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21 Failure

『这段感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六道暝日记

  

理清自己情绪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跪坐在那儿,没有任何动作。也许我已经麻木了,对突如其来的醒悟难以接受,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要逃避眼前的这一切。

呆呆地跪在坚硬的地板上,时间久了,整个人都好像变成了一尊僵硬的石像,连带着脸颊上那一点咸湿的泪珠也徐徐蒸发到空气中去,最终连点泪痕也没留下。

可是不管怎样,眼前的结局还是没变。

纲吉还是中了死气弹。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这一切,让剧情沿着原来的轨迹进行着,有偏差,却又无伤大雅。

我眨了眨有些干涩了的眼,将手抚上眼前少年的胸膛。

那里的衣服被弹道灼烧出一个小洞,破损衣物下面的皮肤却已恢复正常,不仅血止住了,重新长回的皮肤连半分疤痕也没有留下,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我收回手,冰凉的手掌撑着地面,踉踉跄跄地站起身。腿因为跪了太久有些发麻了,每走一步都传来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一步步踏出,回到骸的身边,他握着三叉戟笑着看我,眼底却分明没有半分笑意。

“Kufufufu,我想,暝现在是不是能和我解释一下,你和彭格列之间的关系呢。”

该来的还是来了。当初选择隐瞒彭格列的消息时,我就知道终有一天这些事情会败露,也早已为自己在骸面前准备好了一套完美无缺的说辞。

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理性的安排敌不过感性的差错,当初我又何尝知道事情会向着这样混乱的局面发展。

“……哈,能有什么关系。”我垂下眼帘,“彭格列十代目正好和我同班,前后桌的同学而已。”

骸挑了挑眉,似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哦呀哦呀,只是前后桌,就能为你挡枪么?”

愉悦的语气中带着一股阴沉到能滴出水来的肃杀之气。

我装作没听出骸的言外之意,点点头,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一小撮发尾。头发有些长了,绕在手指上一不留神就缠在了一起。

“是啊……彭格列十代目是个很有趣的人。他觉得我是他的朋友,所以可以为我做任何事。”

“那你呢?”

“……什么?”

“暝你对彭格列是怎么看的。”骸顿了顿,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寒意,“他躺在那儿时……你可是哭了。”

我低着头,脚下是一片凝固了的血泊,暗红的液体早已渗进木地板中,勾画出诡异的纹路。

定定神,我轻笑出声:“……只是觉得他很蠢而已。被人利用了还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尽量将语气放平淡,“很可悲不是么。”

我表情冷冷的,没想到有一天竟会如此欺骗骸。

可我清楚地知道,此刻与纲吉的关系撇得越清,对纲吉来说,就越安全。

骸的控制欲是不会容许我和彭格列之间有任何亲密关系的。而我现在能做的,只是尽量拉低骸的怒气值,不让他因一时的愠怒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我浑身一颤。

骸的右眼数字迅速跳动,聚焦在了【四】上。紫色的斗气逸出,微笑着看向我身后。

耳边有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然后便是满视野的橙黄色的火焰。

被迫连连后退几步,我被脚后一块翘起的木板绊到,跌倒在了地上。我不知道纲吉听到了多少,但那句“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就足以将我击倒。

我怔愣在那里,一时间竟什么都没想起做,只是静静地、或者说是茫然地看着两团身影交错,带动绚烂的火焰充满整个剧院。

纲吉中了特殊弹后Reborn交给他的毛线手套便化为了一副拳套,手背覆盖着象征彭格列十代目的X标记,指端特殊的材质完美地贴合出纲吉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十指。

他已经如那副毛线手套一样,完成了蜕变,不再懦弱得像只畏头畏脑的小动物,而是化茧成蝶,变得强大而耀眼,连同那深藏在血液中的超直感,也苏醒了。

Reborn以前告诉过我,彭格列的血液中蕴含着代代相传的“超直感”,拥有看透一切事物的能力,是彭格列首领所必备的素质。

我当时还吐槽说那不就是升级版的属于彭格列爷们儿的第六感么,结果被Reborn在脑门上狠狠踹了一脚。

现在看来,那“超直感”何止是升级版,这样敏锐而不受外界干扰的直觉连骸的幻术都能轻易看破,简直是针对术士所造的完全克制幻术的能力。

骸的地狱道在这种作弊器前,已经完全没有施展的必要了。而唯一能加强自身能力的附身弹,在他穿回本体时就已失去了效用。

他停了下来,一步向后跳开,与纲吉拉开三米的距离。

脸上浮现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左手轻轻覆上血红的右眼。

第五道·人间道。

那是骸最危险的能力,也是最不喜欢的能力。需要轮回眼中的血作为媒介来激活,这一条件就足以体现这一道能力的蛮横与强大。作为一同出生入死过的亲人,我知道,不到重要关头,骸是不会轻易施展这一能力的。

