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 Chapter 38 Heart in Fire

『现在,我不会再放手 。』——泽田纲吉日记


-1-

从山本狱寺手中接过六枚戒指的泽田纲吉终于体力不支,趴倒在遍布碎石的地上。

五米开外是Xanxus被冰封的身影。

那曾经孤傲不可一世的黑手党顶峰的继承人,现在却宛若一只发狂的野兽标本,满身疤痕,却以极其狰狞的表情,被凝固在泽田纲吉零地点突破的冰气之中。

那真实的挣扎姿态,仿佛冰里的人犹在做困兽之斗。

山本与狱寺看到这一幕时也是满目震惊。

他们的首领,胜了。

看似实力悬殊的战斗,却以草食动物的胜利划下了句号。

纲吉强打精神站起身来,将夺来的半枚戒指与自己胸前的那半枚合二为一,而后看向直播比赛的大屏幕。

橙黄的双眸中似有火焰跳跃。

他嗓音低沉,却没有丝毫情绪蕴含其中:“所有的戒指已经集齐了……可以宣布比赛结果了吗?”

话音未落,空气中一片扭曲,两秒后浮现出一对一模一样的粉发身影。

切尔贝罗,这场赌上所有守护者性命的指环争夺战的评委。

接过完完整整七枚戒指的切尔贝罗,仔细核对着链条上镶嵌的彭格列戒指,以确认最终的战局。

“晴、雷、岚、雨、雾、云,以及大空,确认泽田纲吉已收集完所有戒指,并均为真品。现将戒指归还泽田纲吉。”

橙黄双眸的少年脸上没有半分喜悦或比赛胜利时该有的兴奋,只是面无表情地听那边陈述完了事实,在念到“雾”时,双眉几不可见地蹙了半分。

他转头向山本狱寺问道:“你们拿到雾之戒指了?库洛姆……人呢,没同你们一起来?”

山本确认自家首领在提到库洛姆这个名字时略微有些迟疑,心里明白,深深看了纲吉一眼,点头道:“她用幻术骗过贝尔获得了解毒剂,而后又设计骗来了雾之戒指,和我们一起撤退出来了。但是……”

纲吉面上闪过一丝慌乱:“但是什么?”

山本走近纲吉身边,试图不让切尔贝罗听清他们之间的对话,轻声道:“但是她发动轮回之眼能力时使用了太多能量,身体很虚弱,所以她先休息,我们约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碰面。”

纲吉似是有些不安:“她一个人?万一碰到瓦里安怎么办?”

狱寺上前解释道:“我们分别时她说,虽然不能战斗了,但有自保的能力。况且现在五分钟还未到,等下宣布十代目获得胜利后,我们就马上回去找她!”

纲吉咬牙道:“可是她……”

“谁说要宣布泽田纲吉获得胜利了!”

不远处悠悠飘来一个软糯的声音。

所有人,包括两位裁判,闻言回头看向那一高一低两个身影。

——贝尔和玛蒙。

贝尔嘻嘻嘻地笑出声,愉悦道:“泽田纲吉的守护者违反了这场战斗的规则,我们请求取消他本次争夺战的资格。”

切尔贝罗上前一步:“这话怎么说?”

玛蒙道:“这场战斗是最终的戒指争夺战,参加战斗的有且仅有双方存活的六位守护者,以及首领,是吗?”

切尔贝罗互看一眼,点头默认。

“那倘若来的不是守护者呢?”

纲吉狱寺山本心里一震。

“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们几个没有资格做十代目的守护者吗?!”狱寺冲上前去怒吼道。

“你不要混淆概念了,我并非说你们没有资格,而是在说,有人根本不是守护者,却顶替别人来参加了这次比赛,企图作弊!”

“你再说一遍!没有证据,输了就这样诋毁对方么!”

