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23 Another Dream

『因果循环,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六道暝日记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

昏迷这件事,对于清醒的人而言,因为始终等待睡去的人苏醒,所以会显得格外漫长。但对于失去意识的当事人来说,也不过便是眼睛一闭一睁的功夫,根本什么多余的感觉也没有。

我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因为眼睛是闭着的,全身的感官反而被无限放大了。躺着的感觉实在太舒服,身下软软的,似乎有东西托着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但就是让人想陷进去从此不出来。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游泳时仰面朝天浮在水上,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肉都得到完全的放松,任凭身体随波逐流着,上下起伏着,就连耳朵也因为被水封闭着,听觉像丧失了般安静到不可思议。

我几乎要陷在这种难得的安谧中无法自拔。

但我知道有些事情还是要面对的,就像你总不能一直泡在水里,即使可以不吃不喝,皮肤也还是会被泡皱,最后腐烂。

我迷迷糊糊中这么想着,然后一下子被自己恶心的比喻惊醒了。

“呼、呼……”

我大口喘息着坐起身来。

面对眼前的一片黑暗,我觉得自己好像忘了把眼睛睁开。

于是我闭上眼,又用力睁了次眼。

视野里仍是什么都没有。

迷茫地转了转头,却发现周围黑得可怕,眼前空荡荡的看不到尽头,就像……就像身处于黑洞之中,周身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丝毫光亮渗透进来,遑论逃逸出去。

我甚至不知道应该把视线聚焦在什么东西上。

这是什么情况?之所以会这样,是我还昏睡在梦境边缘,还是周围本就没有东西,还是……我看不见了?

我举起手在眼前晃了晃。——什么都捕捉不到。

我慌了,狼狈地站起身,周围没有支撑物,所以我是直接撑着地面站起来的。

我似乎踩在了实地上,脚下是坚硬的地面。惊慌下我没来得及细想为什么前一秒还是柔软的睡床,下一秒就变成了地面,只是条件反射般伸直手臂向周围摸了一圈。

什么都没有。

我迟疑地踏出一步。

又一步。

直到连踏好几步。

我从走一步退半步着前进,到平稳走起来,再到抑制不住从心底弥漫出的恐惧而狂奔起来,期间我已经数不清我往前踏出了多少步,但每一步我都踏在了看不见的实地上,而且……

这条路没有尽头。

不仅没有尽头,应该说什么都没有——没有一丝光、一个触觉,唯一的声音是我脚踩在地上蹬地时留下的“嗒嗒”声。

按理说,这么大而空旷的空间,只要远处有壁垒,就一定会有清晰的回音被反射回来,绝无可能是现在这种情况。

除非,这并非一个封闭的空间。

“喂!有人吗?!”

一片静谧。

我觉得我要疯了。

突然,耳边仿佛极近又仿佛极远的地方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不要再跑了,你现在在我的领域里。”

我大惊失色:“你是谁?”

“这个你无须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现在需要你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

“我到底在哪里?什么叫你的‘领域’,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声音似乎并没有想要回答我的问题的意图,任由我叫嚷却默不作声,直到我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道:“时间差不多了,你现在,可以去了。”

话音未落,我只觉脚下一空,身体瞬间处于失重状态,我挥舞着手臂想抓住什么东西,抓了半天却只有空气。

我惊慌下大喊:“你要把我送去哪里!说话啊!”

所有音节被风吹散,也不知那男人是否听见了。

落地时没有遇到想象中的猛烈撞击,像进了时空隧道,只是晕头转向地滚了两圈,然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片刻后出现在眼前的场景把我吓了一跳。

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没有可怕的实验设备,有的只是一个于我而言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无法体会。不过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明天我就会把所有的戒指交给库洛姆。”

身后那个近在咫尺的声音道:“不要等到明天,今天晚上就交给她。”

“你就这么急切想让她回来?”眼前的男人蹙了蹙眉。

“这只是一部分原因……”

我明白过来,我又回到了那个梦。

那个做了一半被风太吵醒的,怪异的梦。

自己身下还是那张有着红木色泽的桌子。

“虽然我也很想让她回来。”那个身后的声音顿了顿,似是有些犹豫,“但骸告诉我,这种连同灵魂一起重铸的复活术,成功几率只有一成都不到。而且无论结局如何,戒指都会被销毁。我已经无路可走了。”

——骸?!

我霎时警觉起来。

 “那你还做出这么冒险的决定?”眼前的日本男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虽然长相完全不同,但他与并盛中的风纪委同姓云雀——看起来有些惊讶,甚至带有一丝愤怒,一条眉毛高高挑起,神情疏离却十分强烈。

“我说了,这只是一部分原因。”身后男子叹了口气,“昨天晚上,白兰·杰索给我发来了邀请函。”

云雀愣了愣,道:“他说了什么。”

“明天中午在密鲁费奥雷总部的议会厅里,白兰·杰索想和我进行和谈——前提是带上七枚戒指。”

“哇哦,你不会天真到真以为那是个和谈吧。”

“当然不……我知道白兰的目的,他想要戒指。但据门外顾问的情报,白兰已经拥有五枚奶嘴,加上吉留涅罗家族的七枚玛雷戒指,一旦他再拥有了彭格列的七枚戒指,我恐怕接下来他想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彭格列的七枚戒指?!

