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33 His Oath

  

『只是我不知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究竟有几分真心 。』——六道暝日记

-1-

打完一巴掌,我心里畅快了许多,稍稍冷静后又自觉有些失态,松了松揪住纲吉衣领的手。

纲吉偏回头,抬手捂住发红的半边脸,瞪着眼睛一脸茫然:“你说什么、什么伸舌头?”

我脸上一热,怒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嘛!”

“啊?”纲吉一副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的神情,呆呆看着我。

我气坏了,Reborn和迪诺就在一边,病床上还昏迷着一只不明身份的栗毛,我再厚颜无耻也说不出“你刚才不管青红皂白把我摁到怀里张口就亲亲得我晕头转向结果现在又不对我负责是什么意思”这样的话。

我一腔羞愤没地发泄,只能原地跺了跺脚,对着纲吉没捂的半边脸又是一个巴掌。

纲吉带着左右对称的两个手印,彻底懵逼了。

迪诺终于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下巴,走到我和纲吉一旁试图打圆场,被我一个愤怒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见师兄也阵亡了,纲吉带着哭腔委屈地开了口:“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刚才你被蓝波的十年后火箭筒射中后就不见了,也没有十年后的你从烟雾中出来,我以为是火箭筒出了问题!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我特别害怕你回不来!”

说完,纲吉抬眼看我,一副泫然欲泣的小媳妇模样。

Reborn咳了两声,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先冷静一下。蠢纲刚才一直就在这间病房里,我能作证,他看见你走了以后没人出现,揪住蓝波就问怎么回事,蓝波差点被蠢纲摇晕过去。你如果不信可以去问迪诺,迪诺也看到了,一平想帮蓝波解围,我见纲吉落入下风就打了发死气弹。”

迪诺连连点头:“是的是的,结果蓝波和一平就被我师弟扔出去了哈哈哈。”

我:“……”

没想到自己不在的这几分钟内,这间病房内发生了这么多事,怪不得罪魁祸首两个小孩都不见了。略加思索,我问道:“纲吉刚才提到的十年后火箭筒是个什么东西?就是害我中招的那个粉色的东西?”

Reborn往下压了压帽檐,把半张脸埋进帽檐下的阴影中去:“那是波维诺家族代代相传的武器,被打中的人会和十年后的自己相互对换,不过只会持续五分钟。蓝波是波维诺家族的人,所以经常随身带着那十年后火箭筒。”

非常好,所谓“随身带着”就是放进他的头发里嘛,他头发里是有个四次元空间么?!

“……你被送去十年后之前,我那一发子弹正好击中了蓝波,把十年后火箭筒打了出来,又不巧击中了你。所以你应该只是去了十年后,至于遇到了谁——”Reborn止住话头,没有说下去。

我听着有些迷糊,竭力不去吐槽这不科学的设定,只觉得平白无故挨了一炮实在是太过倒霉——

火箭筒被射中掉出来不说,偏偏还落在了我的头上,而我偏偏那时还一阵腿麻没躲开。

我犹疑道:“所以我是跑到了十年后?那那个长得和纲吉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年龄又大很多的人,也就有可能是——”

Reborn点头:“应该就是十年后的蠢纲。”

虽然得到了设想的答案,我心里还是止不住讶异,但那一瞬间觉得原本脑中凌乱的有些事情一下子被捋顺了许多。

梦里的一直未见其人的竟然真的就是十年后的泽田纲吉。

那么,那身西装想必是成为了彭格列十代目后的着装,可这样说来,我梦中曾看见的眉眼上挑的男子,也确实就是纲吉提到过的云雀恭弥?

可是……可是云雀恭弥为什么和我之前所见的完全不同呢?泽田纲吉又为什么会来到那片废墟?他祭奠的又是谁?

难道是梦境中他曾提到过的想要复活的人吗?

以及最重要的,神秘人强调的,和我相连的那样东西究竟是什么?

信息量太大,我一时没缓过神来,表情纠结地盯着面前的纲吉。 

纲吉捂着双颊偷偷瞄着我,小心翼翼地道:“所以、所以是十年后的我伸舌头了吧?那个,暝,伸舌头是什么意思啊?”

我脚下一趔趄,差点平地摔了。

“哈哈哈哈哈哈,师弟,你可有出息了!伸舌头就是——”迪诺刚想解释,被Reborn一记眼刀瞪了回去。

迪诺打着哈哈笑了几声,尴尬地看窗外的麻雀。

感受到纲吉热烈的目光,Reborn一脸淡定转头看窗外,手上不慌不忙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擦起了枪,帽檐阴影下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可疑的角度。

呵呵,我知道你在笑,不要一本正经地拿擦枪来掩饰了好么。

我浑身微微发抖,说不上来是被气的还是羞的。

“反正、反正你不经过我同意,就对我做了很不好的事情,你要向我道歉!”我怒道。

“那……不是十年后的我做的吗??”