玛蒙对狱寺的话充耳不闻,只是悠悠飘到切尔贝罗身旁,道:“泽田纲吉出战的雾之守护者根本不是本人。”

纲吉蹙眉上前,道:“我的雾守六道骸被关在复仇者监狱,本来就无法参加战斗,只能通过另外一位女孩现身,我想切尔贝罗你们是知道的。况且上次争夺战时,也是并非他本人出战,那时你们并未说什么,现在却想抓住这事判我作弊,是不是有点不妥?”

有条不紊的一番辩白,最后一句却是直接对着玛蒙贝尔道的。

切尔贝罗点头:“确实是这样,我们默认泽田纲吉的雾之守护者为六道骸与库洛姆·骷髅,这一点没有争议。”

“嘻嘻嘻……”贝尔突然大笑出声,“那如果来的女生……根本不是库洛姆·骷髅呢!”

“这!”切尔贝罗大惊失色,互相看了一眼。

玛蒙缓缓道:“没什么好惊讶的,毕竟我也一开始被她骗了去。如果不是发现她的实力远胜于库洛姆,并且……能够直接使用疑似轮回之眼的力量,并运用得滴水不漏,我也不会发现,她根本就不是库洛姆!”

“呵呵,有趣。”纲吉嗓音低哑,眼中似有一丝戏谑闪过,“如果只是因为库洛姆实力大增,就怀疑她不是本人,也未免太儿戏了。”

“好,既然你们信誓旦旦她就是库洛姆,那把她找来,我们当面对峙一下,不就可以了?”玛蒙道。

切尔贝罗点头,道:“接受瓦里安雾守的提议。我们留有参战各守护者的血液样本,只需要检验本人血液是否符合血样,便可以确认她是否为——”

“等一下!”山本突然出声打断,“现在比赛还没结束,库洛姆她体力耗尽没有能力战斗,如果把她带来,对方突袭该怎么办?我们认为这种方式不妥。”

玛蒙抿着嘴,兜帽下看不清神情,转向切尔贝罗一字一句道:“你们看到了吧,对方一直在阻止我们进行检测,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们是有预谋地进行作弊。”

切尔贝罗已经被玛蒙完全说服,朗声道:“现在召唤泽田纲吉本次参战的雾之守护者,进行身份验证。如果确认是库洛姆·骷髅本人,将宣布泽田纲吉获得最终战斗的胜利。如果发现并非为本人,泽田纲吉将被取消本次争夺战资格,Xanxus获得胜利!”

切尔贝罗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只小巧的遥控器。

“现在通过手环召唤泽田纲吉的雾之守护者。”

遥控器上的按钮被摁下,只是一瞬,空气中出现不寻常的扭曲,两秒后,一只精致的手环倏地从半空中闪现,旋即坠落在地上。

切尔贝罗看见只有一只手环出现,面上止不住讶异。

纲吉蹙眉道:“你们在做什么,只是把手环带来吗。”

切尔贝罗两人十分尴尬,解释道:“争夺战准备的手环具有特殊材质和构造,理论上接收到指令后,会将佩戴者一起带来召唤场所。”

狱寺嗤笑一声:“那要是我们把手环摘下了,你们不是就找不到我们人了吗。”

切尔贝罗朗声道:“不可能!手环一旦戴上,除非我们发出解除佩戴的指令,不然是无法用外力摘下的。至于为什么这只手环脱落了……”

切尔贝罗互看两眼,转身向泽田纲吉道:“鉴于不明原因,我们无法直接召唤你的雾之守护者。为了让身份验证继续进行,希望你们提供她藏身的位置,由我们亲自前往将她带回。”

顿了顿,两人继而又道:“我们会确保她的人身安全,所以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纲吉看向山本,向后者微微颔首。

山本警惕地看向贝尔和玛蒙,走到切尔贝罗身旁,低声道出他们与六道暝分别时的方位。

切尔贝罗向山本确认位置后,倏地消失在空气之中。


-2-

约莫半分钟后,两人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其中一位手握一柄三叉戟,另一位怀中抱着一个身着黑曜校服,娇小无比的女孩。

看清女孩可怖模样的一瞬间,泽田纲吉猛地冲向切尔贝罗,用从未见过的语气愤怒吼道:“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切尔贝罗猛地向后躲闪,不让纲吉接触到将要进行检测的对象,同时慌忙解释道:“请您冷静!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幅模样了!”

