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大天狗X般若】面具(2)

本来只是因为一个面具梗才写的小短文,没打算写那么长

但是既然都动笔了,就把这个故事好好写完吧~

快来吃我面具组邪教一发大安利

谜之审美痴汉大天狗 X 阴郁腹黑美少年般若

*可能OOC,轻松HE

-7-

自从那次促膝长谈之后,大天狗再也不偷偷摸摸地尾行在般若身后了。

他开始光明正大地尾行在般若身后。

般若一开始并不对此感到厌烦,因为他并不讨厌大天狗,他和他所厌恶的人类一样,不讨厌美丽的东西。

所以一开始,般若也就由着大天狗去了。

而且,这样就有人陪在自己身边玩了,般若想。

但是般若后来发现,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大天狗心中所谓的“尾行”,真的只是“尾行”。

一整天,从般若巳时出门到酉时用过晚饭后回屋,大天狗都只是准时地出现在般若身后五米的地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小只的背影,然后,什么都不做。

般若有时候并不是很懂高等妖物都在想些什么。

但其实如果只是这样,般若也还能忍。

糟糕的是,自从大天狗光明正大地尾行自己之后,低等妖物就不敢近自己的身,而阿爸的寮子里除了自己和大天狗,就全是一些奇形怪状的低级妖灵。

偶有心大又迟钝的妖怪,比如兵俑大哥向自己搭话,不出一分钟,头上就会飘来一朵小型乌云,刮起一阵毫无征兆的妖风,随后咔嚓一道闪电精确无比打在兵俑大哥的脑袋上,仿佛在说打得就是你。

兵俑大哥皮厚,没怎么觉得痛,但是第二天就被妖风吹得伤寒了。

至此之后,偌大个寮中再没有妖敢和般若说话。

-8-

般若有时觉得,现在这模样,和自己养了一只跟宠没有什么区别。

还是一只从不和主人互动,会刮妖风还见不得主人跟别人好的跟宠。

那天午后,般若实在是忍不住了,回头朝身后的大天狗喊了一声。

大天狗正直勾勾地盯着般若,见他突然回头,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

大天狗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在般若耳畔响起的时候,般若觉得耳朵有些痒痒的。

“你,不无聊么?”般若眯起细眸,问道。

大天狗想了想,摇了摇头。

般若心里叹了口气,脸上面无表情道:“可是我很无聊。我们随便聊些什么吧。”

大天狗狭长的双目顿时放光,从僧服的袖兜里掏了掏,摸出一只屎黄色的面具,声音都提高了几度:“好啊,我最近新做了一只——”

“不不不,我们换个话题!”般若吓得差点御魂掉了一地,连声道:“就聊聊你小时候的事好了。”

大天狗“哦”了一声,垂下头,刚才还神气的翅膀耷拉在身子两侧, 毛色都黯淡了几分,蔫蔫地把那只金面獠牙的面具塞回了袖兜。

般若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是个虐待宠物的恶主人。

良心不安的般若没有发现,自己在潜移默化之中,已经接受了某个奇怪的设定。

-9-

挑了个晒得到太阳的地方,般若惬意地躺在院子正中的那棵枝繁叶茂的樱花树不远处,满意地叹出一口气。

身边是盘腿席地而坐的大天狗,展着乌黑的双翼,在和暖的日光下晒起了蓬松的羽毛。

般若将右脚搁在左腿上,翘着脚丫,转头看向大天狗:“我一直不懂,你们这样出生起便是高妖一等妖怪,小时候是怎么过的,总不见得从小就像现在这样厉害了。”

大天狗摇了摇头,低声道:“自然不是的。幼年期是我们一生中最脆弱的时候,心智不成熟加上又有很多人类觊觎我们的妖力,所以每当有新的高等妖物降生的时候,都需要一个已经成年的妖物看护,直至安全度过幼年期。”

“那你也有?”般若挑眉道。

大天狗“嗯”了一声,垂下眼眸,点点头。

“在我还是个只有这么大的狗崽的时候,”大天狗伸出手比划了一下,“我被送到了他面前。他很厉害,教我怎么使用妖术,怎么挥动逐渐丰满的羽翼飞翔,怎么躲避那时对我来说还太过强大的术士的追捕。”

大天狗目视前方,仿佛透过远处的群山看见了一只挥舞着利刃,永远如火一般燃烧的妖怪。他总是站在自己难以触及的高度,如长辈般扶持着自己,教导自己,是自己追寻一生也无法企及的目标。