“十年后的你就不是你吗?!做错事反而把责任推卸给别人,你说你这样对嘛!”

Reborn点点头:“彭格列十代目,必须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啊啊啊啊可是我到底做了什么啊!”纲吉快要崩溃了,“迪诺师兄为什么说我有出息啊,我都不知道十年后的我做了什么,怎么向你道歉啊!”

纲吉委屈地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道:“要不……你也对我伸舌头?”

我:“……”

Reborn:“……”

迪诺:“……师弟,一路走好。”

-2-

那天傍晚,纲吉脸上带着我的连环十八掌走出了并盛医院。

最后的最后,他也没有明白伸舌头是什么意思,只是被Reborn摁在地上对我说了“我泽田纲吉一定会对六道暝负责到底,求暝原谅我吧呜呜呜!!!”那样的话。

那天的晚霞很好看,映得纲吉的脸颊一片绯红,我听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不知道究竟有几分真心,但看见他亮晶晶的棕色瞳仁中只有我一人的身影时,很想回答他:“你一定要说到做到,不然我六道暝就算变成了鬼也要缠着你的。”

可是我张了张口,把话吞了下去,只是道了一句:“算啦,原谅你了。”

我的一生太短了。万一他真的没来得及兑现承诺,实在太不吉利了。

我可不想死了还留下一缕魂魄飘在他身边,眼睁睁看他慢慢忘了我,开始新的生活,与能和他厮守终身的女孩相识,为她戴上戒指,有了小纲吉……

然后我就只能一直傻傻地看着,等一个兑现不了的承诺。

我才不会让自己那么笨。就算我以后死了,也要走得干干净净,不留给他分毫。

回去黑曜的路上,我认真回想了自己在这里的生活。爱过,恨过,争取过,遗憾过,还阴差阳错被喜欢的人强吻,虽然是十年后的。

我一向是个享乐主义,所以想想觉得自己在这活得也挺带感。

至于泽田纲吉……看来十年后的他也没有完全忘了我嘛,算算时间那时我该死了至少五六年了,看到我的时候还能想起我是谁,还来了个那么热情的见面吻。

不过他去了意大利就尽学了些坏的,现在明明还那么内向萌蠢,没想到十年后久别重逢能随便把女孩搂起就吻……这十年Reborn究竟都教了他什么啊!

然而。

最让我在意的还是,成年后的纲吉,到底是为了谁那么伤心。

我只希望不要是京子,虽然她很有可能成为未来彭格列的女主人,但是我真的希望,如果他们最后在一起……可以两个人都幸福。我做不到的事,如果有人能替我做到……心里的遗憾也就不会那么多了。

-3-

回到黑曜又已经很晚了,一进自己房间,就看到床上躺着一抹单薄的白衣身影。

女孩脸上没什么血色,身体轻轻巧巧的,仿若一片白色的花瓣飘落在床铺上。

我看得出她身体内的大部分内脏虽然运作着,但都带有骸的气息,是骸幻术的产物。

慢慢走到床边,虽然已经尽量放轻了脚步声,但没想到还是把凪,不,是库洛姆吵醒了。她似乎本来睡得也不熟,缓缓睁开眼睛后看见是我,连忙想起身从我床上下来。

我按住她,轻声道:“没事的,刚从医院回来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库洛姆摇了摇头,道:“骸大人已经帮我把身体修复好,我现在很好。”

我看她没有一丝血色的唇和蒙着纱布的眼,实在不像“很好”的样子。

但我没有反驳库洛姆,只是笑着说:“那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啦。这里所有的东西都随便用,床也是,这张原本是风太的,现在正好可以给你睡。虽然比旁边我的床稍微小了一点,但也可舒服了~”

库洛姆羞涩地点了点头。

“我明天再去买些你的生活用品回来。然后……过段时间可能有两个男生回来黑曜乐园,他们叫犬和千种,你可能会觉得他们怪怪的,但他们都是很好的伙伴,可以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他们的那种。”

库洛姆轻轻道:“我知道,骸大人说过了。”

我沉默了半晌,问道:“那他有说过自己什么时候回来吗?”

