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20 Affection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胸口正中那时刻发烫、灼烧着自己的情绪是什么了。』——六道暝日记

 

一切都结束了。

这就是我的选择——在巧克力和水果糖间的选择。

我选择了血脉相连的骸。

彭格列一步步远去,那种缓慢却毫不停留的步伐,仿佛浅川暝也在一步步远去,只留下六道暝站在原地,目送着曾经的情感、记忆、关系一点点消失在视野中,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捂着胸口,却感受不到心跳。

我想进门前,我一定还没有把那口长长的气吐干净。

——不然现在胸腔中这种堵塞着的感觉是什么。

我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了。骸如愿得到了彭格列的身体,然后就可以一步步把黑手党蚕食殆尽,如果速度快些的话,我也许还能在有生之年回到没有黑手党的意大利,回到已被烧为灰烬的海滨小屋,躺在柔软的沙滩上,感受海浪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身体,闭上眼睛,然后点燃全身的火焰,安详而孤独地离开这个世界。

运气好的话,我还能回到原来那个世界。

五年很短暂,一晃眼就过去了。

可是当眼前的彭格列突然停下脚步时,我看见那个未来的梦破裂了。他应该是径直走向骸的,直到骸用三叉戟完成契约……可是他竟然停下了。

我看见彭格列突然浑身微微颤抖着跪了下来。

“不要……我不要把身体给那个人……”他喃喃着,伸出手抱住了脑袋,头上那柔软的棕色发丝被他自己的手搅得乱七八糟。

“不要!狱寺君、山本君、碧昂琪……大家都因为那个人受伤了……是我没有保护好大家……”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幕,心里却震惊不已——彭格列竟然自己冲破了我设下的精神控制。

“不要太小看蠢纲。他可是身上流着彭格列血液的人啊。”Reborn嗤笑这对我说完这句话,冲到彭格列身边,一巴掌扇上了他的脸颊。

这下子,泽田纲吉是彻底清醒了。

Reborn一把拽过他的领子,两人脸贴得很近,我听见Reborn格外认真地对彭格列说:“你是彭格列第10代的老大。只要说出心底话……那就是彭格列的回答。”

“我……我的……”

不远处犬的声音响起:“Kufufu,又在玩什么游戏呢。他的心底话就是‘想逃出去’,还是‘为了同伴,不能逃走’?”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一步步挪到“犬”的身边,如果Reborn想要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我和骸可以第一时间阻止他。

“……骸……”长时间的沉默后,泽田纲吉满身伤痕地开了口,“我想……击败骸……”

“哦?”犬挑了挑眉,“教我意外呢。但等我占据你的身体后再听下去吧。待你亲手杀死同伴之后。”

“这种无情的家伙……我还不想输给他……”

彭格列还是自顾自地说着,那种不安越来越明显,空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酝酿着,蠢蠢欲动。

视野边缘出现一个光点。

“我想击败……这个家伙!”

伴随着泽田纲吉最后的犹如宣誓般的一声嘶吼,一片绚丽的白光从Reborn身后扩散开来,几乎是一瞬间便充斥了这个剧院,我被白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却不敢闭眼,因为我清晰地看到那光是从变成球状的列恩身上散发出来的。

——那是一个茧。

熟悉的场景终于让我完全想起了黑曜的剧情,我想起茧中会羽化出的东西,以及泽田纲吉是怎样通过那东西力挽狂澜,打败骸。

而最后,骸被关进了复仇者监狱。

整整十年。

那是剧情。可是这里不是。

这里有我在!

我几乎是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跳了起来,顺带着一把夺过犬手中的三叉戟。我高高跃起,努力去够那缓缓浮上半空的茧。

再一点……再高一点……还有半米……!

我抓着三叉戟去够那仍在上升的茧,刺目的白光几乎要将我的双眼灼穿,但我依旧死死地盯着那个圆球,仿佛这样做可以让我进一步地接近它。

终于,我还是做到了。尖锐的三叉戟从茧的中间剖开,一同剖开的还有那扰乱视线的白光,列恩化作两半胶质落回地面上,里面的东西还飘在原处。我在半空中踏着列恩的“尸体”再次起跳,左手紧紧抓住那两样东西,然后侧身转了360度落回地面上。

