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36 Double Deception

   

『王子和庶民,到底谁才是赢到最后的人。』——贝尔·菲戈尔


“哈……哈……啊哈……”金色短发的少年在几百米的狂奔后,将身形藏匿在了并盛夜色下的角落里,大口地喘着气,平复跳动过快的心跳。

作为血统高贵的王子,那名名叫贝尔的少年心里满是不甘。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会被日本一所中学的风纪委逼到了满学校乱跑这种程度。

刘海也跑乱了,王冠也歪了,简直不可饶恕,贝尔恨恨地想。

不过总算是从那个实力强到非人的男人手中逃了出来。

贝尔立在墙边,看到不远处的操场上扬起一阵飞沙,紧接着隐约可见泽田纲吉被Xanxus轰落在了地上,霎时火焰交错摆动,分不清到底是哪一方的攻击,但仔细观察隐约能分辨出Xanxus的游刃有余而凶猛的攻击与泽田纲吉一味被动的闪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贝尔呲牙兴奋道:“干的真漂亮啊,boss,那么我也……”

他知道是时候轮到自己做些什么了,boss给自己解药可不是让自己满场乱窜的。贝尔静下心,默默盘算起现在的形势。

晴、雨、岚、雷、云、雾……斯夸罗和哥拉莫斯卡都不在了,列维也被狱寺隼人干掉了,剩下的只有路斯利亚和玛蒙了?

贝尔发自内心地拒绝路斯利亚在耳边吵闹,玛蒙的话施舍点恩情给他或许也不错?

决定了!

贝尔转身向体育馆方向跑去,并盛秋季深夜的凉风吹拂过深黑色的外套,带起空气中硝烟弥漫的味道,很快便同那黑色身影一起消融在夜色之中。

***

刚到体育馆门口,贝尔就看到了瘫倒在铁架下狼狈不堪的库洛姆和玛蒙。

“术士没了体力,还真是脆弱的存在啊。”面对眼前平时难以捕捉身影,如今却奄奄一息只能束手就擒的两名术士,贝尔咧嘴嘲讽道。

玛蒙闻言勉强抬起了头。

“……快……用戒指……解毒……”

贝尔不慌不忙道:“嘻嘻嘻……庶民欠本王子一个恩情,记得要还~”

玛蒙咬牙,虚弱道:“……别想……动我的……钱……”

贝尔笑出一口大白牙:“王子才不会看上庶民的那些财产呢~”

说着,贝尔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铁架台。

可是怎么把戒指拿下来呢,贝尔心想,王子可不会飞啊。

视线移到不远处穿着黑曜校服的女孩,她已经昏睡了过去,偶尔无意识地发出几声难受的呻|吟。

“真是碍事。”贝尔冷哼一声,走到奄奄一息的女孩身边,就着她校服的领子把她提了起来。

突然的接触使女孩勉强恢复了意识,双眼微微睁开,贝尔透过刘海间的缝隙看见了一只十分漂亮的左眼,如同一块品色极佳的紫水晶。

贝尔一瞬有些晃神,快速摇了摇头,手中变出一把小刀切向女孩姣好的颈部。

一刀下去,颈动脉内的鲜血就会如山间涌动的溪水般汩汩流出。

千钧一发之际,贝尔耳畔传来玛蒙软糯的声音:“……先别杀她……之后用得上……”

贝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刀刃还是在洁白的颈部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嘻嘻嘻,好吧……既然玛蒙这么说。”

贝尔有些可惜,同时毫不怜惜地把手中任人宰割的女孩扔到了玛蒙身边。女孩翻滚了两下,被落地的冲击撞晕了过去。

贝尔转过头对玛蒙道:“我想办法把塔下支撑的钢筋打断,你和这个……库洛姆是吗?和她待在那里别动。”

“好……”

***

钢筋看似强韧,但抵不过锋利无比的小刀的连番攻击。

贝尔三五下把铁架击倒,高处坠下的钢筋直直砸向地面,扬起一小片尘埃,将体育馆的地面砸陷下不小的一个坑。

平台上的雾之戒也随之滚落到了玛蒙和女孩的中间——

这时,明明已经昏睡过去的女孩突然微微睁眼,伸手探向了戒指,勉强将它握在了掌心中。

贝尔没想到她竟然还有意识,连忙飞身向前,一脚狠狠踹向女孩脆弱的腰部!

