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27 Confrontation

『我以为我们是亲人,可以互相理解,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们终究是不一样的。』——六道暝日记

 

“他们以为我失忆了。”

骸什么也没说,仿佛我刚才只是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啊”这样无关紧要的话。我抬头看他,他与往常没什么两样,只是唇边的笑意渐渐隐去了。

我原以为他会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却没有,连让我解释的机会也不给我,这样的沉默反而让我更加心慌。

询问是因为不解,而沉默是因为已经了然。

“骸……”

“你说你假装失忆,然后彭格列留下了你是么。”

我垂下眼眸,低声道:“是,我是怕他们逼问我黑曜的事,所以——”

“暝,我是看着你长大的。”骸突然打断我的话,伸手到我耳边。我下意识地侧过头,躲开了那只骨节分明,掌心因长年使用三叉戟而留有一层薄茧的手。

骸却手掌一翻,仍是抚上了我耳边的那缕碎发,然后拈下了一片樱花花瓣。

他将掌心摊开在我面前,那片掉落的花瓣便在风的轻拂下飞去了远方。

“那天和彭格列战斗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泽田纲吉对你来说,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我沉默不语。

骸嗤笑一声:“究竟是彭格列因为你忘掉了过去所以收留了你……还是,你因为想要留在彭格列身边,所以选择了失忆呢。”

我喃喃道:“这有什么区别么。”

连我,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骸轻轻叹了口气,那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拂过我头顶,微痒。

“暝,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去在意一个和我们没有关系的人,为了他编织谎言,影响你对周围事物的判断。”

我轻声道:“泽田纲吉不是和我们毫无关系的人。而且……我从来都不是你希望的那样冷漠到麻木。我也是有感情的,只是骸没有见到过而已吧。”

“Kufufu……暝口中不一样的你,是指那时留在格卡姆的你么。”

我诧异地抬头,对上骸异色的双瞳,骸深深看了我一眼,我看见那眼底的了然,忽然就什么都懂了。

我怒道:“你竟然趁我不在意大利,调查了我曾经到过的地方!”

骸一脸云淡风轻,和声道:“这不是调查,是关心。我被困在少年监狱那段时间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身为你的监护人,担心你难道不是应该的么。后来你告诉我你被所谓的好心人收留时我就预感不对劲了,所以趁你收到我消息赶来日本之际,我让M.M去了趟格卡姆。”

一种被人操控的愤怒从心头油然而生,我忿忿地反问道:“关心?你把这叫做关心?如果你真的关心我,考虑我的感受,就不会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末日,我以为我会死在那里!如果不是奇斯,我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啊!”

骸皱着眉,用手扶住我的肩膀,一字一顿地说:“我是在保护你。”

我艰难地撇过头,不愿正视骸:“可是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只是一味地做你认为对我好的事,从不考虑我的感受,也从不问我想要怎么做——这不是保护,这只是你可怕的控制欲!骸……你以为自投罗网是可以保全我的办法,但对我来说……和唯一的亲人在一起,无论是逃亡还是入狱,都比孤独一人要好得多得多得多!”

骸一脸诧异:“……你是这样想的?”

“是!骸你不明白吗,我会做自己的选择,我不是你手中的玩具啊!”我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胸口有些发闷,明显的情绪波动会影响体内火焰的稳定,“奇斯……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我不喜欢你这样打扰他的家人和他生活过的地方,你明白吗?!”

骸冷笑一声:“你的意思是你要保护他们?”

我抬头,固执地直视骸的双目:“当然,奇斯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从以前就许下承诺,会报答他们姐弟的啊!”

“所以呢,在你所谓的保护下,那个男孩子最后不是还是死了么。”骸嗤笑一声,“而且是因为你才死的。”

我背后一股冷意窜上心头,曾经的那些温暖却痛苦不堪的回忆一起堵在胸腔里,压得我喘不过气。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试图想要忘记那些冰冷的过去,我也以为我做到了,我可以放下曾经的一切去拥有全新的生活……

但事实是,我以为被我锁在盒子里的那些东西,其实只是被我灌进了一个气球,它膨胀着没有出来,却始终堵在那里,直到今天骸轻轻松松地一戳,所有的一切又都逃窜出来,冰冷地灌满了我的整个世界。

我颤抖着,感到久违的那种寒意,几乎要把我的心冻成僵硬的一块。

骸也许也注意到我的反常,搁在我肩上的手一重,把我从过去带回幻境。

我深深吸了口气,看着眼前骸不为所动的表情,突然觉得很无力,很孤独——

我不懂骸,骸也不懂我。

两个人的身体里明明流着相同的血液,也有着亲人十几年共同生活的默契,心却离得比我想象的还要远。

我不想再解释什么了,很累,也没有任何用。

所以我最后,也只是默默推开了骸,背过身后轻轻道:“如果骸你今天构筑这个幻境只是为了和我说这些事,提醒我不要忘了过去的事,那你做到了。”我顿了顿,“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要离开了。”

“暝,你——”

沉浸在过去的我已经心力交瘁,不想再听骸的解释,生硬道:“我走了。”

身边半米内的空间开始崩塌,我发动能力,想要强行离开。

“等一下!”骸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些动摇,只是,强烈的心灰意冷下,视野中的空间碎片仍像剥落的墙纸般片片掉落。

我固执地没有回头,也不想回头。

骸沉默了,在空间完全坍塌前几秒才再次开口,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波动:“如果三天后的越狱失败了……帮我找一个傀儡。你知道,我需要一个能完全契合来使用能力的媒介。”

片刻后,我轻声道:“我明白的。”

身后再没有其他声音。


- TBC -


* 填这文的坑时本来也只是打算不定期更一些,后来看到很多小伙伴支持,所以就每天都贴一章了

* 然而后面的一个月比较忙,所以更新周期不得已要改一下

为了能假装每天都更所以之后每天会贴半章(2k字左右),如果还是希望一次看全章,留言告诉我,可以变成隔天更

* 嗯,反正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 最后,真的非常感谢各位愿意点赞点❤的小伙伴、关注我的小伙伴、以及私信我的小伙伴,让我知道有人在看我写的文,非常感动,深深鞠躬~

评论
热度 ( 1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