戒指是黑手党家族流传的标志,身后的男人拥有彭格列戒指……他是彭格列家族现任的首领?!

不可能,据我所知,彭格列现任九代目已经步入老年了,这也是为何他们在寻找家族的继承人。

难道是过去发生的事?

眼前男人挑了挑眉:“所以?”

“所以,我才让你把戒指交给骸。”

又是骸。

这次我确信,这绝不是是我听错了。

有什么东西在我脑海中呼之欲出。

骸,云雀,彭格列……

所有的内容都在指向一个人……

“我宁愿摧毁它们,也不会交给白兰。”虽然语气还是很柔和,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了一种无法撼动分毫的意志。

而对面的云雀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意志,于是不再对这一决定说些什么,只是状似冷漠地斜靠在墙上,云淡风轻地问了句:“那明天你怎么办。”

男人轻笑一声,道:“当然是接受密鲁费奥雷家族的邀请,照常前往。”

“……知道了。我会让草壁安排好人手。蓝波在上次对奥卡家族的突袭中受了伤,恐怕无法一同前往,了平不适合和谈——”

“不用了。”片刻的停顿,“白兰让我独自前往。”

一片诡异的沉默。

“你疯了么!”云雀带着怒气上前了一步,“如果你想找死,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个痛快。没有戒指、孤身前往,草食动物,你就算再有什么能耐,也不可能活着回来!何况对手是白兰·杰索那个男人!”

身后的男人似乎苦笑了一声,声音中满是凄凉:“那如果我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活着走出议会厅呢。”

云雀脸上多少流露出了一丝讶异。

“太累了。从我接手彭格列到现在,该有十年了吧?黑手党这潭水太浑浊,这么多年来我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在里面奋斗,也不过想改变些什么,也不过是为了她的愿望。”

“可是到头来……我又改变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啊。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潭水太深太浑,而可惜我现在才明白,是我一直以来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事实是……我从一开始就错了,这个世界,不是一人想要改变,就能改变的。”

云雀蹙眉道:“所以你想放弃了?”

男人沉默了会儿,才道:“三个月前,她死了。直到最后一秒,她也还在为了我而战斗……”

“我从来没有那么悔恨过,我当时就不该答应她加入作战计划,就不该让她独自一人面对密鲁费奥雷的伏军,就不该……她一直以来都那么讨厌战斗啊!我明明知道她想要的只不过是最平凡最朴素的生活,可我连这样一个渺小而卑微的愿望都没能为她实现……”

他苦笑着继续道:“她死在她最恨的战场上。她一把火烧死了所有密鲁费奥雷的援军……也将灵魂彻底烧毁,再无可能回来。”

云雀挑了挑眉,语气中似乎隐约有一丝敬重:“可是她用这一场战斗换取了整场战役的胜利。”

“是啊……但那只是暂时的胜利。”男人轻轻叹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已经没有人能阻止白兰了。现在的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拥有着最大潜力的过去上。”

“真没想到你会那么容易就承认自己的失败。”云雀先生的目光淡淡地移开,冷峻的侧脸上映出一丝紧绷的神情,“我还以为固执,是你唯一的优点。”

“固执么……”男人顿了顿,似乎轻笑了出声,“固执也是需要支撑自己的信仰的啊。”

那声音中满是悲戚。

“……而我此生所有的信仰,为了我死在了那片战场上。”

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处一紧。

云雀似乎不愿再留在这片几近凝固的空气中,转身推开了那扇雕饰着繁复图案的红木大门。

“随便吧。如果你觉得这样做值得的话。”

最后的背影孤高而孑然。

然后,便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

我不知道身后的男人在云雀离开后的这段时间里想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只听见缓慢而平稳的呼吸声,很轻,却有些熟悉,那样的节奏……

脑袋有些隐隐作痛。

我凝凝神,又等了好长时间。我想身后的男人一定相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或许是回忆,或许是思考,或许是已经疲惫地入睡。

不过我倒是有些困了。

意识有些飘远了,我回想起我昏迷前的事,有些懊恼,更多的是心底深处的难受。

我失败了。

明明已经想好要做什么了,也一遍又一遍地坚定过自己的信念,可最后还是动摇了。

只因为心底还是向往着那一缕光,那缕于我而言太过耀眼,太过温暖,太过诱惑,也太过遥远的光。

只是……不知道骸现在怎么样了。

“你说……”浑身突然一阵酥麻,“我这样做,到底对么……我还是害怕,一个错误的决定,会害死所有人。”

他是在对我说话么。还是自言自语?

可是浑身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好像有人摩挲着自己,酥酥麻麻,很温暖,很舒服。

我还没完全享受完这种特别的体验,视野就一阵天翻地覆,摇晃和旋转间我什么都看不清,大脑反而更晕了,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眼前就剩一片模糊,然后听见耳边极近也仿佛极远的地方,一个声音说道:“差不多了……你可以走了。”

你妹……走去哪儿啊,我有脚么。

随即是一片熟悉的黑暗。

在彻底黑暗前我似乎看见了一抹光。

不,那是一缕发丝。

被阳光斜斜照着的,映出金棕色光泽的发丝。

评论
热度 ( 5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