库洛姆垂下眼,缓缓摇了摇头。

我咬住下唇,勉强弯了弯嘴角,开玩笑道:“没想到骸那么喜欢那个地方,赖着不回来了……那以后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要靠你联系骸啦。”

“嗯!我一定会成为骸大人最好的替身!”库洛姆唯一露在外面的左眼亮亮的,满溢着憧憬与幸福。

我注意到,每次提到骸时,她的瞳仁都有着类似的光彩。

恍若身处黑暗之人,仰望星空之际,那群星倒映在眸中时,迸发出的点点灿然之光。

我了然,笑道:“你一定会的。”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骸都只能依靠库洛姆与我见面。

而我,也都没能再拥抱到真实的骸一次。

-4-

第二天早晨,我是被结界波动惊醒的。

库洛姆到黑曜乐园后,为了确保我们两人的安全,我用两人的力量共同在黑曜乐园门外设下了结界——整个黑曜乐园,只要有外来人员踏入就会触发警报,波动会直接通过精神公感,传到我与库洛姆脑中。

睡梦中感受到波动的我,一个挺身从床上翻身而起,一旁的库洛姆也很快清醒过来,支起身体紧张地看向我。

我把手指竖在嘴唇前,示意库洛姆守在房内安静等待,自己则轻巧地翻身下床,披上外套出去查看。

来人移动速度不慢,我火速推开房门的时候已经抵达了我们所在的建筑楼下,然而也就停在了那里,没有再进一步移动,仿佛是在等我下楼。

我吊着的一颗心微微放下。

虽然不知来者何人,但看来起码不是一次突来的攻击。

我略略整理好衣物,踱步走出建筑物。

入口处,一个金发平头的男人逆光背对着门口站着,听到我愈发靠近的脚步声,回过了头。

是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

目测年龄超过三十岁,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站姿十分挺拔,是练过的样子。

但那男子下巴上胡子拉渣,眉眼笑眯眯的,看起来不是那么正经,竟让我有些想起了夏尔曼医生。

但我闻得出,他身上有着不折不扣的,属于黑手党的味道。

我神经紧绷,试探问道:“不知这位先生大清早来黑曜,有何贵干?”

那男人还是笑眯眯的,从上到下把我打量了一遍,看得我有些局促,方才开口道:“你就是六道暝那小丫头吧?”

小,丫,头。

我微微蹙眉,点头道:“我确实是六道暝,您是……?”

“哈哈哈,不要那么紧张,”眼前男子摆了摆手,“长得不错,说话也算得体,不过小小年纪戒心这么重,看来跟着六道骸经历了不少事情啊。不过挺好挺好,女孩聪明机灵一些讨人喜欢。”

我:“……”

“哎呦哎呦,别动手呀,听Reborn说你身体里火焰不够,怎么还这么浪费,快快快收起来,我今天可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我听到Reborn的名字,有些讶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觉得他倒是有些眼熟。

将轮回之眼切回了正常的状态,我歪头问道:“你认识Reborn他们?”

男人笑道:“何止认识。Reborn把这里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今天来是找你哥哥六道骸,以彭格列九代门外顾问首领的身份,请他帮个忙。”

果然是彭格列的人。

我眨眨眼,不卑不亢道:“但是骸如今不在黑曜。我想Reborn应该告诉过你,他在哪儿。”

男人耸耸肩:“是啊。但是……去找他不一定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来找你,凭你们兄妹的幻术联系,也能让骸现身吧。”

我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男人竟然对我们的能力如此了解。

我面上不动声色,反问道:“可是你要怎么让我相信你说的话不是随口乱编的呢?让骸来到这里,虽然不难,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像喝口水一样就能做到的。我既无法确认你的身份,也不知道你找骸究竟所为何事。”

眼前的男人突然哈哈哈笑了起来,弯下腰凑近看着我:“你这丫头,倒有意思。那如果我告诉你,我名为泽田家光,既是彭格列九代门外顾问的首领,也是你认识的那个废柴小子,泽田纲吉的父亲呢。 ”

“……”我惊讶地瞪大双眼,竟一时没说出话来。

怪不得我见他有些眼熟,那五官同纲吉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身上放荡不羁的气场掩盖了外貌上的相似,让我一时没看出来。

“哈哈哈别瞪了,是真的。要不要我给你看我的身份证明啊。看你把脸都憋红了。”眼前的男人把手一下子放到我头顶,揉乱了我本来也就刚起床不太整齐的头发。

我愣愣地还没反应过来,刚想条件反射伸手把他的手拍下来,突然又想起他是纲吉的父亲,不能这么无礼,结果手硬是举在半空,抬也不是放也不是。

男人笑得更放肆了,拍了拍我头顶,主动收回了手。

“好了。”男人收回了笑意,“现在,带我去见你的哥哥,六道骸吧。”

评论
热度 ( 11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