子飞去。


-19-

“阿爸!快去隔壁町!”般若推开门的时候,阿爸正喜滋滋地给自己斟酒喝,面色潮红,已是半醉。

“啊,般若啊,你怎么来了,正好正好,来陪阿爸喝酒——”

般若一把夺过阿爸手中的杯盏,拖着阿爸急匆匆地迈出房门,道:“隔壁町那位阴阳师,又召唤出了一只四星大天狗。”

“啊啊,我知道啊,中午我们俩吃饭的时候他同我说了。”

——喜当爹事件后,两位阴阳师奇迹般地成为了好友,欧皇欣赏阿爸那坚韧不拔的品行,阿爸也乐得多吸几口欧气,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建立了一段跨种族的友谊。

阿爸曾邀欧皇来自家寮中坐过几次,般若也见过几回两人相处,觉着欧皇看阿爸的眼神迷之似曾相识,但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眼熟。

直到后来他发现,河童也时常那样看着鲤鱼精小姐。

他那时起,就开始有些担心人傻如阿爸会有天晚节不保。

但现在时间紧急,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算把阿爸买了,也要阻止欧皇把傻天狗给喂了。

阿爸被般若拽得一个趔趄,猛地拉住莽撞的般若,道:“崽儿你咋了,不就是又召唤出了只高等妖灵嘛,他一直都——”

“可是傻天狗还在他寮里。”

“傻天狗?……哦,哦你知道了啊!”阿爸带着满颊醉意,笑得更欢了,“那只大狗子已经不在那儿了啊。”

般若浑身一颤,停下脚步,回头神情复杂地看着阿爸。

“你、说什么?”

“今天中午我去欧皇寮里的时候,亲眼看着欧皇把大狗子送进阵里。一只高级式神说没就没了,要是是阿爸我,看到他消失的时候,就要心痛得无以复加了。”

般若怔愣在原地,满心冰冷。

——他,消失了。

明明说还要陪我的,怎么可以就这样消失了。

“阿爸,你别逗我,”般若扯了扯嘴角,“欧皇当时好不容易找回的傻天狗,怎么可能说不要就不要了。”

阿爸晃了晃脑袋,想驱散些酒意,大着舌头道:“可是他说大狗子回去以后都蔫蔫的,妖风刮得还没蝴蝶精手中的铃鼓挥得大,暴击也少得可怜。今天他又召唤出了一只新的四星天狗,自然是不要蔫狗子了。”

“……”

般若想,所以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一直这样傻傻地等。

还期待他有一天会回来看他。

哪怕是来要回落在这里的面具也好。

……

都是骗子。

长得好看的,无论是人还是妖,都是骗子。

般若失魂落魄地立在原地,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停滞般,然后倏地,从血色的眸中落下了一滴泪。

阿爸一下子慌了。

“崽啊,你怎么了?!你别哭啊!”阿爸手忙脚乱地找出手绢一把糊在般若脸上,连声道,“阿爸错了!阿爸这就把大天狗赶出我们寮子,赶得远远的!阿爸只疼你一只崽!”

般若呼吸一滞,扯下糊在脸上的手绢:“……阿爸你到底在说什么。”

“都怪欧皇!是他说自己有四星天狗了,硬要塞回给我那只大天狗的!你知道的……阿爸我看见高等妖灵就控制不住自己……而且欧皇都送大天狗进契约解除阵法中去了……没关系,阿爸和大天狗也就刚签了新的式神契,回头阿爸就给断了!”

般若第一次在阿爸面前傻住了。

片刻后,他回过神,手上捏决,衣袖一拂,一只巨大的鬼之假面携着疾风向身后掷去!

“出来!”

