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18 Doppelganger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可即使相同,每一片叶子在这世上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六道暝日记


 路边的巴士走了又停,少女的裙角被风吹起又落下,宛若一片随风飘扬的百合花瓣。街上的行人忙忙碌碌从我与少女之间穿梭而过,一切如常,没有人会停下脚步。

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身边竟有两个如孪生姐妹般的女孩互相对望着,即使有人发现,也多半会觉得是自己看花了眼,亦或是街边橱窗两侧的倒影。

 因为即使是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我,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存在于我眼前。

 我宁可相信,有人在我身前放置了一面巨大的镜子,而我和那个少女,只是万千镜像中的一部分。

 只是不知道,我究竟是镜外的实体,还是镜中的渺渺虚影罢了。

 良久的对视后,我向前踏出一步,试探着开口道:“你……”

“你……”像是没有延时的回音,那女孩在长时间的沉默后竟也同时开口。

 我们皆是一愣,又道:“我……”

“我……”

 这画面实在太过诡异。两个穿着完全不同,但容貌与身材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女在人行道的两头完全同步地说着相同的话,不仅音色一模一样,甚至,就连脸上那种讶异的神情也相差无几。

 难道我们之间真的有一面看不见的镜子?

 片刻后,我举手示意让我先说。

对面的女孩怯怯地点了点头。我试着冷静下来,开口道:“我叫暝,浅川暝,你呢?”

 女孩声音轻柔,却无比熟悉:“凪。”

 “你……父母都是日本人吧?”

 少女有些困惑,但还是老实回答了:“嗯。”

“那你母亲是不是姓浅川?”

 少女歪了歪头,道:“不啊。”

 “那你……”

我突然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好了。

 其实如果眼前的女孩要真是父母少年风流给我留下的姐妹,事情会好办很多。大不了带回去认个亲,反正骸养一个妹妹是养,两个妹妹也是养,差不了多少。

“失散多年的异父/母姐妹蛋糕店重逢,一笑化解多年恩怨从此幸福生活”,这狗血的展开看着也还不错,莫名温馨,莫名感人。

但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为什么也可以如此相像。

许是看我表情纠结地沉默了许久,三步开外的凪怯怯地开口道:“我是来送蛋糕的。”

 说罢,她举起手上的甜品盒子,身后小春一眼认出那便是她之前交付的盒子,抓住我的手说:“就是她。我在店里遇到的那个‘你’。当时人多又挤,光线又暗,我一定是把她认作你了。”

 我点点头。看到凪的那一瞬,我便明白了。

 我走到凪的面前,凪也微微走出店门前的阴影。从她手中接过盒子的瞬间,我深深觉得这种面对着另一个自己的感觉真的一言难尽,仿佛与平行时空的另一个自己相遇,又仿佛……自己是这个世界多余的一件复制品。

……多余的……复制品么。

 不过走近后我才发现,其实我和凪并非完全一样,比如我们的发色和瞳色略显不同,她的略略偏紫,我的则是深蓝。再比如她看上去文静内向到极致,而我相比似乎比较外向些。再比如她的胸不及我的平坦……

 好吧,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

 但这些细节至少证明了我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另一个的完全复制品啊。也许我们只是纯属有太多的相似之处的、两个单独存在的个体?

不。

我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凪交付给了我蛋糕后,原地踌躇了会儿,也许是想到自己再留在这里也只能更加尴尬,转身想离开。

我当然不肯,一把拉住她。

她有些惊讶,我犹豫了片刻,还是问她:“能不能留个手机号码给我呢,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以及……不知道能不能冒昧问一句,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呢?” 

显然,凪更惊讶了。但她没有拒绝我,也许是觉得我们之间有太多未解之谜,她非常配合地、甚至没有半分忸怩地报出几个数字,包括一串手机号和12月5日的生日。

我将它们记到手机里,再抬头时,凪已然不见了踪影。

这时,之前一直远远看着我俩的京子走上前来,仍有些惊魂未定地问我道:“那个女孩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敷衍说:“我也不知道。可能真的是巧合吧。”

也许真的只是巧合。凪今年十三岁,而我,在十三年前的12月5日那天重生到了这个世界。

原本用以调剂心情的甜品店之旅在凪的出现后,气氛变得反而更加微妙,于是我、京子和小春三人早早告别。我提着还未来得及尝一口的蛋糕走在街道上,身边是顺路一起回家的京子,两人一路无话,各想心事。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人跟着自己,可每次一回头,却半个人影也瞧不见。

而且不止一次。

 京子见我连连回头,拉了拉我袖子,递给我一个疑问的眼神。

 我摇摇头:“没事……今天太累了,发生了这么多事,都有些疑神疑鬼的了。”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的确是有些累了。

虽然表现得云淡风轻,但Reborn和夏尔曼医生的话还是给我留下了不小影响,蛋糕店的人潮又消耗了体力,我现在只想好好地回到黑曜扑倒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自从来到日本,安逸的生活过久了,我似乎真的已经习惯了这种普通中学生的生活,稍微运动一下,就浑身酸痛。本来我并没有在意这些症状,但今天Reborn他们告诉我火焰匮乏的事,我才突然发现,其实很多事早就有了征兆。 

我叹了口气,想到自己这样也算半个娇弱的文艺青年了吧。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忧郁地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感受一下明媚而又忧伤?

