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13 Sakura

『什么是信任。』——六道暝日记


“暝?”

“……”

“喂,浅川,要撞上电线杆了。”

“啊……啊?”我猛然回神过来,眼前大约十公分处赫然是一根水泥柱。

我吓了一跳,连忙跳开。

纲吉歪头看我:“想什么呢。”

我摇摇头低声道:“没什么……一些乱七八糟的以前的事而已。”

身旁的纲吉一脸担忧地看着我:“走路走神不好,很容易就撞上别人的,偶尔还会踩到黏黏的不好的东西——”

“那不是蠢纲你经常做的吗。”Reborn从墙沿上跳下来,直接落在了纲吉肩上。纲吉肩上一重,整个人歪向一边,差点摔倒在地上。

纲吉大喘气道:“Reborn!以后跳上来前能不能说一声,你很重啊!”

Reborn认真道:“一个优秀的首领就要眼观八路耳听四方,在外界变化时迅速调整自身状态,做出最正确的反应。什么时候蠢纲你能接住我,你就离脱离‘废柴纲’更进了一步。”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啊!怎么看都是Reborn你找的借口吧!”纲吉嘴上吐着槽,却还是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肩上。

我好笑地看着这两人,打了个哈欠。

纲吉有些担心:“果然是没睡好么?”

“啊哈……是啊,昨天晚上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醒了以后就再没睡着过了。啊哈——好累啊,不想去上学了。”

纲吉更加困惑了:“很奇怪的梦?”

我点点头,道:“完全没有逻辑,唔,其实应该还算有逻辑,只是我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而已。”

Reborn转了转他的黑色小礼帽,看上去有些感兴趣:“听说有些特别的幻术师做的梦可以预知未来。”

“诶?!真的吗?”纲吉很是惊讶,不过不是对“幻术师”这个名词感到惊讶——他早已知道我幻术师的身份。

这件事我敢肯定是Reborn这个杀千刀的大嘴巴说的。那个矮子明明说会替我保密,转眼第二天纲吉就跑来问我能不能变一份写着他名字的60分数学试卷给他……

所以我此刻可以打包票肯定,纲吉心里惊讶的是我“可能”有预知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在考试前一天会特别有用。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些造福于人类——如果我真的有预言能力的话。

我心里叹了口气,摆着手道:“纲吉你别听Reborn乱说啊,真的是极个别的、顶尖的幻术师才能同时具备幻术与预言的能力的,别把我想得太厉害了。”

“啊?是这样啊……”前一秒还是星星眼的纲吉君一下子垮下了脸。

喂!你要不要把失望表现得这么明显,我本人还在这里好吗?

我无语地瞥了纲吉一眼,纲吉正忙着应付Reborn,没看见我幽怨的眼神,但我知道他一定感到后颈一凉,不然他不会打了个寒战然后回头看我,而我作为蒙娜丽莎小姐,在他转头前就摆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诶,有事吗?”

“啊没事……你有没有觉得刚才有股风凉嗖嗖的?”

我认真道:“是么?不过像现在这种深秋时节,日本是有很多从海上吹来的季风呢~”

“可是并盛不是环山的小镇么——”

我咧嘴一笑:“所以才阴森啊。”

纲吉显然被我吓到了,声音都发抖了:“暝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轻松的语气说一些很可怕的话啊!让人有种不自觉毛骨悚然的感觉啊!”

逗完纲吉的我心情大好,而后一路无话。

到学校的时候,门口已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进入校门了,有些是家里住得近所以特意约好一同上学,有些则像我和纲吉那样,只是在路上偶遇而已。不过基本都是男男和女女配对,很少有像我这样男女走在一起的——看来并盛的校风还是很淳朴,风纪委的功劳不小。

说到风纪委,我想到了那个飞机头的沧桑大叔云雀恭弥。

据说奔三的单身大叔最见不得小青年在自己面前卿卿我我,参考并盛中这严谨的风纪,看来传闻是真的……

穿过校门,沿着校道一路向西,我很快就见到掩映在矮冬青中的教学楼,走近后另一侧原本还剩光秃秃的枝桠、等待在三月盛开的樱花树周围却围了一群穿着工作服的工人,看上去像是学校的园林养护员。

“他们在做什么?”我有些好奇。

“不知道,”纲吉摇了摇头,“大概是冬天到了……要给樱花树过冬做些准备?”

Reborn一个飞腿踹向纲吉的脑袋:“蠢纲——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正准备拔树么。”

真的,那些工作人员正在铲松树根底部的泥土,看样子是要将所有的樱花树连根拔起。

我更加好奇了:“好好的樱花树为什么要拔掉?是要移植到别处去么?”