鬼之假面飞到般若身后五米处,猛地碎裂,伴随着片片飞溅的碎片,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在扭曲的空气猛地展开,翼展长达三四米,几乎遮住了所有门口透射进来的日光。

几片黑羽落地,一名白发蓝眸,手执圆扇,宽大的僧服及地的男子出现在一人一妖面前,薄唇微抿,神情紧绷地盯着般若。

般若冷笑一声,径直上前,在大天狗面前立住,语气中满是嘲讽:“回来了也不先打声招呼,跟在我身后跟了多久了,好玩么?”

大天狗摇了摇头,低声轻喃了句话。

“什么?”般若没有听清,挑眉追问。

感受到心心念念的般若的呼吸轻拂过自己敏感的颈侧,大天狗耳廓泛红,连带着翅膀尖尖也颤了一下。

“不是故意的。好久不见,我有点紧脏。”


-20-

大天狗又回来了。

寮中大大小小,或新或老的妖都很兴奋,而最兴奋的不是妖,是阿爸,当晚就开了个百鬼大趴,自己坐主座,左手一只般若,右手一只大天狗,感觉仿佛已经登上了人生巅峰。

底下的妖们要么好久不见大天狗,要么从未见过大天狗,一个个都想凑上前一睹芳容,但阿爸寮里的妖是讲文明的妖,所以最后互相谦让着排了条长队,从大天狗面前的矮桌,一路直通到阴阳寮大门口。

隔壁町的黑白鬼使开签售会的时候都没这么火爆。

般若面无表情瞥了眼望不见头的队,一口闷掉了杯中的清酒。

那边大天狗刚和激动得不能自已的鲤鱼精礼节性地握了握手,偷偷往身边一瞥,就见般若一口一口地喝闷酒,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大天狗没作声,转头对正喜滋滋地摇头晃脑的阿爸道:“今天连进两个阵法,我有些累了,想先回房。”

阿爸立刻紧张地道:“那快回去歇着吧,今天大家先散了,反正以后天天能见。”

大天狗点了点头,站起身,看向垂着头,听到散席却没有动作的般若。

阿爸叹了口气,把般若拉起身,推到大天狗身边:“般若这崽不会喝酒,估计有点喝多了,大狗子你帮阿爸送他回去吧,反正你俩住隔壁。”

大天狗脸上没有表情,一对翅膀却抖了抖。

般若抬眼冷冷道:“我没喝多。”

说着打了个酒嗝。

“行行行,我的亲亲崽没喝多,那你跟着大狗子一起回去好吧,自己回去。”

“恩。”般若垂下眼眸,抬脚走向房间。

大天狗默默跟上。

走到回廊的时候,般若身子晃了晃,脚下一歪,突然向前扑了去。

一直在身后目不转睛盯着般若的大天狗一惊,立刻扬起一阵旋风,将般若卷起,托入自己的怀抱,用翅膀环着身前娇小的身躯。

般若显然是醉了,双目微闭,面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因为身子被柔软的黑羽所包围,无意识地哼哼了两声。

大天狗呼吸一紧,觉得自己与般若相触的手臂如火般炙热。

他深吸一口气,一路压抑着由酒意带出体内翻涌的热气,将般若抱回了屋子。


-21-

夜间的榻榻米有些寒气,驱散了些醉意,回到自己床铺上的般若略微清醒了些,眯起细长的血眸,直勾勾地盯着大天狗。

他疑惑地低喃一声:“你谁?”

大天狗蹙起双眉,没有回话。

“哦……我认出你了,你是混蛋天狗。”般若自顾自说着,“你回来做什么,你索性一辈子都别回来了。”

大天狗垂下头,低语道:“对不起……”

“呵,你有什么需要道歉的……”般若苦笑道,“是我,傻傻地等你……”

大天狗闻言倏地抬头,却见般若把手捂在眼睛上,指缝间隐约可见水光。

头侧斜戴的金面獠牙的面具,在昏暗的月光下也黯淡了不少。

“般若,”大天狗轻喃出声,“这副面具……我从幼年时便开始做了,当时想,一定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戴上。”

大天狗顿了顿,“但是,我后来去过很多地方,也见过很多人事,才渐渐明白,自己喜欢的不一定也是喜欢自己的。”

又是一股酒意漫上,般若勉力保持半清醒的神志,无力道:“所以你想说什么……?”

