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37 Say Farewell

     

『我满心苦涩,恍若这世上最苦的咖啡在心尖漾开 。』——六道暝日记


-1-

“因为就像玛蒙说的,你,是个白痴么。”

自称是王子的贝尔怔怔地看着我,厚厚的金色刘海下双瞳无法聚焦,显然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眼前世界中不符合逻辑之处。

即使通过轮回之眼给他加以心理暗示,将他对我与玛蒙的认知进行调换,但我也只能弱化,而无法改变必定存在的不合理之处。

如果说我在他面前构筑起了一道无形的玻璃,他一直以来透过这块玻璃看周围的一切,那无法解释的现象就宛若玻璃上的一道细长的裂纹——

伴随着裂纹的龟裂,那经过我加以心理暗示的世界将很快分崩离析。

我明白,必须在他清醒过来之前离开他身边,至少带着戒指退到足以保证我安全的区域。

我攥紧手中的六枚守护者戒指,脚上使力,连连后退,急速靠近山本和狱寺身边。

看见“玛蒙”突然逼近的山本和狱寺,第一反应便是拿出了随身的武器立刻准备防御!

我感叹两人反应之迅速同时,旋即伸手打了个响指,直视两人双目,解除了他们一进入体育馆我便设下的言语暗示。

“别攻击!是我,暝!”

两人眼前的“玛蒙”出现叠片般的重影,片刻后我真实的形象展现在山本和狱寺面前。

山本惊呼道:“是暝!”

狱寺:“真的是你这个臭女人!”

我朝狱寺翻了个白眼,一转身,足下用力,停在了两人身后。

从挡在面前的两人之间探出一个头,我正巧看见贝尔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一脸不甘,咬牙狠狠向我道:“究竟是什么时候……我开始把你当作了玛蒙。”

我好笑地勾起唇角,轻声道:“还想不明白么,从你与我视线相交的那一刻起,你就落在我的手上了。唔,或者更准确说是……当你听见‘玛蒙’让你不要杀了库洛姆时。”

贝尔的脸色难看极了。

仅是一瞬间,他周身浮起若干把匕首,每一把都精雕细琢着血槽,利器闪着银白色的光泽。

狱寺不甘示弱,手上瞬时多出几把炸弹,随时准备引爆。

我嗤笑一声,朝贝尔道:“王子殿下,你真看不明白,现在的主动权在谁手上吗?”

贝尔咬牙道:“呵,如果我当时干脆地杀了你就好了——”

“可惜没有如果。”我打断贝尔的话,“你们黑手党间的所谓战斗,不就是一场场赌博么。赌赢了,生,赌输了,死。”

“而我,就赌你会注意到我,与我视线相交。”我勾起唇角,抬眼看向脸色极差的贝尔,“而很显然,我的运气好,赌赢了。那话怎么说的,成王败寇是吧,王子殿下,你打算以什么方式结束这场已经输了的赌局呢?”

“你……!”贝尔气极,半晌没说出话来。

我眨眨眼,踮脚探出一个头,继续刺激道:“王子是不是在想,自己到底是投降认输,还是临阵脱逃,抑或是……以一敌三,拼死一搏呢?”

顿了顿,我捂嘴一笑:“唔……看来哪一种,都不是王子想要的结果呢。”

狱寺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把贝尔讽刺得说不出话来,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没敢说。

片刻后,他才幽幽道:“女人真可怕。”

闻言,我朝他翻了今天的第二个白眼:“谢谢,我会把它当作是一句夸赞的——”

话音未落,耳畔突然炸起山本近在咫尺的一声惊呼:“小心!”

视线还未跟上山本的动作,时雨金时已然出鞘!

第四型,五风十雨。

锋利的刀刃与银色的匕首相切,发出叮当声响不绝于耳,甚至似有兵器相交时火花闪现,行云流水的剑术防御之下,贝尔射出的数把小刀逐一落地!

