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15 Vanish

 『原来一个人的消失,只在一念之间。』——六道暝日记

“是关于你的身体状况的。”Reborn的语调低沉,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我有些小小的讶异,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自己是最了解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在更衣室突然晕倒,但除了这一件突发事件外,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或者说不同于往常的地方。况且刚才我已使用过能力,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力不从心的情况。

也许是看出我的疑惑,Reborn继续说道:“夏尔曼告诉我说,你当时被送来时,身体状况非常糟糕,血压和心跳都很低,呼吸几乎没有,已经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下。”

我有些讶异,如果Reborn说的是真的,那我岂不是差点就要死掉了?

可是——“可是我现在感觉很好,根本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从鬼门关晃了一圈回来的人。”

“我也是听夏尔曼转述的,很多东西我想还是让他来告诉你比较合适。”

Reborn瞥向双手插在口袋里,正斜靠在墙上的夏尔曼医生。

夏尔曼看上去对于Reborn将皮球踢给他的这种做法有些幽怨,但这些幽怨在他看到Reborn手上那把闪闪发光的变色龙牌手枪后很快被他自己吞进肚子里消化掉了,于是他只是不大情愿地挪到床边坐下,拉起我的手慢慢解释起来:

“Reborn说的没错,你送来时几乎就是个濒死之人……更奇怪的是,我完全找不到病因所在。根据京子的叙述,你的身体并没有受到猛烈的伤害之类,而我的初步检查也告诉我,你身体上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急性疾病发作的迹象。”

我默默地听着夏尔曼医生的每句话,并极力不去深想他所谓的“初步检查”是有多初步,才能确定我“身体上没有任何外伤”。但有个问题,我觉得还是应该问清楚才好。

“夏尔曼医生,您每次对病人讲述病情的时候……都需要摸着病人的手才行吗?”

夏尔曼医生脸上的表情明显僵了一僵,他有些尴尬地“呵呵”笑了两声,满脸遗憾地把摸了好一会儿的手缩了回去。

这个意犹未尽的表情是什么情况啊!

之前昏迷时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我不清楚也就不追究了,只当做是你作为医生对病人的正常检查,但现在如此明目张胆地吃我豆腐是不是太没节操了点啊……六道暝不发威,你当我是纲吉,是个人就能调戏的啊!!

我用力按下太阳穴上蹦出的十字路口,对夏尔曼医生和善道:“然后呢?你讲了半天好像还没讲到重点?”

夏尔曼“啊”了一声,顺着我给他的台阶继续说了下去:“既然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夏尔曼看了我一眼,“根据刚才Reborn说的,浅川你以前也在黑手党待过,那么也应该知道‘火焰’的事吧。”

我有些惊讶,但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我为了搞清楚你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用只在黑手党内部使用的火焰探测器为你做了检查。”

每个人身上都有特定属性的火焰,这一点我在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做实验品时就已经了解到了,也是我确定这里是家教世界的一个重要标志。至于“火焰探测器”……这是黑手党中用以辨别人身体中火焰属性的重要工具,我作为实验品也早就接受过测试,但是——

“但是你身体里的火焰……情况很不好。”

我咬住嘴唇,没有说话。

“正常人身体内有一到两种特定属性的火焰,个别人可以达到五六种,但主火焰却是不会变的。而你……你身体就像一个容器,包含了已知所有的七种火焰,但极不稳定,完全不存在主火焰。所有能量混合在一起,就像,怎么说,就像打翻了的调色盘,可以说是一团糟。”

夏尔曼的话和当年我在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听到的实验报告一模一样。

我没有固定的火焰,或者说,我压根就没有火焰——我身体内所有的能量都杂乱地交错在一起,根本提炼不出纯净的火焰供我驱使。

骸在使用能力时可以在轮回之眼上附着一层雾之火焰,虽然骸因为厌恶黑手党,把它们称作斗气,但那确实是纯净的来自身体内、作为生命能源的火焰。

可是我不行。

无论我怎么努力修炼,都无法做到这件事。

我有时会不自觉地想,也许我就是一个被神丢弃的存在?一个失败的混合体。

不过……尽管火焰完全无法使用,我还是靠着它们活了13年,从这一点上说,这具躯体也算有点用处。

夏尔曼看了看我的表情,见我还算淡定,继续说了下去:“然而更糟糕的是,你身体内作为生命能量来源的火焰正在逐渐减少……对我们正常人来说,虽然一举一动就连呼吸也需要潜在的火焰支持,但身体本身也会源源不断地产生新的火焰,而你——你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没有产生新火焰的功能。”

最后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猛击中我的大脑。

我花了好一会儿去消化这几个字。

“没有、产生新火焰的功能?大叔你是不是搞错了,怎么会……火焰是生命能量啊,怎么可能没有?”

“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也不会轻易下定论。”夏尔曼用尽量缓和的语气道出残酷的结论,“但事实就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你会突然晕倒,并且所有的生命体征全部一下子趋于濒死的原因——你身体内的火焰在那个瞬间消耗速度大幅上升,机体一下子无法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消耗,无法支持你最基本的生命活动。”

我反驳道:“可是我已经活了十三年了,如果按你说的……我不是早该死了么?”

夏尔曼蹙眉,微微点头:“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我推测以前你的身体一定有从哪里不间断地获得能量用以维系生命活动、还有对幻术的使用,而如今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与外界的能量连接被一瞬间切断了,所以才导致机体紊乱。”

我一下子站起身来:“这也太扯了吧。外界连接、能量供应,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也不可能会接触过好嘛。”我深吸一口气,继续道:“而且按你说的,如果我天生无法通过自身产生火焰,那我这十几年每分每秒都是怎样度过的?即使是你推测的那种外界能量供应,也不可能做到分分钟都在我身边支持我的生命活动的吧?”

“是,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这是唯一能解释你身上发生的事的情况。”

我直直盯着夏尔曼,他一改不羁的神色,脸上是我未曾见过的严肃。我有些难以接受,又看向一旁的Reborn,发现他的神色同样沉重。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冷静道:“那我现在呢?我现在又是怎么会醒来的?”

夏尔曼看了Reborn一眼,转头对我道:“我给你注入了我手头边所有的浓缩的火焰,从外部帮你身体自主调节生理机能,现在勉强能让你的身体状况处于稳定。你还记得刚才你醒来后试图使用能力么,我们之所以这么紧张,也是怕你暴走对身体产生伤害。”

我没有说话。

“而且,如果你还是无法重新获取外界能量来源的话,我怕终有一天,你全身的火焰会枯竭而死。”

我仰头看天花板,那无暇的白色现在看来竟有些凄凉。

“那按现在的情况,我还能支撑多久。”

夏尔曼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他道:“其实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尽全力提供浓缩的火焰,这样从某种角度上说也可以帮你延续一段时间的生命……”

我重复问道:“我只想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Reborn道:“其实我们的提议你可以考虑看看,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我怒道:“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的身体状况连我自己都没权利知道了吗?!”我怒喊出声,手边的枕头也被我一把扔下床去。

夏尔曼被我吓了一跳,慌忙按住我,与Reborn对视一眼后,终于开口道:“如果像Reborn说的那样接受浓缩火焰的话,并且尽量不使用消耗火焰的幻术的话……七年,你还能活七年。”

七年……也就是刚刚二十岁。

“那使用幻术呢?”我不可能不使用幻术,我还有必须要做的事去做,我不可能放弃那些预定好的计划。

“你要知道,构筑并维持幻术是非常消耗火焰的……如果你硬要使用的话,”夏尔曼蹙眉叹了口气,“我恐怕,你等不到你成年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 ( 7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