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大天狗X般若】面具(1)

   

在三个号上抽中三个般若

看了大大的面具组条漫,然后就突然迷上了这对冷门cp

谜之审美痴汉大天狗 X 阴郁腹黑美少年般若

讲的是正太从前因为样貌丑陋被所有人厌恶,谜之审美的大狗子却一眼爱上了他的面具,变成痴汉的故事

又名:审美不同怎么相爱,霸道总裁爱上整容前的我

*可能OOC,轻松HE

-1-

般若,是伴着莹莹紫光,降临在这漆黑的寮中的。

那刻正值午夜,寮中四面燃着熊熊火把,身着一身蓝底绣金和服的阴阳师在火光中笑出一口雪亮的大白牙:

“崽啊,阿爸可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刚幻化出实体的般若觉得头还有些晕,眯起细长的金眸,看着身前嘴角快咧到耳根的人类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火光中眸色晦暗。

“我的亲亲崽啊,快让阿爸抱抱,啧啧啧这小白腿,这小脸颊,不枉阿爸的血汗勾啊!”自称阿爸的阴阳师不顾般若强烈的不满,捏了捏他的双颊,“阿爸最喜欢可爱的男孩子了!”

人类,到底是只看外貌的生物。

般若心中不屑,却提着衣摆转了个圈,羞涩地甜甜道:“我也最喜欢阿爸了。”

阿爸一个血压没控制住,喷出两股鼻血晕了过去。

“阿爸!”

“阿爸——”

“阿爸呀!”

四面顿时响起一片凄厉的惨叫,围在火把旁的一众河童铁鼠灯笼鬼和分不清的天邪鬼赤黄绿青纷纷涌上来围在阿爸身边,顿时一片花花绿绿,哭哭啼啼,嘈杂得令人头疼。

般若皱了皱眉,低头避开那些升腾着黑气的低等妖物,默默退出事故现场。

后来,总爱在院中沉思人生的扫地工告诉他,那天阿爸正在过一年一度的火把剁手节,攒了大半个月的勾玉就为了等他来,本就肝得面如土色了,他这一卖萌,直接没挨住,才晕了过去。

般若听了,没说话,心道,那也是他自己受不住,关我什么事。

只不过,后来斗技时,般若顺手多脱了对方几件御魂,就只是顺手而已。

-2-

来到这寮里的第二天,阿爸给他办了个隆重的欢迎酒会,兴致勃勃地邀请了方圆十里的街坊邻居阴阳师,为他接风洗尘。

看着一屋子面色发黑的阴阳师,和掩不住一脸得意神色的阿爸,般若回头望了眼端坐在酒席之下满级的兵俑先生、椒图小姐、萤草妹妹和九尾狐姐姐,垂下眼眸,若有所思。

怪不得那夜在火光之中,看不清阿爸的面容,只觉得牙白得有些晃眼。

原来,是个非洲寮子。

……

推杯换盏间,空气中渐渐弥漫起一股醉人的酒香。

般若不擅喝酒,也很少喝酒,只是闻着这上品清酒的酒香,便觉得有些醉意。

他起身,拽了拽阿爸的衣角,撒娇道:“屋里好闷,我想出去院里转转。”

阿爸有些醉了,面色潮红地结结巴巴道:“好好好,崽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阿爸都依你。”

“嗯,阿爸最好了。”般若羞涩地低着头道。

一席阴阳师皆呼吸一滞,随后七嘴八舌地赞起阿爸真是三生有幸,得此式神,不仅长得可爱属性好,还那么听话,能召出此等式神,阿爸真乃是人中龙凤,酋中楷模啊。

随即顺水推舟,话锋一转,向阿爸套起了抽卡的玄学。

般若心中冷哼。

全都是套路。

人类这满口赞美之辞,有多少是出自真心。

还不都是敷衍。

后面的接风大会俨然成了抽卡玄学研讨会。般若并不感兴趣,他独自一人迈出弥漫酒香的小屋,踏入一地银华的院中。

-3-

今夜的月亮,很圆。

如同那日他偷偷去找那个人类时一样,圆得有些太过满了,反倒显得不真实。

那个人类曾对他说,中秋佳节是亲朋好友相聚之时,只可惜今年收成不好,恐怕是吃不上蛋黄馅的月饼了,有些可惜。

一句无心之言,般若却放在了心里,他唯一的朋友想吃蛋黄馅的“月饼”。

那时的他还不是如今的模样,丑陋而妖力低微,可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别人家里偷来了精面,鸡蛋,油,磕磕绊绊地学着町内大嫂的模样做了几只“月饼”。