我心头一颤。

——若非山本,我和狱寺都可能中了贝尔的偷袭。

我对还剑入鞘的山本略微一点头,以示感激之情。

“棒球笨蛋,可以啊!”狱寺难得赞赏了山本一句。山本面上一红,手上略微握紧时雨金时细长的剑柄。

稳下因受惊而变得有些急促的呼吸,我继而朝对面冷笑道:“没想到王子你已经狗急跳墙到要用偷袭了。”

贝尔倒是毫不在意,道:“嘻嘻嘻,不要弄错了哦,我们可以暗杀部队瓦里安……只要能赢,王子从不在意用什么手段。”

“既然如此,那也尝尝我为你准备的两倍炸弹!”狱寺满脸怒容,再次掏出炸弹向贝尔所在之处扔去!

炸弹引线末端爆裂出噼啪作响的火花,在半空中留下数缕灰黑烟雾。

狱寺的准心一向极准,一手炸弹稳稳朝贝尔头顶上方落去,严丝合缝不给他留下半分逃跑的余地!

然而贝尔身形一闪,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从炸弹密布的罗网中闪躲开去!

狱寺似是有些惊讶,没有料到如此有把握的一波攻击竟被贝尔毫发无损地避过。

我看得分明,眉头微蹙——

他不是自己躲过的。

我反应极快,立刻轻拍山本肩膀,道:“既然我们已经拿到了所有的守护者戒指,贝尔于我们而言也没有价值了。不要恋战,去找还在战斗的纲吉,凑齐全部戒指宣布争夺战的胜利才是正事。”

山本感受到肩上我轻按的力度,深深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这算什么!还没和这家伙分出个胜负!”与贝尔隔阂极深的狱寺自然不肯,大吼。

山本向炸毛的狮子犬安抚道:“一对三,他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反倒是阿纲那边需要我们帮助——阿纲对阵Xanxus不会轻松,苦苦支撑只是为我们争取时间,这时候我们确实不应该恋战。”

狱寺听到敬爱的十代目的名字被搬出,马上冷静了下来,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走吧。”我道。

远处,贝尔嗤笑一声,玩弄着手中银色的小刀却不上前。

我与狱寺山本保持面朝他的方向,一步步后退,从两人进来时的正门处离开了这栋已残破不堪的体育馆。


-2-

手心紧紧攥着六枚戒指,在夜色的掩映下,我跟着山本狱寺一路飞驰。

片刻后,确认自己已经抵达了安全距离之外,我出声唤停了两人。

“稍微等一下——”

山本狱寺回头看我,我虚弱地朝他们一笑,双腿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躯,膝盖一弯,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山本一个箭步上前,扶住我的软倒的身躯,皱眉道:“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我轻轻呵出一口气,道:“刚才是装的,我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在中毒的情况下还要使用幻术控制整个体育馆的人,真是太勉强了……能坚持到这里,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没有力气再战斗了。”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你一直出言刺激贝尔,而不动手?”

“我本是想用激将法让贝尔认清局势,避免战斗的……但是贝尔在闪躲时我发现,我们所看到的贝尔并非真实的他。”

狱寺蹙眉粗声道:“什么叫并非真实的他?”

“……暝指的是,我们看到的贝尔是幻术产物,是吗?”山本看向我。

我点点头:“对……应该是玛蒙干的。解毒后的玛蒙已经逐渐恢复体力了,虽然幻术还无法做到精确完成……但已经是足以骗过你们两人的程度。随着他完全恢复,我们到时会落入下风。”

山本了然道:“那个时候你暗示我离开那里,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是么。”

“对……贝尔和玛蒙没有轻举妄动,是因为错估了我们三人的战力……但是一旦被他们发现我已经无法再战斗,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翻盘的机会,届时我只会成为你们两人的负担。”

我伸出握有戒指的手,抬眼看向山本,轻声道:“不要管我了,你们带着戒指去找阿纲。帮他赢得这场战斗吧,这是他立足黑手党的重要的一战。”

狱寺怒道:“蠢女人!我们是这种因为怕负担而丢弃同伴的人吗?!”