女孩在如此大幅度的动作中,依旧紧闭双目,白到几近透明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犹如玉雕般,精致却没有半分生气。

而让纲吉出离愤怒的,是女孩黑曜校服下,空荡荡的两只袖子,还有只剩半截的小腿。

随着切尔贝罗的动作,女孩几乎消失殆尽的双腿无力地晃荡,宛若一只破碎的娃娃。

“她走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快送她去医院啊啊啊!”纲吉戴着拳套的双手喷涌出橙黄的火焰,猛地逼近切尔贝罗!

超高温的火焰将周边空气一并加温,灼热的气流扑面而来,众人纷纷后退避开。

怀抱六道暝的切尔贝罗几个消失、闪现,拉开与泽田纲吉的距离。

另一人上前死死控制住纲吉,不让他上前。

纲吉怒极,一拳带着高温挥向面前拦住自己的女人,却被人狠狠握住手腕——

回头,只见山本痛苦地攥着燃着火焰的拳套,低声咬牙道:“冷静下来,阿纲!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离开时暝并不是这样的,五分钟的时间不可能让人将她伤成这样。而且,仔细看看断口,这不是寻常伤口啊!”

泽田纲吉冷静下来,猛地转头,将目光凝固在远处沉睡的女孩身上。

“她没有受伤,她是在消失……”开口的是玛蒙,语气中掩盖不住惊诧。

纲吉瞪大双目,看向玛蒙:“你说什么?!”

“这是幻术消失的征兆……不对。我从未见过一个活人可以直接消失。”玛蒙抿着嘴,起身向前飘去,想要看个究竟。

“等等,请保持距离!”切尔贝罗及时叫停了玛蒙,冰冷道,“请让我们完成身份验证。”

“都什么时候了!难道不能先送她去医院吗?!她已经没有意识了啊!”纲吉猛地上前,再次想要从切尔贝罗怀中夺过女孩!

然而——

脚下突然出现一个激光封闭而成的牢笼,将泽田纲吉死死困住!

“放开我!”纲吉咬牙狠狠道。

“请让我们完成身份验证。 如果再擅自行动,我们会判您妨碍裁判过程,直接取消战斗资格!”

“那就取消吧!”纲吉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神情上染上一丝哀求的意味,“你们先救救她!我可以不要那些戒指了!”

切尔贝罗为难地互相对视一眼,她们本是想威胁对方以顺利完成验证流程,没有真的想判对方出局,这于情于理都不合。

然而泽田纲吉居然可以为了她直接放弃彭格列的继承权。

纵然如此,既定的流程是一定要完成的。

手握三叉戟的切尔贝罗从口袋中取出一枚针筒,将其插入女孩尚且剩余的大腿靠近膝盖处,压强作用下,一缕鲜红的血液缓缓流入筒身内。

取完血样的切尔贝罗将针管插入随身携带的仪器内,仪器表盘亮起,缓缓运作起来。

“还要多久,不是抽完血就可以送她去医院了吗!”纲吉隔着牢笼大喊。

“请稍等一下!我们会根据结果安排的。”切尔贝罗机械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什么叫根据结果?!难道她不是库洛姆就没有资格送去医院接受救治了吗!”

粉发的双胞胎没有回答。

纲吉绝望地滑到在牢笼内,眼神空洞。

片刻后,他低声呢喃道:“没关系……我自己也可以送她去并盛医院……她会好的……”

玛蒙飘到他身边,用软糯的声音道:“那个女孩就算去了并盛医院也救不回来。你以为普通医生看到那诡异消失的四肢,还能保持镇静?况且,这根本不是正常人应该会有的情况,怎么救?”