Reborn压低了帽檐:“应该是云雀恭弥让他们干的。”

“为什么?”飞机头奔三大叔寂寞到连浪漫的樱花树都看不下去了?这心理是有多变态?

纲吉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是不是云雀学长的晕樱——”

“蠢纲!”Reborn突然打断了纲吉的话,厉色道,“作为首领,要时刻注意言行。如果每个家族首领都像你这样把自己手下的情况随意透露给家族外的人,意大利的黑手党们早就全都灭亡了。”

敏感的我瞬间便意识到Reborn口中的外人指的是我。

气氛瞬时变得有些尴尬。

我干笑道:“呃,如果是我不该知道的,我想我可以回避来着……”

“不、不用!”纲吉有些着急地解释,两只手不停在我和Reborn间挥舞:“暝不是外人,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告诉她没有关系的!”

我看着纲吉为我辩护,心里突然像是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那边Reborn却异常地没有吭声。

纲吉见他的家庭教师许是默认了,转过身来对我解释道:“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云雀学长很讨厌樱花而已。”

“那我刚才听到你说的‘晕樱’什么的?”

“诶……其实是‘晕樱症’,云雀学长一看到樱花就会头晕目眩、全身发软站不起来。”

我若有所思道:“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事……那真是可惜了呢,那些樱花树好好待在那里,结果因为一个云雀恭弥的晕樱症突然被连根拔起。”

“应该会被移植到别处去吧,”纲吉许是感受到我的低落,安慰道,“应该不会就这样扔掉的。”

我点点头,表示认同。

“浅川,”正往前走着,方才没有开口的Reborn脸色阴沉地叫住我,“这件事最好不要到处讲,毕竟是纲吉手下的隐秘,如果被敌对家族知道了,对彭格列无利。”

“是说晕樱的事么?我和他又没仇,何必乱讲。”我怕Reborn不信,再次认真道,“浅川暝发誓。”

刚说完这句,我自己还没觉得什么,纲吉倒急了:“Reborn!你在做什么,不是说好不把浅川同学当外人的吗?”

我有些讶异地看着纲吉的举动,他不是明明很怕Reborn的么。

Reborn冷哼一声:“蠢纲,她还不是你的家族成员,你就这么相信她?”

纲吉突然停下脚步:“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啊,我才没有什么家族成员啊……我只知道暝是我们的朋友,朋友之间最基本的不就是信任吗?”

“……”Reborn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Reborn你别再疑神疑鬼的,哪有这么多人要害我,我只是普通的中学生而已!”

“蠢纲,看来你到现在都没有明白自己的责任——”

眼见他们之间关系快要因为一件小事决裂,我赶紧上前拉住纲吉:“你们别这样,我没事,纲吉君不要怪Reborn啊,他也是为你考虑,我真的没把这些放在心上。”

Reborn冷哼道:“蠢纲,浅川都比你懂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纲吉皱眉道:“Reborn!”

我一个箭步上前,把Reborn从地上抱起放到纲吉肩上:“别吵别吵,这样不就好了?大家一团和气的多好。”

纲吉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缓和了不少,没再说什么。

我暗暗松了口气。

走进教室,一路上气氛还算缓和,我来到座位上放下书包。Reborn不方便留在教室里,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纲吉还是老样子趴在桌上。

过了没多久,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也进了教室,他们和纲吉三个人说笑了一会儿,纲吉的心情看起来也恢复了不少,然后,就差不多到了上课的时间。

国语、手工、算术、英文……一整个上午过得还算充实,虽然有些课略显无聊,但纲吉一直陪在我身边,插科打诨着也就这样过去了。

上午一共有五节课,最后一节体育课因为是男女分开上的,我和纲吉打了声招呼,就一个人去了女更衣室换运动服。

时间还早,更衣室里并没有多少人,我脱掉外套和短裙,从储衣柜里拿出自己的那套米白色运动上衣和短裤换上,穿戴齐整。

把脱下的衣物叠齐放进柜子里,我照了眼柜门背后的镜子。

镜中的少女皮肤雪白,深蓝色的刘海斜斜地遮在额前,刘海有些长了,微微挡住了左眼。

手不自觉地拂上镜面,拂上那双清澈的深蓝色双瞳。

镜中的女孩是浅川暝。不是我,六道暝。浅川暝值得纲吉君的信任,值得“朋友”这个称呼,六道暝不。

没想到那个并盛第一的云雀恭弥居然会怕樱花,这么致命的弱点不好好把握一下也实在太可惜了。

我从上衣口袋中缓缓掏出了手机。

评论
热度 ( 4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