刚落回地面,我就看到迅速逼近的Reborn。不敢犹豫,我抖开手中那副白底红字印有“27”字样的毛线手套,找到了里面唯一的一颗子弹。

——就是它。

它才是一切转折的关键。

我将毛线手套抛给Reborn,Reborn被突如其来的障碍物干扰,为了接手套,一时间停了下来。我抓住那一瞬间的空隙,把子弹和三叉戟一起扔到了骸的尸体旁。

子弹落在血泊中,没有滚动,直接陷在了里面。

我向“犬”递了个眼神,伸出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拇指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比了个开枪的姿势。

骸和我之间从来都不需要语言的沟通。

下一秒骸就诈尸了,他就地一滚,两手分别拿起之前用来开枪自杀的手枪和血泊里的子弹,2秒内装弹完毕,然后瞄准了我的心脏。

接下来的一切就像是慢镜头。

我听到手枪保险被扳下的声音,看到骸食指扣动扳机的动作,闻到子弹射出时火药溅落在空中的味道,感到气流被急速剖开的波动……这种感觉太过真实,真实到让我竟不自觉体会到一种恐惧,即将中弹而倒身于血泊中恐惧。

在这种似人类本能的恐惧中,我不知为何,转头去找了泽田纲吉。

我看见他惊慌的表情,还有那声近在咫尺的呼喊。

“不要!!!”

好长好长的尾音。

我缓缓闭上了双眼。等待即将来临的冲击。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会选择这样做。也许是想到无论如何也不能让Reborn用那发特殊弹。也许是想到既然是唯一的一颗子弹,那么自己用身体承受它,会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彻底毁掉那颗子弹。

彻底毁掉彭格列。

可在子弹射来的那千分之一秒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这颗子弹好像是点燃死气火焰的。

不同于以往的死气弹,它通过激发人体内部的火焰来完成死气化。

而我的身体……

……用完了全部的火焰,我会死。

——————————————————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

特别是等待死亡。

我想过退却,脚却像生了根扎在地板上没有移动分毫。我并不怕死,如果让我用五年的生命换骸十年的自由和黑手党的全灭,我会甘之如饴。我怕的是,等骸知道是他亲手开枪害死了自己妹妹,他会崩溃的。

就像如果是我不小心害死了骸,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一枪要了自己的命。

啊……好想睁眼再看一眼骸。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强烈的冲击力将我压倒在地,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来。眼前一片黑暗。有浓稠而又温热的液体从我脸颊上流下,那种气味再熟悉不过了,是血。

可是……

一切又不太对劲,身体上一直覆盖着柔软的东西。

抬起手摸了摸,似乎是人的皮肤。

我挣扎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黑暗。我知道,是有东西压在了我身上。

我用力推开眼前的东西,他翻了个面,露出了清秀的五官和一头柔软的棕发。胸前开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洞,殷红的血汩汩地流出。

我脸上的血,全从那里流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颤抖着将双手按在泽田纲吉的胸前,跪坐在他身旁,看他虚睁着双眼,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

他恢复了些神智,艰难地转头看我,然后喃喃地说了一句话。

“什么?”我没听清,把耳朵凑近了些。

“……太好了……暝酱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不知道是何时眼泪夺眶而出的。

——泽田纲吉以为骸要开枪杀我。

他到现在都以为我是来找他的,以为我之前的举动完全是因为被骸精神操控了。

所以他才会在我即将中枪时奋不顾身地挡在我身前,将我扑倒,替我受了这致命的一击。

我紧紧地攥住纲吉的手,颤抖地说不出话来。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蠢的人……!”

“啊……我知道啊……我只能是‘废柴纲’……可是……有些时候……我还是想要保护……你……”

纲吉闭上了眼睛。好像真的死了一样。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胸口正中那时刻发烫、灼烧着自己的情绪是什么了。

我害怕泽田纲吉死去。我害怕泽田纲吉怨恨自己。我害怕他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后就此转身离去,所以才宁愿让骸夺取他的身体,这样……他就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了。

我是个自私的人,我希望我的秘密可以永远不被纲吉所知晓。

这一切,都只因为我在乎他。

——超乎自己想象的在乎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也许是他在我无助之际递给我那个梅子饭团时开始的,也许是他在为了我和Reborn针锋相对时开始的,也许仅仅是他在明媚的阳光下对我局促而单纯地一笑时开始的。

温暖得好像要被融化。

可是我直到现在才明白。

就像角落里的一株小花会因为斜照进井底的那一抹阳光而爱上整个太阳。

原来,我喜欢泽田纲吉。

评论
热度 ( 7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