 谁要是给我再加个滤镜,一定是张超好看的自拍。

 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试着抬了抬头,然而……我完全没看到天空。

 然后我花了好几秒去辨别眼前这个类人形生物。

 凝胶状没有毛囊的皮肤、模糊到几乎看不见轮廓的五官、用线缝起的嘴、硕长的脖子、扭动着的关节、还有目测两米的身高……

我确信这并非正常的人类。

 还有,他手上握着的瓶子里装的是什么?这种浅黄色的浓稠的质地好像还挺眼熟的——

 我仔细去辨别了瓶身上的日文,当我好不容易认出那两个字符时,那异形已经把瓶子斜举在京子金灿灿的头发上,瓶中的液体欲滴未滴……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那瓶身上的标签写着“硫酸”。

 我没时间去思考为什么这货泼人硫酸还要把标签留在瓶子上,又不是买了件阿玛尼的西服;也没时间去思考为什么京子到底招惹了谁要遭受如此报复;更没时间去思考为什么那异形无视我的存在行凶。

 其实如果当时我行动前仔细去想了这些问题,也许这一整件事都会有不同的结果。 

但当时的我在理清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后,神经瞬间紧绷,接下来的动作就像是条件反射——我一把推开京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握住异形的手腕,突如其来麻痹的触觉使它毫无防备地松开了手中的瓶子,与此同时,我一个肘击向异形的腹部,利用冲击力将它逼退了一米,再一个完美的侧身。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装有硫酸的瓶子在我身前坠落,玻璃渣碎了一地,伴随着强酸在柏油路面上腐蚀,发出“嘶嘶”的声响。 

那异形似乎是花了好几秒去接受眼前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切,然后用略带有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好吧,“略带有惊讶的表情”是我自行推测出来的,这货眼睛凹陷、嘴巴又被缝了起来,如此不同寻常的五官,我实在很难辨别它想要表达的表情,而且我直觉无论是哪个表情,即使是嘟嘴卖萌,放在这样一张脸上,都是“十岁以下儿童需要在家长陪同下观看”的。 

另一方面,京子此刻也被身后的巨变惊扰到回过了头,然后显然被吓得不轻,不过她的第一反应竟不是逃跑,而是迅速跑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焦急道:“暝你没事吧!” 

我心里奇怪,没有挣脱她握住我的手,歪头看着京子。 

为什么在出了这样的事的时候,一个两个都还这样关心别人啊。

 正常人不应该拔腿就跑么? 

我有些触动,而就是这一愣神间,那异形抓住机会近了我们的身,畸形的手指成爪就来抓京子。

我心里有些许疑惑,明明我离它比较近,为什么它会绕过我而直接攻击京子……但时间紧迫,我还是没细想,赶紧一个手刀想要劈下它在我面前伸过的手,却发现这货看上去松松散散的,肌肉强度大到吓人,一手刀下去,它可能还没觉得什么,我的手背已被震到发麻。

 我颇有自知之明地收回了手,默默地切换能力准备使用幻术——

 “像你这种人只能破坏恋童癖给人的印象。”身后突然传来的男声话音未落,眼前异形突然倒地抽搐起来,“我来救你了。大叔我为了可爱的女孩……就算隔天全身疼痛也无所谓!”

 眼前的男人是……夏尔曼医生。

 我微微蹙眉,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异形倒地后没有立刻消停,摇摇晃晃地勉力站起来,手舞足蹈个不停。

后来我想,他当时可能是想吓唬我们。

 可惜我不吃这一套,夏尔曼也是。

 夏尔曼背过身去,给我们留下个线条硬朗的侧脸,说:“我劝你们今天最好早点回家哦,美丽的女孩们。”他顿了一顿,轻盈地一甩油腻的头发,“万一看到我作战的英姿,你们恐怕会因为太过崇拜而无法入睡的。”

我真是隔夜饭都要被这个夏尔曼弄出来了。默默拉起京子的手,我拽着她就走:“这个男人比怪物还要像个变态,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们赶紧回去。”

 夏尔曼的白大褂抖了一抖,转身幽怨地看了我一眼。

 我假装没看到。

 那异形终于无法忍受我们明目张胆地无视它的行为了,它带着满腔怒火和一地被我们嘲讽得不剩多少的自尊冲向夏尔曼。我拉着京子转身,身后响起“砰砰”“啪啪”一系列相当苏爽的声响。

 然后?然后异形就没声了。

 夏尔曼拍了拍衣服,我拉着京子尚未走远,恍惚间听见他叹了一句:“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不知道彭格列在黑曜能不能应付得过来……”

 黑曜……黑曜?!

 我刹那间停下了脚步。

 转身,我问道:“你说什么黑曜?”

 夏尔曼深深看了我一眼:“彭格列他们去了黑曜乐园,听说是意大利的几个越狱犯来到了日本,躲在黑曜乐园行凶。”夏尔曼耸了耸肩,“一开始只是并盛的风纪委员受到袭击,最近又有几起无辜的学生也被波及……今天下午,就不久前,狱寺和山本也受到袭击,Reborn和彭格列一行人都去了黑曜乐园。看你这表情……他们没有告诉过你么?”

评论 ( 2 )
热度 ( 6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