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12 Invitation

『我们总是在错过。』——六道暝日记


“你……找我有事么?”

“我很好奇,你竟然没有怀疑我的身份,而是坦然地接受了。”

我确信我的瞳孔在那一瞬间放缩了一下。

“……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你无聊到欺骗我。”

“很好的回答。”Reborn意义不明地勾起了嘴角,脸上却没有半分笑意,“你很冷静,面对比你强大的对手不慌不乱,以前在意大利的时候是哪个家族的成员?”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Reborn……小弟弟?”

“别装傻了。我不是蠢纲。”

我淡淡道:“我想你多半是误会了,我的确是从意大利回来的,但你口中的家族指的是?”

“我查过你的资料了。的确,你在日本,或者说在黑曜的记录与你和蠢纲讲的没有出入,但我在意大利方面并没有找到任何与你——浅川暝有关的资料。”

我暗暗腹诽,你自然是找不到的,艾斯托拉涅欧家族早就把实验品的所有资料清除一空,这个世界上已经不会有任何浅川暝存在过的痕迹,即使你去查的是六道暝,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我们本来就是没有根的浮萍,只是随波逐流罢了,没有人会为浮萍留下标记。

不过这样的话我是不会告诉那个不知来历的Reborn的。

我笑了笑:“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曾经和黑手党有些瓜葛,但每个人都有过去,你何必穷追猛打呢。”

Reborn语气上扬,仍没有放过这个话题:“你放心,我并不会干涉你过去的私事,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是谁。以及,隶属于哪个家族。”

“……那你又是以什么身份强迫我告诉你?”

“我已经说过了,蠢纲的家庭教师。”

说话间,一直匍匐在Reborn帽沿上的那只绿色蜥蜴跳到了他手上,变成了一把小型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我的眉心。

——口口声声说是家庭教师,但怎么看都是杀手呐。

我知道拖延战术基本上是无效了的,再遮遮掩掩反而容易引起Reborn的怀疑。

“……把枪放下啦,你这样用枪指着我还叫我怎么说啊。”

Reborn看我松口,将枪口微微移开了些。

我清了清喉咙:“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包括纲吉君。”

“我会考虑的。”

“……我是从佛格家族叛逃出来的。”我看了Reborn一眼,“所以从理论上来说,我现在不隶属于任何家族呢。但……你知道,叛逃的成员会受家族终身的通缉……我不想惹事。”

Reborn若有所思:“佛格家族么。”

“是,我是个幻术师——我猜你已经发现了,但我没有恶意,而且你知道我打不过你们的。”

佛格家族位于意大利南部,是个规模很小的黑手党,因为成员多半是幻术师,所以也被称为“雾族”。

我不知道Reborn是否相信我如此简略的说辞,但不管怎样,他没有多问,于是我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如果能骗过Reborn,那剩下的事情会好办许多。

片刻后,Reborn道:“为什么接近阿纲?”

我耸了耸肩:“我不是刻意的,我本来只是想在并盛这个偏僻的日本小镇找个容身之所,谁知道……我听见狱寺隼人叫他十代目……”

Reborn“切”了一声,道:“狱寺个蠢货。”

“……”Reborn你真相了!

“所以现在的你是不属于任何家族的?”

“恩。”我的确不属于任何黑手党,我只属于黑曜,“我现在只想平静地生活下去,我发誓我不会告诉别人纲吉的事的!”

Reborn嘴角突然微微上扬:“如果你躲避佛格家族的追击的话,我这里有个建议,也许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紧张道:“不会是杀人灭口吧?”

“不是,”Reborn仰头看我,眼睛亮晶晶的,用蛊惑的语气道,“我的意思是,追随蠢纲怎么样。”

“……”我倒吸一口冷气。

“蠢纲虽然现在废柴到不行,但我不久就会把他培育成优秀的彭格列十代目,你追随蠢纲就等于追随未来的彭格列首领,佛格这样一个弱小的家族不会再对你产生任何威胁。”

“彭、彭格列?!”我觉得我应该先表现出惊讶的表情,虽然我的确对他想拉我入伙感到很惊讶,“纲吉君竟然是彭格列十代目?!”

“没错,他是彭格列十代目候选人。”

“可是……可是我不想再与黑手党有任何牵连了啊。”

——可是如果我加入彭格列的话,骸知道了一定会崩溃的!

“你不喜欢蠢纲么?”

“不是,我当然喜欢他,只是……”

Reborn脸上浮现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刚才说了什么。

“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只是同学间的友爱而已!……你这是在套我的话!”

