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26 Sakura Tree

『所有人都以为幻术师是最冷漠的人,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只是把真心隐藏在幻术下,自己都找不到。』——六道暝日记


晚风轻柔,拂过我耳边的碎发,穿过路旁梧桐的枝桠,顺带着扫下几片褐黄的枯叶,堆积在人行道上。

悉悉簌簌地,落叶归根。

我立在铁门前的台阶上,目睹着眼前一片荒凉的场景,应和着深秋的景色,显得萧索不已。熟悉的场景勾起心头百般滋味回转,可是终究,还是随着飒飒秋风一同凉了下去。

“这里就是黒曜乐园了。”

手抚上铁栏,落下一掌心的锈蚀。

“风太说你住在乐园深处的主建筑物里,二楼走廊尽头。”纲吉顿了顿,有些犹豫地接着道:“我……就不送你进去了……”

“嗯好。”

阿纲踌躇着,我奇怪地看着他,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举起了手上一路提来的一个塑料袋:“这是小春她们为你准备的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小春和京子很关心你,知道你出院了一个人住不放心,就去超市买了很多生活必需品,让我带给你。”

我低头想了片刻:“小春和京子……就是前天来医院看我的那两个女生么?她们也知道骸的事?”

“啊,没有。关于黑手党的事,她们还什么都不知道……”纲吉安慰地笑了笑,“只是也许你以前和京子提到过你有个哥哥,昨天京子问起怎么不见你哥哥来看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只能说骸因为工作的关系……去意大利出差了。”

我疑惑道:“她们相信了?”

纲吉点点头:“嗯,小春问我这样一来你岂不是一个人住,我没法隐瞒,只能点头了……”

“那这些东西是?”

“是小春和京子临时跑出去买的,说是暝也许会用到……她们不让我打开,所以我也不知道有些什么,不过里面的东西既然是平时就必需的,黒曜乐园里应该原本就有吧。”

阿纲将袋子提到我面前,我伸出手接过那一大袋不知名的生活用品,非常沉,凹凹凸凸地把白色塑料袋撑出好几个棱角,颇有件艺术品的模样。

我心里暖暖的,道:“阿纲替我和小春她们说谢谢吧。”

“嗯好~”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音色独特的呼喊:“喂,六道暝。”

目光微移,Reborn大喇喇地盘腿坐在阿纲肩上,黑色小礼帽端端正正地戴在头顶正中,只留两小撮鬓发卷在脸颊两侧。看他的样子也不打算下来与我道别。名叫列恩的变色龙在他手中变成一只气球,顺风摇摆着。

“Reborn有事嘛?”

Reborn抬了抬小礼帽,问道:“你真的打算一个人留在黑曜?”

“嗯对啊……”我疑惑道,“你们说这里是骸呆过的地方,不是么。而且不留在这里,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啊。”

Reborn深深看了我一眼:“你可以来阿纲家里。奈奈妈妈不会介意的,反正人已经足够多了,也不多你一个。”

我犹豫了下,还是说道:“算了吧,再怎么说我也是外人,冒冒失失地上门拜访甚至住下什么的……还是不打扰伯母了。”

况且再怎么欢迎那也是阿纲的家。

每个人应该回属于自己的家,对我来说,那就是黑耀。

我挥了挥空着的那只手,另一只手上塑料袋的提手勒得掌心生疼,我不打算多做停留,说了声“没事的,我进去啦”就转身推开了铁门。

纲吉匆忙道:“遇上什么需要的就打电话给我!或者京子她们也不会介意的。”

“知道啦!我又不是没有一个人生活过……”

而后身后便没了声音,没有更多的嘱咐,却也没有离开的脚步,似乎只剩下那人默默的凝视,伴随着我愈发沉重的脚步,压在我的心口。

我按阿纲的话找寻到了那幢乐园深处的主建筑物。占地面积不小,看上去也相当磅礴,只可惜岁月的风吹日晒给这幢已久的建筑物刻上了老化的伤痕。走近后,不仅钢筋骨架上散落着点点锈斑,原本应洁净透亮的玻璃墙面也蒙上了一层细密的灰尘,显得那么黯淡无光。

我原本以为那已经是极限了,走进去后才知道荒凉远不止如此。

建筑内部的墙壁上的墙纸泛黄剥落,地板是木制的,所以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腐烂,走在上面偶尔会发出几声“吱呀——吱呀——”的呻吟,甚至能听出脚下腐蚀出空心时才特有的声音。

我摸索着走到二楼,走廊尽头那属于我的房间倒是很大,而且四面墙壁都经过粉饰,被刷上了淡绿色的墙漆,很清新也很淡雅。

天花板是柠檬黄与纯白相间的墙纸贴匀的,四角分别有四盏水晶壁灯,精致却不夸张,安静地占据房间的四角。按下门边的开关,那些水晶壁灯晕开柔和的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房间里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样式简单的梳妆台,旁边不远处立着一面全身镜,镜面上几乎没有什么灰尘,明晃晃地映出我立在门口的身影。

这个诺大的房间里除了一张普通的梳妆台,一面修长的落地镜,剩下的,便只有两张奇特的床了。

两张床是并列放在一起的,偏左的那张大到不可思议——因为偏右的那张床看上去差不多有五尺,本来也不算小,但放在左边那张的旁边,竟只有它的一半。

而且那张K-size的床看上去也柔软极了,纯白的床单上铺了整整三层的软垫,每一层都蓬松得像是刚出炉的面包,连着两侧垂下的层层流苏,就像只巨大的裱花蛋糕。

心里像是有只小爪子在挠。

我几乎是看到那奢华到不可思议的床的瞬间就一个猛虎下山之势扑到了床上!