侧躺在地上的女孩“哇”地从喉头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身体被突如其来的猛烈撞击击出了近两三米,裸露在外的双腿一路蹭在因场馆顶部坍塌而布满碎石的地面上,被刮去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肌肤,交错纵横的伤口下露出了细嫩的皮肉。

地上的落石上隐约可见斑斑血迹,颇为可怖。

然而,纵使如此狼狈,女孩却死不松手,仍是紧紧握着那枚戒指——

如同攥着价值千金的宝物。

贝尔缓缓上前,如同夜色中的恶魔,一脚踩在了女孩洁白的小臂上,用力碾了两下。

她脸上露出了极度痛苦的神色,白到几近透明的皮肤下青筋凸出,想要开口喊些什么却发不出声来。

“有趣,死不松手吗……就这么不愿将雾之戒交出来?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还是为了你们那个愚蠢至极的boss?”

被人死死踩住的骨骼咔咔作响,仿佛随时会断裂。面色苍白的女孩抬头看他,眼中满是倔强,清澈的双眸中似有拼死的信念蕴含其中。

“为泽田纲吉那个家伙拼死守护这么一枚不值钱的戒指,真的值得吗?”贝尔冷笑一声,脚下力度逐渐增大,“就算……这么漂亮的一只手,会废掉?”

话音未落,贝尔一脚狠狠踩下!

喀嚓——

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在体育馆中回荡。

嘴边还留有血迹的女孩极度痛苦之下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右手以一种奇异畸形的姿态被踩在金发少年的脚下。

一整根小臂骨在断口处被踩得粉碎,肌腱也被一同碾断。没了力气的手掌这才终于缓缓松开……露出了一枚银色的雕有雾之纹路的戒指。

女孩艰难地咳了两声,吐出一大口深红色的血,微微抬眼看贝尔,浑身发颤,没有一丝血色的双唇轻启,以极轻的声音无力道:“……你……是白痴么……”

贝尔一愣,旋即“嘻嘻嘻”笑道:“被王子踩在脚下的猎物可没有资格说王子白痴哦!要不是玛蒙说你还有用,王子我现在、立刻就杀了你!”

他松开脚,弯腰拾起女孩掌心的戒指,并在她后颈上狠狠地劈了一手刀。

看着眼前的女孩在极度痛苦中彻底失去了意识,贝尔转身走向一旁安静躺着的玛蒙,将戒指插入了他手环上的凹槽。

“嗒哒”一声后,玛蒙原本虚弱苍白的脸色稍稍好转。

贝尔难得表现出了一丝耐心,等了玛蒙几分钟直到他恢复过来,用自己的力量重新漂浮在了半空中。

贝尔看着玛蒙周围的铁笼,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件东西:“嘻嘻嘻……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是一把极小的铜钥匙,大小与铁笼的锁正适合。

玛蒙冷哼了一声,道:“算我再欠你一个恩情。”

贝尔露出一口大白牙,“嘻嘻嘻”地笑了:“这个库洛姆,你打算怎么利用?如果不是你说要留下她,我真想现在就杀了她。”

玛蒙似是原本在独自思考着什么,听到贝尔的疑问,抬起头,语气平淡道:“狱寺隼人和山本武正在赶过来,他们应该不知道你已经救了我,我们设个局,以库洛姆为饵,拿到他们手中其余的彭格列戒指。”

“嘻嘻嘻,好主意~……玛蒙你现在已经不需要‘粘写’就探测对面的位置了吗?”