Reborn摆摆手:“我也没有多想什么,是你想多了。”

“……”

“你不用这么快回复我,我只是提出邀请,你可以随时改变你的决定,到时再加入我们也为时不晚。对于一个优秀的幻术师,彭格列会永远敞开大门欢迎。”

“……哦。”

Reborn轻轻托了托手上的枪柄,那把绿色的便携式型手枪立刻又变回了那只长相奇怪的蜥蜴——我觉得我现在称其为变色龙比较合适——趴回了Reborn的帽檐上。

“你原来是想去找蠢纲的吧。”他瞄了眼我身后,“去吧,我想蠢纲现在也正需要一个人来安慰他。”

我突然想起来件事。

“刚才纲吉君他……”

“你是指刚才看到的蠢纲的死气模式么?”婴儿笑了笑,“抱着拼死的决心去做一件事。彭格列的死气弹效果很好,不是么。”

“死气弹……”以前艾斯托拉涅欧家族也是靠生产这种拥有奇特效果的子弹谋生的,结果被一度禁止,才会走上后来那条研究人形武器的路,导致无数个与之相关的无辜家庭,以及整个艾斯托拉涅欧家族的毁灭。

同样的特殊子弹,为什么站在黑手党顶峰的彭格列却可以光明正大地制造。

我没有说话。

“你对它感兴趣么?我想我可以给你来一发……”

我吓了一跳:“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Reborn拉了拉帽沿。

“开玩笑的,就算你要用,也要等你成为蠢纲的手下后才能给你。”

“……”

“去吧,蠢纲现在应该已经回到教室里了。”Reborn那个家伙也不等我反应,脚下突然出现一个正方形的大坑,扑通一声掉下去没了踪影,坑中隐约传来一声“再见了……”

我被吓了一小跳,连忙跑过去看。坑很小却很深,望进去一片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我叹了口气。

……纲吉身边的人真的没有一个正常的吗。

——————————

因为和Reborn讲话浪费了太多时间,等我找到纲吉的时候,他已经回到教室连书包都整理好了。

——我是不是错过了安慰一只受伤兔子的最好时机了?

“呃,纲吉君?”

纲吉正一脸低落地趴在桌上,听见有人叫他才微微抬起了头。

“啊?是浅川同学啊。”

“嗯,刚才——”

“对不起。浅川同学一定被我吓到了吧,做出那么奇怪的举动……结果还害班级输了比赛。”

“不是的,我想说——”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想为班里进个球而已!可是,可是……他们说的对,我就是一个废柴,不管怎么努力,有些事做不到就永远都做不到……如果浅川同学觉得愤怒的话,打我也没关系,我不会还手的!!”

这样说着的纲吉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真的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睫毛微微颤动,做好了任我打骂的准备。

一股怒火从我心中燃起。

开什么玩笑。

莫名其妙的道歉,莫名其妙的自责,连给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彭格列十代目吗?

啪——

清脆的手掌与脸颊相擦过声回荡在教室里。

留下来值日的同学和原来热闹讨论着球赛的女生都安静了下来。

纲吉捂住被我打过的脸颊,看着我没有言语。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我……”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猛地一拍桌子,“为什么要妄自菲薄?所有的一切从来都不是你的错,你唯一错的,就是把所有的错误都包揽在自己身上!”

“你觉得自己废柴,所以成了‘废柴纲’;你觉得自己技不如人,所以连试都不试就放弃了本应属于你的机会;你觉得自己是害群之马,所以所有的错误都被揽在了你的身上?”我顿了顿,“可是你从来都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啊。”

“你在球赛上连进六球时,整个球场都是属于你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围绕着你的!那时的你不是‘废柴纲’,那时的你比任何时候的你都要耀眼!我搞不懂,为什么你都不明白这些呢?”

我气急攻心地一把攥住纲吉的手,把他拉到教室里那群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女生面前。

“你们都看了刚才的球赛了吧?”

女生们互相看了几眼,其中一个短发女生怯怯地点了点头。

“有没有因为我们班输了而埋怨泽田同学?”

女生们又互相交换了眼神,犹豫地问道:“为什么要责怪泽田同学……?”

我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是因为他才害得我们班输了吗?”

“怎么可能啊……”

一个长发妹子突然拍了下手。

“你不会因为泽田踢了两个乌龙球所以才打他的吧?!你怎么这么过分啊?”

“就是啊!泽田为我们班进了四个球多不容易啊,你不去打我们班那些没进球的饭桶,竟然打泽田?”

女生们找到了话匣子,一下子七嘴八舌了起来。

“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

“泽田的脸都肿起来了!”

