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27 Confrontation (续)

『我以为我们是亲人,可以互相理解,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们终究是不一样的。』——六道暝日记


- Contd. -


身后再没有其他声音。

我不知道骸是不是还立在樱花树下凝视着我,但整个空间确实发生了濒临崩塌前微妙的共鸣。

我注意到轻缓的和风渐渐停息了下来,一同消失的还有树枝摇晃摩挲的沙沙声;脚下的草原冰冷地变为一片死气沉沉,天空泛起一层不正常的灰色。

空间中的所有色彩逐渐褪去,我默默闭上了双眼,感受光线的逐渐暗淡,直至完全一片黑暗。

待再睁眼时,我已回到了黑曜乐园的房间里。四盏壁灯散发着柔和的白光,我发现自己正蜷着身子躺在床上,软垫轻轻地托着我的身体,我却一点也感受不到舒缓。

我坐起,环顾四周,在静谧的封闭空间里,我除了自己浅浅的呼吸外,听不见任何声音。

突然就觉得很孤独。

抱膝窝在床上,我痛苦地把头埋进双膝间,大口呼吸着,试图通过汲取更多的氧气来缓解胸口的淤塞。

“啊!!!!我受够了!!”猛然爆发出的、歇斯底里的喊叫在偌大的房间内激起回音回荡——

为什么每次生活有一些起色时就会重复这样的痛苦呢?我难道就不能拥有正常的生活吗?

是我不配、还是有人故意要这么折磨我?!

我从很久之前便发现了,似乎来到这里的一开始就是痛苦、适应、再痛苦的不断循环——

从莫名其妙强制性地迫使我丢弃原先的生活穿越,一切清零重来,到好不容易习惯了意大利的生活,却家庭破裂,被当做实验品接受活体移植。

从几年后在骸的带领下离开艾斯托拉涅欧家族,过了一段逃亡的生活后开始报仇计划,到一次行动失败流落贫民区。

从遇上好心的姐弟收留,经历近一年虽然艰苦但难得快乐的日子,到打算彻底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时,最终突如其来的打击令我完全崩溃。

还有来到并盛后的种种。

这一切不断地循环、不断地轮回。而我,永远也走不出这个怪圈。

我好像一直一直都在攀一座高不可及的山,那么努力地尝试着、也曾看到过顶峰的希望。

然后呢。

无一例外地坠落下悬崖。

而且每一次攀得越高,摔得越重。

我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已经遍体鳞伤了,可那些失败后,还是咬咬牙重头再来。

为什么每次都要把我一脚踹下去呢?

就是因为我是穿越者,我能作弊?

但我现在已经连作弊的资本都没了啊——

是,我是没有失忆,黑曜一战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很清楚、也历历在目。可我的确忘了一些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东西——

那些剧情,穿越时一同带来的剧情全部从我脑海中不见了。

虽然以前也记得不全,只是零星的一些片段,但总体会走向何处,我还是知道的。

但现在突然就什么都没了。

我醒来的那一个瞬间就发现了,大脑一片空白,可却谁都不能告诉。

就仿佛,我彻底成为了这个世界里的一员。

再也走不出去了。

然而最令我感到害怕的是,这种失忆就像是有人刻意抹去了我的那段记忆,目的很明确,手段也很直接。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想得愈深入,便愈发觉得自己的穿越并不是偶然。

一定有什么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

但这样的想法又让我感到由衷的害怕。一想到自己这十几年的一举一动都在那个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密切关注下,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无力地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纹路发呆。

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我却逐渐感到一丝对未来的迷茫——自己接下来究竟该做些什么?

并盛中学是不用去了,本来便是为了接近彭格列才转学去那里,如今随着计划的失败,一切都无所谓了。

我当前唯一能做的……似乎只剩下为骸完成他临走前说的那个任务。

如果计划失败,找一个附身的媒介么。

骸也说了,他成功逃离的几率非常小,那这件事要提前做起来才行。

我缓缓叹出一口气。

我明白为什么骸要把这个任务单独交给我——没有外物辅助就能附身的媒介是一种特别稀少、也有着相当高要求的一种媒介,不仅需要身体机能的基本同步,精神上也要能完全共享,而能满足这种要求,并匹配度达到可以附身标准的,更是少之又少。

骸之前也有使用过附身弹,但目的是控制人的意识来满足自己的要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寄生,因为宿主潜意识里的排斥,并不能完全使用骸自身的能力,甚至完全免疫。

而假设这次越狱失败,骸一定会被复仇者监狱列为更高等级的禁闭对象,人身自由的限制让骸必须找到一个非寄生,而是共生的媒介。

对于这种媒介,其实于骸而言,最合适的人选非我莫属。

我和骸的身体是有血缘关系作为纽带的,无论是生理还是精神上都不存在排斥反应。

况且,我同样身为幻术师,能最大限度地发挥骸自身的能力,同时精神也能达到高度同步,相同的轮回之眼甚至能为幻术加持。

但致命的缺陷,也在于轮回之眼。

轮回之眼是我们能力的起源,也是能量高度凝聚的地方。如果骸想要通过我的身体实现肉体的重现,就一定会带着轮回之眼附上我的身,这样在同一具肉体上,轮回之眼的阴眼和阳眼就重聚了,这不仅仅是能力翻倍的问题了,而是成几何增长的负荷。

当年单单是为了控制住一只轮回之眼,我和骸就受了前前后后好几年的反噬的痛苦。双眼重聚成完整的力量,根本不是现在的骸能接受并掌控住的。

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一天能成功,但至少现在,我明白,不可以轻易尝试。

——但这样一来就麻烦了。

除去我,到哪里才能再找出一个和骸匹配的媒介来实现附身?

莫非让我自戳左眼?

还是克隆一个不带轮回之眼的六道暝出来?

先不说如今能进行克隆技术的机构多么难得,即使真的能克隆一个“六道暝”出来,以后两个一模一样的我站在一起,被人看见了岂不是会很麻烦——

等一下。

两个一模一样的我。

……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


- Chapter 27 · End -

评论
热度 ( 4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