可是面对死气化了的纲吉,骸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手指插入了右眼。

浓稠的黑色的斗气瞬间肆意蔓延开来,充斥并包裹住了骸的整个身体。

我已经看不清墨绿色的黑曜校服了。

两人继续扭打在了一起,但形势却有了些许变化。就如黑夜降临时夜幕遮盖住夕阳余晖,暗黑的斗气渐渐盖过了橙黄色的火焰,纲吉在火焰上的明显劣势下腹部被骸的猛烈而密集的攻击伤到,直接飞出了十几米,一直到背部撞上剧院的墙壁,才掉落下来。

墙壁上被砸出近一拳深的深坑,扬起一阵尘灰,扰乱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

“Kuhahaha……真脆弱啊。我还只当是热身啊。”骸笑得肆无忌惮,手中的三叉戟挥出一道虚影。

远处尘埃渐渐落定,硝烟散去,隐隐透出一簇橙黄色的火焰。

“是么……我还想,如果你的力量只是这样……那就太扫兴了。”烟雾中那绰绰的人影交叠的双手握拳置于额心的火焰上。

纲吉的手套被晕染上了一层暖金色,跳动着,燃烧着,侵蚀着,缓缓覆盖上一层火焰。

燃烧的拳套。

——那才是彭格列十代目真正的武器!

我眼睁睁看着纲吉再次和骸扭打在一起。两人平分秋色,但纲吉的死气是浓缩的火焰,与骸浓稠的黑色斗气不同,带有超高温,拳套几乎是一瞬间便熔化了三叉戟的杆部!

骸的反应极快,立即跳开,所幸三叉戟没有彻底断开,只是被熔得变了形。

纲吉却没有给骸任何休息的机会,一串虚影后,人不知何时已来到骸背后,几个虚招后给了骸一个猛烈的肘击。

骸滑出原地好几米,靠三叉戟在地面的摩擦力才勉强停住。

纲吉淡淡地看着骸重新站起,眉头微皱:“你的热身还没结束么。”

我愣了愣,转头去找骸。

不出意料,骸的整张脸都绿了,咬牙道:“……kuhahahaha!彭格列,你还真是让我意外啊。”

骸斜握着三叉戟,膝盖弯曲,半蹲下身子,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眼中积聚着凌厉的光:“可是彭格列……我将会以最强的形态将你纳为己有……你等着看吧!”

形势一触即发——

骸几乎是一瞬间高高跃起,以超出平时近三倍的速度冲向纲吉!

“……这是幻觉。”什么都没做,纲吉脊梁挺直地立在原地,淡定地等着骸虚幻的冲击。

又被看破了。

不,还没看破!

下一秒,纲吉的眼睛被尖锐的石子打中——骸利用了纲吉对超直感的自信,在巨大幻觉中藏匿了碎石块的细小攻击!

——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正如骸时常教导我的那样。幻术师真正让人畏惧的其实并不是幻术,而是虚幻与现实的结合,无法分清真假的变幻莫测!

眼睛是一个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纲吉的视觉被突如其来的偷袭暂时封闭,痛苦地弯下了身子。

——而骸等待的就是这个时机!

几乎是在纲吉的手刚捂上双眼时,骸的实体就在半空中出现了。他从高空中疾速落下,手中三叉戟闪过一道银光,狠狠击向纲吉!

我紧张得手心冒汗。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我竟希望纲吉能躲开这一击。

而事实是,纲吉真的做到了!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使自己的身体瞬移出了原地。骸没想到自己竟会失手,惊疑下直直坠向地面,还没来得及摆正身体调节平衡,纲吉已再次化作一串虚影极速转至骸背后,紧接着便是一记猛烈的右钩拳!

骸的后背被重伤,直接被轰进本就因长时间无人打理而腐烂疏松的地板中。

很长时间都没站起身来。

“骸!”我惊惧之下猛站起身,全身像是也被重击了般,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化作喊叫在空旷的剧院中激起一阵阵回音回荡。

远处的人影微微挪动了些。

“咳,咳……”烟雾中,骸似是抬起了头,我看见那一双异色的瞳,不带任何情绪道:“不要过来……”

……我缓缓停下了向前奔去的脚步。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