玛蒙转过身,面对贝尔淡淡道:“我看了库洛姆的手环,上面有定位。”

贝尔转了转手中的小刀,有些惊讶道:“玛蒙有时意外地有头脑啊~”

玛蒙背过身去,没再说话。

贝尔“嘻嘻嘻”笑着把昏迷的女孩拖向体育馆的角落,血迹蜿蜒流淌了一路。

脱离了牢笼的玛蒙拾起掉落在一旁的三叉戟,一路跟随他飘在半空,然后从身后的斗篷内变出一根绳子让贝尔将女孩吊在了体育馆顶端的铁梁上。

***

十多分钟后,果然如玛蒙所料,狼狈不堪的山本和狱寺从体育场正门跑了进来。

纵使浑身伤痕,两人看起来也精神十足,随时可以大干一场的样子。

可惜,他们没有机会大干一场。

面对体育馆内的一片狼藉,狱寺隼人和山本武怔愣在了原地,直到玛蒙用力用三叉戟的底部敲了敲地面,唤起了他们的注意力。

玛蒙身形虚幻,深紫的兜帽下似有目光直直凝视呆立原地的两人。

恍惚间似有人在他们耳畔说道,你们眼前的两人是玛蒙和贝尔,而挂在那里的女孩就是你们的同伴,库洛姆·骷髅。

但只是一瞬,声音便消失不见了。

“这里这里,”玛蒙道,“等你们很久了。”

狱寺和山本回过神来,看向三人的方向。

贝尔“嘻嘻嘻”地笑出声来,愉悦道:“庶民你们手中拿到的戒指能不能给我们呢,不然的话……就杀了这个女孩哦。”

狱寺隼人看到被吊挂在半空中奄奄一息的女孩,怒道:“你们这群混蛋!”

“哼,把你们持有的戒指交出来吧,否则的话库洛姆就别想活了。”玛蒙不含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语气仿佛这只是一个例行的交易。

山本死死地盯着被吊挂在那里的库洛姆,视线在看到她不成形状的右臂后凝固了,声色暗哑道:“你们对库洛姆做了什么!”

“嘻嘻嘻,”贝尔语气上扬道,“没什么~只是庶民不乖乖听王子的话,硬要抢属于王子的宝物,被王子小小地惩罚了一下而已~”

“你们这群混蛋!你以为你们是谁!我们会怕你们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吗!”狱寺隼人怒吼着,冲上前去就要与贝尔决一死战。

眼见三叉戟抵向女孩脆弱的颈部,山本急忙一把拉住冲动的狱寺。

贝尔冷冷道:“你以为我们是谁,我们是可是暗杀部队瓦里安。刚才的话可不是骗你们的哟。”

说着,一旁的玛蒙将三叉戟的戟尖浅浅地刺进了女孩的颈部,一道鲜艳的血红色顺着洁白的皮肤蜿蜒流下。

“住手!就算把戒指交给你们,你们也不会放了库洛姆的吧!”山本吼道。

“相不相信是你们的自由,再磨蹭的话,就算我们不动手,她也会因为death heater发作身亡。”贝尔冷冷道。

——按贝尔说的,把戒指交过去。

山本和狱寺耳畔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个声音是……!

两人很快地对视一眼,确信对方都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并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眼见狱寺对自己微微颔首,山本凝神回过头,对贝尔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只能交出彭格列戒指了……但是我要说明,我持有的是雨和云戒指,狱寺持有的是岚、晴、雷,也就是说,加上你们持有的雾之戒指的话,就集齐所有守护者戒指了。”山本顿了顿,继续道,“但是,我们不能一口气全交给你们。首先用雨和云之戒指作为交换,给库洛姆解毒,如果做到了就信任你们,再用剩下的戒指交换她。”

玛蒙脸色有些难看,微微摇头,嘲讽道:“我说,你到底知不知道主动权在谁的手里?”

贝尔倒是无所谓,语气轻松道:“算了玛蒙,这也还不错,这下就集齐全部的戒指了。”

玛蒙犹豫道:“话是这么说没错……”

贝尔不等玛蒙说完,就独自做出了决定。

他“嘻嘻嘻”笑了三声,朝对面的两人喊道:“但是我们不能进入你的剑招范围之内,就从那儿把戒指扔过来!”