般若自己尝了一个,虽然看起来相当磕掺,但味道还不错。

那人类说过,外表不重要,重要的是心。

所以他一定不会在意的吧。

中秋那天,般若捧着几只丑陋的月饼,踏着一地月华,悄悄来到了那人类家门口。

正欲踏入灯火通明的院内,却听见了那人正对自己的妻子说着话,语气中夹杂着十分的厌恶:

“那个恶心的丑八怪,终于不来了,都缠了我多少年了。当年看他可怜安慰了他几句,谁知道后来赶也赶不走。”

月饼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里面金黄的馅沾上了尘土,乌糟糟一团,丑陋极了。

般若忘了,当日那句“有些可惜”后面跟的是“月有圆缺,人有聚散,你看,都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找自己应该停留的地方了,别老来找我,人妖毕竟殊途。”

他那时一心想着要给那人做好吃的月饼,没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

原来那么长的一段话,文绉绉的,也只不过是与“你个丑八怪不要再来缠着我了”同一个意思。

人类都讨厌丑陋的东西。

可是,最丑陋的东西,就是人类的心。

般若一遍遍剥下自己的脸,将它们制成面具,在无数次血肉模糊之后,般若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

想到这里,般若取下头上斜戴着的一副面具,赤面獠牙,颇为可怖。

如果来到这寮里的是以前的自己,阿爸还会不会那么高兴。

抬头看着夜空一盘皎洁银月,般若心底生出一丝厌恶,撇头快步离开。

没踏出几步,身后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脚步声,般若心里一紧,衣袖一挥,一只巨大的鬼之假面带着疾风向身后掷去!

“谁!”

无人应答,只有午夜的黑鸦被动静惊扰,扑楞着翅膀从树上飞起,撒下一地黑羽。

般若拈起一片黑羽,狭长的细眸中,映着清冷的月光。

-4-

第二天,寮子里出了个大新闻。

阿爸脱非入欧了。

这一切来得太快,电光火石之间,阿爸只见召唤阵中升起一团金光,什么都还没看清,倒是先闪瞎了他的氪金狗眼。

然后,阿爸寮子里来了一位大天狗大人的消息便传遍了方圆十里的街里街坊。

大天狗被召唤来的时候,般若正在午睡,正午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子上,带着榻榻米上的铺子也被晒出一丝暖意,惬意得很。

为了遮光,般若将面具盖在了脸上,所以当阿爸带着大天狗大人来到般若房间的时候,般若没有发现。

阿爸疼他,没有特意叫醒他,但是般若一向睡得浅,所以早在阿爸推开房门的时候,他就醒了。

但他没有出声,透过面具的缝隙,他看见大天狗逆光站在门口,阳光勾勒出他乌黑双翼的轮廓照射进来,仿佛一个堕落的天神。

如果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就更好了。

般若翻了个身,留给门口两人一个小小的背影,继续装睡。

“他……叫什么名字?”

“啊啊,他叫般若,是阿爸最心爱的崽儿,啊不,你们俩都是阿爸最心爱的崽儿!”

“……真好看。”

“什么?……哦,你是说般若那崽啊,是啊,多漂亮的男孩子!看看那大白腿——”

大天狗没有回话,拉着仍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的阿爸走远了。

-5-

般若最近老是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

这种感觉很不好,慎得慌,但是总找不到哪里出了问题。

寮里大家仍是各做各的事,萤草山兔九尾狐鲤鱼精还是喜欢凑在一起剥瓜子聊天,从隔壁白狼姐姐究竟喜不喜欢她家源博雅大人,到茨木到底能不能追到鬼王酒吞,再到昨晚判官又被阎魔扣下来加班开夜车,也不知道大晚上的开了什么夜车,乱七八糟的可以聊一整天。

一群帚神还是天天在扫院子,河童在池塘里玩水花弹,九尾猫追着自己的尾巴玩个不停,天邪鬼赤黄绿青还在玩搭彩虹桥的游戏,大天狗大人又是一整天不出房门,不见人影。

躺在院子中间那棵樱花树下乘凉的般若觉得,这寮子真是无聊透了。

说到大天狗,最近阿爸带着自己和他揍人的时候,这货一个劲地抢自己鬼火,自己刚想上去脱人御魂,就见他一个风刃把人刮走了。

这还脱个毛钱御魂。

般若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大天狗说清楚,不然自己技能总是用不上,阿爸就会觉得自己没用,阿爸要是觉得自己没用……就可能不要他了。