大天狗阖上双目,伤感道:“他是我见过的最勇敢、最富有激情、最英姿飒爽的妖怪。他告诉我,真正能威慑一方的雄妖应该有着能震慑一切的气场,大如铜铃的双目,硕大高耸的鼻梁,尖锐锋利的獠牙,赤色如血的皮肤……可是我一样都没有,所以我只能通过努力练习妖术来提升自己,希望有一天能和他一样——”

“等一下,”般若听着觉得有点不对劲,打断了大天狗的回忆,“看护你长大的那只妖怪叫什么名字,我觉得似乎有点眼熟。”

“两面佛,你也认识他吗?他是我们爱宕山的骄傲。”

“……”

般若沉默了半晌,没有说话。

厉害了,我的佛。

-10-

那天之后,般若对大天狗的态度好了很多,常常时不时回头,用慈爱的目光看着身后的人,看得大天狗翅膀上的羽毛都要根根竖起来了。

大天狗不知道这种变化从何而来,但是喜欢的人开始关注自己了这件事,让他感到很幸福。

那天般若依旧是日常遛狗中,半路在回廊中碰到了愁容满面的阿爸。

阿爸正自言自语着什么,一抬头,看见了般若身后的大天狗,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了大天狗的手。

“崽啊!你不会也要离阿爸而去了吧!”

大天狗一愣,面色有点难看:“阿爸,你在说什么。”

阿爸哭丧着脸,可怜巴巴道:“听说隔壁町的欧皇家丢了一只大天狗,是自己走丢的,再也没找到过。你说好端端的一只大狗子怎么就走丢了呢!崽啊,你可别到处瞎逛啊,好好待在寮里,哪儿也别去,知道吗?外面坏人可多了!”

大天狗摇了摇头:“阿爸,你别自己吓自己,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在这。”说罢,抬眼看了般若一眼。

般若觉得那一眼仿佛一根羽毛般,挠得他心里发痒。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都是我的崽,一个都不许走……”阿爸稍稍安心下来,犹在兀自念叨着,走远了。

般若看向大天狗,酸酸道:“你看阿爸多疼你,果然你与我们是不同的,要是哪天阿爸又召唤出了一只高等妖灵,恐怕我是要彻底被阿爸遗忘了。”

“不会的,”大天狗低语道,“他那样黑的脸,怎么可能召唤得出。”

般若心想,你不就被召到这个黑寮子里了么,简直是奇迹。

他努努嘴,不打算理睬这只说话自相矛盾的妖,转身走远了。

大天狗扑棱了两下翅膀,忙不迭快步跟了上去。

-11-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般若渐渐习惯了身后有只跟宠的日子,也习惯了每天在斗技场脱完御魂刮妖风,刮完妖风脱御魂的配合斗技。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阿爸在他和大天狗的默契配合之下,斗技段位一路飞涨,俨然有成为町中一霸的架势,渐渐自我膨胀起来。

那日清晨,阿爸把般若与大天狗从睡梦中叫起来,兴奋地宣布道:“今天我们去打八歧大蛇!突破八层大关!给你们俩一人打一套六星的御魂!”

般若还在半梦半醒间,揉了揉眼睛,也没听清阿爸又在发什么疯,迷迷糊糊点了点头。

大天狗两道细眉蹙起,沉声道:“现在就打八层,可能有点悬。”

阿爸大手一挥:“没事没事,玩的就是一个心跳!有你们俩在,阿爸什么都不怕!”

般若迷迷糊糊地跟着喊了一声:“有阿爸在,我们也什么都不怕!”

阿爸心花怒放,拿起十一连抽的架势,带着大天狗、般若,顺手拉起萤草,椒图,山兔,进了八岐大蛇副本。

大天狗是对的,他和般若还是等级太低了,而且在八岐大蛇的副本里,般若最强的技能根本无用武之地。

两个艰难的回合过去,山兔已经扑街,大天狗和般若带着已经残血的萤草和椒图终于见到了斗志昂扬的八岐大蛇。

“呜呜呜,好可怕,阿爸我们退了吧!”椒图见到对面的两只茨木大佬,吓得贝壳一闭,只留一截鱼尾在外面扑腾着,哭出了声。

“茨木而已,斗技场见多了,憋废话,削他丫的!”萤草蒲公英一挥,一个吸取,“叮”地一声在茨木大佬身上打出了一个金黄的暴击,顺带给自己回了点血。

阿爸沉默着,有些犹豫。

他看得出来,这局是必输无疑了。

可是体力都花了,不试试怎么知道一定没救。

阿爸硬着头皮,向大天狗和般若道:“你们俩争气点,多给点暴击,说不定能过!”