“是啊。”山本直视我,一字一句道,“六道暝,你当时欺骗贝尔获得解毒剂后,应该是有机会自己离开的吧。但你还是选择帮我们拿到了雾之戒指。现在我们集齐了所有的守护者戒指,却把你扔下,不仅我和狱寺做不出这样的事,阿纲也不会允许我们为了胜利这样做。”

我静静看着两人,一个刀子嘴豆腐心,一个貌似什么都不在意却看得比任何人都清。

片刻后,我缓缓开口道:“既然你们这么在意同伴,那也应该明白,纲吉为了我们在战斗。取得战斗的胜利,才能保护所有人,孰轻孰重你们应该自己会算。”

我朝他们笑了笑:“而且谁说你们走了,我就会有危险?我只是无法战斗,你们把我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待战斗结束就可以了。这不是丢弃同伴,而是策略。”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流露出犹豫的神情,我趁热打铁道:“快点去找阿纲,他对阵Xanxus很危险。我有自保的能力。”

“……好,但是一定要用手环和我们保持联系,每隔五分钟我们会呼叫你一次,如果没有回答,我们就会回来找你!”

已经不用五分钟了。

我看着山本狱寺一脸认真的样子,垂下眼眸点了点头。


-3-

看着两人带着戒指向前跑远的身影,独自坐在夜色下的我安静地倚在墙边。

怀中抱有骸的三叉戟,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我把手轻轻拂上三叉戟柄,入手已没有任何触觉。

勉力睁开双眸,我微微抬手,隐约能透过已经半透明的手掌,看见远处天空中闪烁的橙黄火焰,将天空照亮,宛若白昼。

眼皮从未如此沉重,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说着睡吧、睡吧,合上眼,一切都会结束,可是却咬着牙,强打精神不让自己合眼。

我明白,现在睡去了,可能就永远也不会醒。

为了在中毒时调动轮回之眼的能力,我已经把我体内的火焰几乎全部用完了。

已经连呼吸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这就是濒临死亡的感觉吗。

“我好像真的快要消失了……怎么办……我还没有把欠骸的还清啊……我还没有……亲口和你说再见啊……”

我满心苦涩,恍若这世上最苦的咖啡在心尖漾开。

一圈一圈,滴在思绪最深处的角落。

如果我消失了……骸就能从彭格列中解脱出来了。

库洛姆已经有了新的生命和活下去的支柱。

纲吉也该收到我为他准备的最后的礼物了吧。

这个世界,已经可以没有我了。

但是,倘若山本狱寺带着赢得战斗的纲吉归来,却发现我已经沉睡在并盛的夜色中,或是直接消失在这世上,该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我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同那个有着和暖棕发的少年说啊。

还没有当面告诉他,谢谢你,曾给予我最暖的光。

也没有机会亲口对他说,对不起,没能让你带我去见最绮丽的世界。

还有……其实吧,我一点都不后悔认识你——

不后悔与你走过飘满樱花的每一条路。

不后悔对你展露亦真亦假的每一个笑。

不后悔为你留下或深或浅的每一道伤。

只是好希望回到那一天……

那天在病房里,我忘记对你说了——

我也是啊。

在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就在整个教室中一眼找到了你。

宛若穿越时空来到这个世界那么多年,兜兜转转那么多地方,只为了见你那一眼。

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此一眼,恍若万年。

……

呼吸越来越乏力,一开始还有浑身麻麻的感觉,没多久就什么感觉都不剩了。

视线渐渐模糊的时候,耳边隐约响起分别时纲吉说的那句话……

要保护好自己,等我。

我努力扯了扯嘴角,笑着无声叹息。

对不起啊……我可能要食言了呢……

我看着已经完全透明了的双手,苦笑着缓缓合上了眼眸。

……

好像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一天……

那天阳光很好,空气中能嗅到冬日独有的清爽芬芳。

我记得有个男孩有些受宠若惊地瞪大了眼,然后小心翼翼地对我一笑。

我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啊,好像是……

……

诶,害羞了呢。

那么。

你一定是,传说中的彭格列十代目了咯?

以后还请,多多……

………

【相知篇·完】

评论 ( 2 )
热度 ( 5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