这么想着,般若移开假寐时用来挡光的面具,拂袖起身,向大天狗的房间走去。

大天狗住在阿爸和般若房间之间的一间雅居里,和阿爸只有一墙之隔,阿爸说,这是为了能常常吸欧气,给寮子里的崽们多召些厉害的式神来。

据说大天狗也无所谓, 就这样住下了。

般若沿着回廊一路向前,走到了雅居,看见了门口阿爸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大狗子窝”。他不太理解大天狗是怎样忍受这四个字挂在门口居然没给砸下来,犹豫着抬手敲了敲门扉。

房里似乎没人,半天不见回应。

般若等了片刻,觉得大天狗可能正好出门了,刚想转身离开,就听门啪地一声开了。

大天狗一身华服,片片黑羽柔顺而服帖地伏在双翼之上,阳光斜照之下反射出一片金灿灿的光泽。

他薄唇微抿,凤目狭长,白色的碎发落在耳边,俊美的五官宛若一件上好的工艺品,每一个棱角每一个弧度都像是大师精雕细琢后的成品。

那一刻,般若觉得这一幕真是太耀眼了,无怪乎人类总是厌弃丑陋的东西,因为当一件事物美得不可方物时,你的所有目光都会不自觉地聚焦在那事物上,仿佛一种无法抗拒的本能。

他回过神,轻声道:“我有些事想和你谈谈,能进来吗?”

“当、当然可以。”

般若有些惊讶,大天狗大人平时不怎么说话,自己竟也没发现,他居然是个结巴?

不过就算是结巴,也是个好看的结巴。

然而般若不知道的是,那个好看的结巴今天其实已经跟了他一个上午,刚刚猛然发现自己尾行的人正往自己房间去,连忙绕路从房间窗户翻了进来。

还不忘顺手给自己羽毛抹了个精油。

-6-

般若平时就是赤足,所以也不用脱鞋,直接踏入了大天狗的房间。

两妖盘腿席地而坐,臀下的软垫十分舒服,般若觉得十分惬意,抬眼看向对面的人,发现大天狗格外正襟危坐,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视线相交之际,大天狗突然撇头移开了目光。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般若道:“我想谈谈阿爸带我们打斗技的事。”

大天狗回头,似是有点紧张:“怎么了吗?”

般若不打算绕圈子,直截了当道:“那个,人家知道大天狗大人的输出高,但是也不能总抢人家鬼火呀,人家都打不出技能了……而且每次人家想被动脱御魂时,大天狗大人都把别人吹走了……”

——这语气那么软糯,大天狗总不会不心软吧。

般若微微抬头,却看见大天狗皱眉看着自己,心里暗道不好。

大天狗的语气听起来不是很和善:“你平时也这么和其他妖说话的?”

般若心头一紧。

片刻后,他呵呵笑了一声:“这样说话怎么了,你们不都乐意听我这样说话么,只有这样才会有妖愿意陪我一起玩……”

大天狗突然打断了般若的话:“我可以陪你。”

般若愣了愣,道:“如果您说的可以陪我就是指每次都在我上去脱御魂的时候把妖吹走,那我宁愿自己一只妖去。”

大天狗沉默了片刻,把头扭到一边,别扭道:“……我就是不想见你贴着别人脱御魂。”

“什么?”般若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什么。”大天狗突然话锋一转,“要我不阻止你脱御魂也可以,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有趣,大天狗大人居然有需要我回答的问题。

般若细眸微微眯起,道:“您说吧,什么问题。”

“你这个面具——”

般若心里一惊。

被发现了么,我就知道那个丑陋不堪的……

“真好看!是在哪里买的?”

“……啥?!”

“前两天阿爸给我觉醒,我也给自己做了个面具,可是阿爸只看了一眼就把我换回了原来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我亲手做的面具还不够好看吗,你这个面具blabla……”

……

阿爸果然是阿爸。

抽中的大天狗也不是一只普通的大天狗。

那一刻,般若在这数百年漫漫岁月中建立起的审美观,第一次发生了动摇。

-To Be Continued-


争取下一篇就上车

好想开面具play的车啊啊啊


评论 ( 18 )
热度 ( 192 )
  1. 跪下張嘴!給我好好舔浅若草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ω\)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