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31 Last Touch

     

『原来我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喜欢他。』——六道暝日记

 

-1-

这下麻烦了。

Reborn的攻击不会无故停止,而我也无法次次都凭借实战的直觉躲开。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因为一个细小的疏忽被Reborn这个抖s轰成得连渣都不剩,根本没办法顺利脱身啊。

如今剩下的选择只有一个——索性承认自己的身份。

但是要怎么解释我会出现在这里呢?

骸和彭格列的关系相当微妙,所以凪作为替身的事情暂时还是保密比较好,况且我又处于“失忆”中,说多了恐怕圆不回来,反而得不偿失。

啊啊,真是伤脑筋……

——不管了,先保命要紧!

“别开枪了!是我!六道暝!”我在侧身躲过又一发子弹后向病房里大喊。

可是好像已经晚了。

隔着墙,我察觉到病房里面有声音迅速靠近,听风声似乎是高速移动的人。

如此敏捷的身手,多半是Reborn或那个青年。

但是Reborn的身形绝不会这么大,能发出这种风声的,至少需一个正常人的身形。

我咬咬牙,化被动为主动,一个后空翻落地后立刻再次蹬地,直接向来人迎上前去,同时脑海中已浮现多种防御手段。

我毫不犹豫选择最保守的一种,在来人一出门时便紧紧扣住其手腕使劲压下,然后一个翻身从他背上跃过,再一个反锁,利用自身重力将其狠狠压制在地。

——完美的空中压制技。

但事实是,我从一开始就判断错了。

我刚迎上前去,与来人四目相接时才发现,那人不是金发青年,也不是Reborn,而是……

一脸惊慌失措的纲吉。

我愣了一下,手却还是出于惯性扣住了纲吉的手腕。

身子跃在半空时,我默默想,如果还是原来的一套凌厉的压制技下来,完全不懂实战技巧、毫无反抗能力的纲吉一定会被我直接摔断肋骨的。

运气好的话,也许只是手臂脱臼?

不管怎样,想想都有点心疼。

于是我无奈地手臂交错,硬生生在空中转了180度,换了个体位,把自己垫在了纲吉身下。

落地的那一刻,我心想,原来我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喜欢泽田纲吉。刚才那一瞬间做的事情如果骸知道了,一定会狠狠地嘲笑我吧。

隐约听见背后传来极其清脆的“咯啦”一声,我忍着剧痛侧身,视线被随即落下的纲吉遮盖住,一片黑暗。

呃啊,没想到卸去了一半的力量还这么疼……

“唔……”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身上不明所以的纲吉蠕动了一下,用手撑着地面从我身上爬了起来。

没有多余的动作,纲吉直接向身后喊道:“Reborn!你干什么啊!为什么直接把我扔出去了啊!!!”

我还被垫在他身下,旋转过头的大脑晕晕沉沉的,迷迷糊糊看着眼前晃动的一团棕色,鼻尖隐隐闻到一股令人安心的味道。

那种特殊的、经过阳光烘烤过的、干净而独一无二的气味。

是了,黑曜一战时我也闻到过这种味道的啊,当时也是纲吉在我面前,我还对他说过什么。

……

诶,说了,什么,来着?

∑( ° △ °|||)︴!

 

-2-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浑身一个哆嗦,一把将纲吉从我身上推开,“嗖”地跳出一米开外。

背后似乎因为落地时的冲击而有拉伤,我一瞬没能站稳,一个趔趄后才堪堪稳住身形。

本来还在痛诉Reborn暴行的纲吉被身后的我吓了一跳,匆忙回头,看清是我后才惊讶道:“是暝啊!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

“我没事!”我慌忙回道。

——天呐!

我当时做了什么?!我怎么会迷迷糊糊地做出那种事啊啊啊啊!

我居然把纲吉当做了已逝的母亲,还像小孩一样在他身上蹭了蹭……

“暝,你好像看上去真的不太对劲啊,你的脸好红啊!”

纲吉说着担心地向我靠近了些。

“怎么可能,等一下,你不要过来!”

纲吉顿下脚步,一脸茫然:“是我啊,我是阿纲啊……”

对!没错!就是你!就是因为你是阿纲,所以才不要靠近我啊!!!

我一脸一言难尽的神情盯着眼前的人,又连连后退几步。

天哪,我以后还怎么面对纲吉啊!

“哟,六道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转头看见一脸腹黑的Reborn,惊吓中往后一跃。

“Reborn你也别过来!!”

他也看到了吧,全程围观的Reborn一定看到了那一幕!

我抱头蹲地。

索性让我真的失忆吧……

真是好丢脸啊。

等下!

我虎躯一震,猛地抬头。

——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让骸知道啊!

以他先前这种极力排斥我和彭格列有所接触的节奏,如果被他发现了这个插曲,往后的一个月里他一定会向我灌输诸如“其实你并不是真的喜欢彭格列,那只是你的恋母情节啊,kufufufu~”之类的奇怪的话。

像骸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又现在吃饱了饭没事干的人,一定干得出这种事!