般若早已是满身伤痕,他本就不适合刷本,平时全靠大天狗刮妖风帮他减轻压力,如今碰到等级高出他俩十几级的八岐大蛇,实在是削不动了。

一来一往几个回合后,般若只剩下了一层血皮。

对面的茨木没有用地狱之手,直接一个群攻AOE加回血,把般若最后的一丝血气给吸走了。

般若扑街的时候,转过头看见大天狗也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染在雪白的僧服上,宛若点点梅花盛放。

“嘭”地一声,他和大天狗双双变成了两张平凡无奇的纸片。

失去最后一点意识的般若后知后觉想到,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大天狗扑街变成纸片。

-12-

般若醒来的时候,是在阿爸的式神复活阵里。

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脸崩溃的阿爸。

“啊啊啊啊崽啊!还好你还在!你快来帮阿爸看看,到底出什么问题了!再不成功,阿爸要狗带了!”

刚恢复意识的般若觉得自己的阿爸实在是聒噪,硬拉着自己刷本没过不说,还对兢兢业业输出的自己这么大吼大叫的,完全不把自己当伤员。

但他还是踮着脚尖,来到阿爸身边甜甜道:“阿爸别急,怎么了啊?”

“你快帮阿爸看看这个复活阵是不是哪里画错了!为什么试了半天都没有用啊!”

般若凑上前去,仔细端详了片刻脚边的复活阵。

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式神复活阵而已,和自己醒时所躺的那个一模一样。

他抬头对阿爸勾起嘴角,歪头道:“这个阵没有问题呀,复活阵都是这么画的。”

“那为什么我试了十几次了,都不见大天狗从纸片里出来啊啊啊!”

般若心中一惊,一句“你说什么”差点脱口而出,他竭力凝下心神,再次低头端详脚下的阵法。

复活阵是所有阵法中相对简单易画的一种阵法,因为阴阳师最常用到此阵,所以当初创造之时,便设计得格外简单,是即使为初级的阴阳师,都不会画错的阵法。

看得出脚下这个阵被阿爸抹去重画过多次,但是这一笔一划之间再清楚不过,这就是一个教科书式的复活阵。

般若抬眼看见阿爸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觉得他应该没有和大天狗合伙来戏弄自己,于是犹豫着向阿爸道:“要不阿爸再试试?”

阿爸咬牙道:“好,我再试一次。”

双手捏决,阴阳师的口中迅速念出一段简短的咒语,旋即口袋中一张符箓飞出,立于阵内。阵中即刻金光大作,阴阳师的灵力顺着阵法纹路注入阵中,很快金光淹没了纸片。

片刻后,金光熄灭。

阵中静悄悄地躺着,一张书有大天狗名号的式神符箓。

亲眼见到这一幕的般若心中震动。

一旁的阿爸则是彻底崩溃了。

“啊啊啊!我的崽啊!为什么没有复活啊!阿爸心如刀绞啊,阿爸再也不拉你越级打怪了!求求崽你快回来吧!”

可是那纸片仿佛只是一张纸片,静静躺在原地,没有丝毫反应。

般若脑子里是一片混乱的,许多假想从脑子里飞过,却没有一个能解释眼前的现象。

阿爸没有办法复活自己的大天狗。

阵法一定没有问题,灵力也充沛得很,可是符箓就是无法响应阿爸的命令。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是阿爸的式神,为什么阿爸无法复活他。

般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焦虑过,他迫切地想要解释眼前的一切,迫切地想要一只妖回来。

难道……

般若猛地抬头。

难道他们从一开始的假设就是错误的。

——隔壁町的欧皇家丢了一只大天狗,是自己走丢的,再也没找到过。

——大天狗说阿爸脸那么黑,召不出高等妖物。

般若心情复杂地看着阿爸,片刻后开口道:“阿爸,你确定大天狗是你召唤出来的式神吗?”

阿爸一愣,怒道:“是不是我自己召唤出来,我能不知——”

像是想起了什么,阿爸突然怔住了。

那日召唤阵中,他其实曾隐约看到一只鸦天狗,但是下一秒眼前便金光大作,而后出现的大天狗一下子冲昏了他的头脑。

他没有多想,只当自己是肝多了出现了幻觉,以至于把好好一只大天狗认作了小狗子。

-13-

那天黄昏,阿爸带着一张纸片连夜赶去了隔壁町。

般若合衣而眠,却一宿没睡。

第二天清晨,阿爸衣襟上沾满露水,独自归来。

那天起,般若所在的阴阳寮,又变回了原来那个黑寮子。

- To Be Continued-

车抛锚了,没开起来

不想写长,争取下篇完结

两面佛:不背,这个锅我们不背:)

评论 ( 8 )
热度 ( 120 )
  1. 跪下張嘴!給我好好舔浅若草 转载了此文字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