山本回道:“好,但同时,那边也开始解毒!”

“真没办法……”贝尔拿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雾之戒指,将它扣在了女孩已经无力垂下的右手腕上的手环上。

“嗒哒”一声后,解毒剂被注入了女孩体内。

与此同时,雨与云两枚戒指被山本抛了过来。

玛蒙上前拾起滚落在地面上的戒指,看向狱寺:“好了,既然建立了信任,接下来……可以把剩余的戒指交过来了吧。”

——不用担心,先把戒指交给玛蒙。

耳畔再次响起那个人清晰的声音。

狱寺看向山本,山本回给他一个确认的眼神。

“嘻嘻嘻……你们眉来眼去的在打什么谜语呢。”贝尔的耐心被一点点消磨殆尽,手中的小刀抵在捆绑女孩的绳索上,仿佛只要看到戒指抛来,随时都可以放人。

狱寺走上前一步,将手掌心中静静躺着的三枚彭格列戒指展示给玛蒙看。

玛蒙缓缓漂浮起在半空中,斗篷翻转,小小的手掌伸出,准备接收戒指。

狱寺心中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信任那个声音。但是既然那个人都这么说了……

这是有关十代目的要事,他相信那个人不会在这种时刻玩弄他。

三道完美的抛物线,岚、晴、雷三枚戒指稳稳地落在了玛蒙的掌心。

玛蒙捧着五枚戒指回到贝尔身边,确认过都是真品后,示意贝尔可以放下库洛姆了。

贝尔“嘻嘻嘻”笑了三声,把女孩手上紧系的绳索用小刀利落的砍断。

女孩瘫软的身躯“砰”地一声砸落在地面,山本和狱寺紧张地看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女孩,贝尔却看都不看一眼,绕过她走到玛蒙身边。

玛蒙抬眼瞧了贝尔一眼,抿着嘴道:“把雾之戒指给我,这样我们就可以集齐所有的守护者戒指了。”

贝尔笑出一口大白牙,翻了翻口袋,将雾之戒指递了过去。

玛蒙看着手心的戒指,六种不同的纹路意外地和谐,反射出迷人的光泽。

他喃喃道:“很好,现在就差Xanxus和纲吉那一枚,这场游戏就能结束了……”

贝尔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玛蒙,突然眉头微微蹙起,道:“在boss看不见的地方直呼他的姓名,玛蒙,小心我告诉boss哦……还有,”贝尔有些犹豫地道出一直以来的困惑,“我怎么觉得你今天飘得比平时低一些。”

玛蒙深深看了贝尔一眼,用软糯的声音答道:“贝尔,你试试刚被你们抓回来,就又要参加戒指争夺战,还被注入了致命毒药后,还能不能飞那么高。”

贝尔将信将疑,低头看着玛蒙掌心里捧着的六枚戒指。

不对……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贝尔倏地抬头,看向玛蒙的半张脸道:“不对!你的手怎么可能捧得住六枚戒指!以玛蒙的体型不可能做到! ”

闻言,玛蒙兜帽下的嘴角终于慢慢勾起,绽开一个妖冶魅惑的笑,与脖颈上露出的细细一道血痕相映显得无比艳丽。

思维逐渐回归到自己掌控之中的贝尔视野中,漂浮在半空的人影出现了诡异的重影。

你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玛蒙……不,她不是玛蒙!不……他就是玛蒙,他不是玛蒙还能是谁……

——不,为什么我会一直坚信我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玛蒙!

贝尔心里一惊,却发现自己竟正直直凝视着玛蒙,已挪不开目光。

那兜帽的阴影深处,有一双深蓝与血色交织的眼眸也直直凝视贝尔,闪烁着魅人的光:

“你终于发现了……为什么?因为就像玛蒙说的,你,是个白痴么。”


评论
热度 ( 4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