于是只是在那千分一秒内,我坚定了“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而是应该果断装作没事人就算被提及了也要死不承认”的想法。

反正人家都表示已经失忆了,他们能拿我怎么样!

 

-3-

“暝?”

我拍拍衣服站起身来,镇静道“哦,是阿纲啊!”

“呃,你刚才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摆摆手,头侧过一旁,努力不去看阿纲,僵硬地笑了笑,“自从上次醒来以后,我就时不时会这样抽风一下呢,不要在意这些症状,一会儿就好了。”

“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有些怪怪的?”

阿纲往前踏出一步,我头皮一阵发麻,凝重地吞了一下口水,像截木桩子杵在原地。

“哟,六道暝。早上出门药吃了吗?”

Reborn还是老样子,一身黑色小西服,两撮鬓角卷翘在脸旁,手里托着一把绿色的手枪——就是这把会变形的枪刚刚差点把我轰成渣渣。

我低头,歪头看着Reborn,微笑:“当然吃了,夏尔曼医生亲自为我配的药,当然要一颗不落地按时吃了呀。”

——事实上,那包出院时夏尔曼塞给我的胶囊,昨晚入睡前就被我扔进了房间里的垃圾桶。

我根本没有失忆,况且彭格列那边的人终究不可信。

Reborn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阿纲低头看了Reborn一眼,又抬头看了我一眼,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身后一个爽朗的笑声打断了。

我趁机深吸一口气,硬是把差点跳出喉咙口的小心脏安回了胸腔里。

淡定淡定淡定淡定……

这不表现得挺好的吗!

“哈哈哈,原来是认识的人吗?”我顺着青年的声源望去,伴随着笑声走出病房的是那个高挑的金发青年,他用手揉着后脑上的头发,笑得简直不能更阳光了。

……只是那前一分钟还捧在手里的黑色盒子此刻已不见踪影。

“啊啊,迪诺桑!这是暝、六道暝。”阿纲忙不迭地做起介绍来,“暝,这是我师哥迪诺,也是前不久从意大利来到日本的。”

我眯眼看着眼前的男子,在脑海中细细回忆了一下意大利黑手党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和同盟,很快便知道了眼前青年的来历。

“你就是‘跳马迪诺’吧?”我浅笑道。

“哈哈,是一位聪明的小姐呢。正式介绍一下,我是迪诺•加百罗涅,加百罗涅家族十代首领,也就是大家口中的‘跳马迪诺’。”

迪诺伸出一只手来,我礼节性地伸出手与他相握后,随即松开。

我悄悄张弛右手,掌心还遗留刚才温热的触感。

迪诺右手虎口处有一层薄茧,手掌根部明显比较厚实,且掌心皮肤并不光滑,多半使用武器时需要用手长时间紧握来操作,不然握手时也不会潜意识里用力这么大。

而且会形成老茧,说明他不断在练习使用武器,也就是强调技巧性的使用。这样推断,他使用的武器应该是冷兵器,威力大并且操作时灵活多变。

光从右手的细节我就能获得这么多信息,他的惯用手有很大几率就是右手——除非他练的是双手武器。

不过他现在这样主动向我示好又是什么意思?

仅仅是因为我与阿纲相识?

“哈哈,我早就从我师弟那里听说过你了,只是没想到他口中拥有强大幻术的术士六道暝,会是如此娇小可爱的一个女孩子。看样子你比你哥哥要小好几岁吧?”

我弯弯眼睛,反问:“迪诺先生不也这么年轻就成为一个家族的首领了嘛,真的是很厉害。”

迪诺又揉着后脑上的头发,咧开一个道不明的笑,没有想要回话的意思。

我自觉无趣地吐了吐舌头,看向Reborn。

果然,Reborn黑色的瞳仁微眯,举着深绿色手枪问:“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哦,我想起自己有东西落在病房里了,想过来看看还在不在。”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找到了么?”

“哈哈,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我正打算去我住的那间病房,还没来得及找。”

“是么,这么巧就碰到了我们?”

我有些语塞,总不见得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带着我过来”,别说Reborn了,连傻傻的纲吉都不会信。

正想着怎么蒙混过去,纲吉那厮倒开口了:

“暝,你真的没事了吗?我刚才不是故意扑倒在你身上的!”

我脸微微发烫,强作镇定道:“啊,没事,已经好了,一点也不疼。”

我欢乐地扭了扭腰以示我说的是真的。

“那、那就好。都是Reborn!他不知道外面是你,还以为是——”

Reborn突然轻轻咳了一声。

纲吉一顿,继续道:“啊,反正就把我扔了出来。暝你没事就好。”

我看着纲吉又是手忙脚乱地解释一通,不自觉弯了弯嘴角。

纲吉愣住了,定定地看着我,脸上飞起一片绯红。

我不自觉把手拂上那抹绯红,指肚触到一片柔软光滑之处,我倏地收回手,自觉有些失态。

——手指间,却没有余温留下。

我在刚才一瞬间发现,我的指尖,感受不到温度了。

评论
热度 ( 3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