好……舒……服!

袋子被我随手扔在了地上,我整个人趴在软垫上,感觉简直幸福到了极点。

这才是属于我的床嘛。

医院里那些硬到下面点上火就能做铁板烧的木板床是闹哪样啊,睡了整整一个礼拜我已经受够了!终于还是回到了天堂!

我把短靴一蹬,赤足踩在像棉花一样的床面上,感动得快要泪流满面。

好……幸……福!

虚眯着眼,我沉浸在极度的满足中,连滚了两个圈,朦胧间眼前好像看到了白光——

“暝。”

唔。好像并不是幻觉。

视野中的白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晕染开来,很快便遮蔽了这房间的每一处摆设。

待再睁眼时,我已不在黑曜乐园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广阔无垠的草原。

视野中的嫩绿蔓延向远处的地平线,与蓝宝石般纯净的天空相接,我看见纯白的云朵像棉絮点缀在空中,随着清风徐徐飘向那条天蓝草绿相接的地平线。

日光和暖,我虚眯起眼,看清了大片云朵下那棵美不胜收的樱花树。粗壮笔直的树干上庞大的树冠几乎撑起了半片天空,完全由粉色的花瓣堆叠成,茂密到连掩在深处的虬枝都无法看清。

细密的花瓣在和风的怂恿下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停在了树下那人的肩上。

那修长的人影一手轻触粗糙的树干,仰头透过粉色的树冠望向天空,任由花瓣落在肩头也纹丝不动,仿佛一尊雕像那样坚毅、也那样孤独。

我远远地凝视着他,慢慢湿了眼眶。

他回过头来,笑得云淡风轻。

我听见他轻声呼唤道:“暝。”

“嗯,我在这儿。”

“你看这里,美吗?”

“很美……”

他弯了弯异色的双目,温柔道:“像不像母亲种在庭院里的那棵樱花树?”

我笑了:“……才不像呢,母亲的树才没有这么大呢,也从未见它开过这么多花。”

“是么……如果没有那场大火,它应该也会像现在这般绮丽吧。”

“也许吧。”我低声轻喃道,“也许它会长到现在这么大,也许它会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风中被折断,也许……它从一开始就不会在意大利的土壤中茁壮开花。”

“Kufufu……暝总是这么扫兴。”

“不是扫兴,是现实啊。这世上最美的东西,永远,只存在于回忆里。”

我赤足走在草原上,绵软的草尖扫过足底和趾缝,酥酥痒痒的,我却笑不出来。树下的骸穿着纯白的衬衫,纽扣只系到第三颗,露出精致的锁骨,衬衫随风鼓动着,几乎和背后同样纯白的云朵融为一体,仿佛随时会消散在空中。

——那样的不真实。

我逆风跑了起来,深蓝色的发丝蹭着脸颊飞扬在身后,我几乎是撞进骸的怀中,紧紧地、用力地环着那仅隔着一层薄薄衬衫的纤细的腰身,明明知道这是幻觉,却感觉又那么真实,我能感受到骸胸膛的温度,听到那鼓动的心跳,闻到已经相伴了十几年的熟悉的气味。

——可是明明就只是幻觉。

“骸……你现在还好吗。”

“Kufufu,怎样算好怎样算不好呢。只不过换了个地方,我还是我,不会改变的啊。”

“那犬和千种呢,他们和你在一起?那些复仇者……没有对你们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放心,没有,我对他们而言还有些用处……我和犬他们被分开了,不过我已经探明他们所在,我打算三天后越狱,很快他们就能和我一起回来了。”

我惊讶道:“那可是复仇者监狱啊。能成功吗?”

“我知道。所以三个人一起越狱成功的概率很低。但如果只是送出两人的话——”

“犬还是千种?”

“……”

我瞬间了然,难以置信地抬头:“骸,告诉我,你不是打算——”

“他们是把生命交给我的人。”骸打断我的话,“他们追随我是因为知道我是可以带领他们走出这个肮脏的世界的人。我不会放弃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我咬牙道:“那也不能选择放弃你自己!你知道越狱失败会有什么下场吗?!我不允许你这样做!”

我听见骸轻轻笑了一声。

“我和他们不一样。就像我现在身在复仇者监狱,却能和你相见,我的肉体在哪儿都没有关系,我仍能为所欲为。可是犬和千种不一样。我不会让他们被锁在这儿一辈子。”

我蹙眉:“难道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骸轻轻笑道:“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闻言,我沉默不语。

“关于这件事,我们不必多说了。至于你,你现在还留在黑曜么。”

“嗯。”我压下心中的抑郁,点点头,“你被复仇者带走后,彭格列就把我送进医院去疗伤了……我正好刚出院,现在就在黑曜乐园。以后也会一直留在这儿。”

骸似是有些惊讶:“彭格列竟然会给你提供治疗?”

我点点头,道:“他们其实比我们想象的更有……更特别。”

“……”骸沉默了片刻,继而道,“我好奇的是彭格列是怎么接受你的。他们没有逼问你黑曜的事么?还有这样的战斗后,他们也没有让你为此解释或负责?”

我面上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骸。

骸察觉到我的异样,轻轻推开了我,垂头凝视我的双眼。我从他瞳孔的倒影中看见自己犹疑不定的神情。

骸一字一句道:“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那一刻我意识到,我可以骗过阿纲,骗过Reborn,骗过所有人,甚至于我自己,却永远也无法骗过骸。

我深吸一口气。

“……他们以为我失忆了。”

评论 ( 5 )
热度 ( 5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