闻言,泽田纲吉橙黄双眸中的最后一丝光彩彻底消失了。

额头燃着高温的火焰,浑身却宛如在数九寒冬,冷到几乎麻木。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说过要保护你的。

但是我没有做到。

为什么心会那么痛,这种眼睁睁看着你消失在我面前的场景。

为什么。

……

“血样确认,对比结果显示,泽田纲吉一方参战的雾之守护者——”

纲吉倏地抬头看向对面。

“确为库洛姆·骷髅本人。血样DNA相似率99.8%。”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地立在原地,没有人发出任何声响。

直到玛蒙大喊出声:“这不可能!我绝不会看错人!她不可能是库洛姆·骷髅!”

纲吉轻笑一声,从解除了的激光牢笼中踏出,嗓音因之前的嘶吼而愈发低哑:“现在可以救人了吗。因为你们的磨磨蹭蹭,不知所谓,她已经失去意识十几分钟了。如果她死了……”

一向青涩的男孩此刻宛若从地狱岩浆中走出,浴火重生,额间明灭的火焰倒映在瞳孔中,似有怒气氤氲。

“我会让你们通通陪葬。”

玛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陪葬?这样的话还是留到恢复原样的Xanxus大人面前讲吧!”

纲吉眉心微蹙,看着玛蒙旋即从斗篷中掏出一串铁链。

闪着银光的链条上嵌着完完整整的七枚彭格列戒指。

“哈哈哈,当你还在牢笼中时,我便把它们偷了出来。现在没有了戒指的你,还靠什么赢得彭格列的继承权!”

纲吉淡然地从玛蒙身上移开目光,哑然道:“还以为是什么,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么。”

无视玛蒙诧异的神情,纲吉从其身旁擦身而过,直直走向怀抱女孩的切尔贝罗,淡然道:“这样的戒指,无论是七枚,七十枚,还是七百枚,都任你们拿去好了。我想要的只有一样——”

纲吉从切尔贝罗手中接过已丧失意识的女孩,垂下的额发间眼神温柔。

“现在,我不会再放手。”

“都是疯子!”玛蒙咬牙怒道,“等到我将Xanxus大人从死气冰冻中解救出来!你们都要为现在说的话付出代价!”

玛蒙急速飘到被冰封的Xanxus身边,迅速点燃了守护者的六枚戒指。

六色火焰急遽攀升,以不同形态互相融合为一体,很快便辨不出彼此轮廓。最后一枚大空戒指在六枚戒指的环绕下,被徐徐催动,隐约蹿起一丝微弱的火苗。

橙黄耀眼的大空之焰将晴、雷、岚、雨、雾、云六种形态的火焰完美地包容起来,与之接触的冰逐渐汽化,被包裹其中的Xanxus缓缓苏醒。

玛蒙焦急地看着明灭抖动,却始终微弱的火焰,加大了自身能量的输出。

斗篷下,抿起的嘴兀自喃喃道:“为什么火焰那么小,上次不是这样的,都到哪里去了……快一些,再快一些……”

微弱到仿佛随时都会熄灭的火焰在玛蒙的期盼中,终于渐渐增大,Xanxus完整的身躯逐渐显现在弥漫起的水汽之中……

突然,玛蒙耳畔传来一声女孩的戏谑。

声音清脆而无比熟稔。

“啊,好久没这种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了……”

不可能!

玛蒙倏地抬头!

“接下来,该我好好陪你们玩玩了……玛蒙,你说这笔账我该怎么和你算才好呢?”

第四道·修罗道。

被浑身包裹着火焰的少女击飞出去的玛蒙最后一眼,便是看到那异色而妖冶的双瞳中,含着愉悦的笑意,仿佛只是从浅眠中苏醒,经历了一场甜美的梦境。


-Chapter 38 · End-


评论
热度 ( 4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