“你这女人真是疯了!……哎呀,真是不可理喻!”

我没有理睬那些指责,只是双手用力扳直了纲吉的身体,正视着他:“现在你看到了吧,大家是怎么看你的。”

“她们……可是踢球的男生说——”

“他们只是羡慕嫉妒恨啊!因为你抢了他们的风头,所以才鸡蛋里挑骨头,一起排挤你的啊。你怎么这么傻,就想不明白呢?”

纲吉紧紧咬住下嘴唇,“对不起。对不起,我……”

“又是对不起……”我翻了个白眼,“这是纲吉的口头语么?我说了这么多不是为了听你一句对不起啊混蛋!”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所以——”

我认真看了眼自怨自艾的纲吉,突然想笑。

“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我还是笑出了声,“你知道什么叫做什么都做不到么。”

纲吉愣愣地看着失态的我。

“你有去过意大利的贫民区吗?没有去过那里的人根本没资格说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我想起被困在格卡姆那段时间里,一直照顾我的那个金色短发的少年。

“那里因为无政府管辖,所有的人都生活在社会边缘,他们连自己的温饱都没有保证。每天都有人死去,然后呢?然后他们的亲人会为他们悲伤一天,等到第二天第一缕曙光照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时,所有人都会忘记死去的人,为新一天的生活奋斗。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比你更有资格悲哀,却活得比你更加坚强!”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很烂,却比无数人都要幸运你知道吗。你有家,有朋友,不用为生活操劳,还有一个顶尖的高手千里迢迢来磨炼你、保护你。”

纲吉眼睛瞬间瞪大了:“你、你见过Reborn了?”

“是啊,我还知道你将来会是彭格列十代目,你拥有了这么多,却一直自怨自艾,你知道你有多可笑么?!”

你有什么资格做彭格列十代目,你连死去的奇斯都不如。

纲吉怔愣了半晌,才道:“暝,我知道了,我不会再那样了,你不要哭啊。”

我一愣,用手抹了抹脸颊,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我窘迫道:“我没有哭。”

纲吉歪了歪脑袋:“那是,眼睛里进沙子了?”

“……”啊,我真是要被泽田纲吉气死了。

纲吉困惑地看着我,突然伸手抹去了我脸上残留的泪滴,他的指腹很柔软,带着体温从我脸颊摩挲而过。

“不要哭啊,我……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女孩子,但是看到暝哭,我也会很难过的。”

心脏处骤然一紧,眼中的液体和胸中压抑的情感差点再次决堤。

——你们姐弟俩自己都吃不饱,当时怎么会突然想到把我捡回去的啊?

——因为你当时蜷在那里哭啊。我虽然没怎么和女孩子相处过,但是每次看到女孩子哭,我也还是会很难过的。

两个身影恍惚间重合在了一起。

我极力压下内心深处翻涌的情绪,扯开了一个勉强的笑。

“我都说了,我没哭。”看着眼前的纲吉,我的所有思绪都牵引我回忆起另外一个人,他曾经短暂地出现在我生命里,却如昙花一现,转瞬不见了。

我轻声对眼前的人道:“如果不能改变别人什么,就努力把自己做好就行了。我想,你身边的人也是这么希望的吧。”

纲吉红着脸点了点头,忽然道:“不过,暝你是怎么会碰到Reborn的,他最近都没有出现在学校里。”

我坦然道:“就刚才,他不是给你打了发死气弹么。”

纲吉吓了一跳:“他、他连这个都告诉了你!”

“是啊,我从他那儿知道了不少事。你在教室里还是Reborn告诉我的。”

“诶?那、那你来找我也是因为Reborn……”

我瞄了眼教室墙上的钟,突然想起今天是风太的床到货的日子。

“啊我放学还有事!早知道就不听你那个什么Reborn说的话了,花了我好多时间。”

纲吉低下头,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他轻声道:“我就想,浅川同学怎么会为了我……不过还是、还是谢谢你!”

“别谢我啊,要谢就去谢Reborn。”

不是他让你进了六颗球的么?

纲吉的神色好像又黯淡了下来,眼睛看向下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背起包:“那我先走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走吧。”

“恩,好……明天见!”

我淡淡笑道:“明天见。”

我看着眼前的纲吉低下眼帘和我告别,半沉的夕阳将暖金色的日光平行地打在他棕色的短发上,染成好看的金色,勾勒出脸上的轮廓,眼泪几乎再次夺眶而出。

他真的,好像你啊。

如果你还……活着的话,该有多好。

评论
热度 ( 2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