大天狗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所以……如果你不愿意,其实不用勉强戴上它。我也不会再跟着你了,我看得出来的,你并不喜欢——”

“呵呵……”般若冷笑出声,“我是不喜欢……因为不喜欢,所以强迫自己戴了这么丑的一副面具。因为不喜欢,所以听到欧皇要喂了你的时候,硬拉着阿爸想去救你。”

因为不喜欢,所以看到你温柔对待寮里的妖灵的时候,心里像吃了青梅般酸涩。

酒意已经完全吞没了般若的神志,他扁扁嘴,撇过头嘟囔道:“究竟要怎样你才明白,我戴上这幅面具意味着什么。”

般若歪着头思忖了片刻,突然面露喜色,手臂一伸,勾过大天狗的脖颈,将他推倒在了床榻上。

大天狗一惊,刚想起身,就见般若手中熟练地捏决,妖力一闪,下一秒浑身的御魂就被脱了个精光。

般若颊上红晕宛若绯云,显然已经醉得不轻,翻身跨坐在震惊的大天狗身上,低喃道:“据说人类……诉说爱意的时候,都会这样。”

说着,伸手想解下大天狗腰间系着的血色面具。

大天狗呼吸一滞,却因为没了御魂无力推开般若,只能伸手按住他乱动的手,声色暗哑道:“你喝醉了……”

“没有!”般若突然扭动起来,仿佛撒娇般嘟囔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他突然伏下身,凑到大天狗已经通红的面颊边,朱唇轻启,呵气在他耳边道:“我也喜欢你,所以愿意。”

大天狗浑身一震,侧头看向近在咫尺的爱人,终于无法抑制一直以来压抑的情绪和冲动,伸手捧住般若的脸,将唇印了上去。

般若的唇齿间还留有清酒芳香甘甜的气息,搅得大天狗仿佛也喝醉了般,沉溺于那酒的香气,与般若渐渐急促的呼吸中去。

唇齿交缠之间,般若身体渐渐软了下来,大天狗握住他纤细的皓腕,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般若眯起血色的双眸,迷蒙地看向仿佛环抱珍宝般搂着他的大天狗,语气中满是挑逗:“你不是一直想与我学做面具么。”

般若勾唇一笑,眼波流转。

“今天我们就好好研究一下……面具,到底、应该、怎么做。”

大天狗呼吸一滞,伸手遮住那令人沦陷的血色双眸,再次俯身吻了上去。

他恍惚间记起,头一次见到般若时,那一地银华间伫立的金发少年。

第一眼是妖冶无比的血红面具。

第二眼便是那满溢悲伤的明眸。

如同天神与恶鬼,在强烈的视觉冲击下完美地交融。

惊艳了本是躺在枝桠上赏月的大天狗。

明月皎洁,却比不过那妖的双眸。

第二天,他趁着阴阳师召唤妖灵之际,一口吞掉了本应现身寮中的鸦天狗,替代它出现在般若面前。

注视着般若背影之时,大天狗从未想过,他有天会得到他的回应。

低头看着搂住自己脖颈,呼吸急促、面色潮红的般若,大天狗心想,第一次就面具play什么的,我一点都不紧脏。


- E.N.D -


拉灯,完结撒花~

没想到因为一个条漫写了那么长的文。

在想要不要写个面具组婚后日常+欧爸cp的番外,总觉得宠溺霸道总裁欧皇X傻白甜非酋阿爸也蜜汁带感

最后,都完结了,求点爱心推荐热度啥的,爱你们,评论区见~

……

四星天狗:所以只要是单身狗,无论星级多高,都是没有台词的么。

鸦天狗:……你憋说话,让我先冷静一会儿。


评论 ( 10 )
热度 ( 139 )
  1. 跪下張嘴!給我好好舔浅若草 转载了此文字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