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11 Reborn

『我一直相信,很多事情只要你想做,就一定能做到。』——六道暝日记


 一切源于万恶的足球联赛。

并盛中学似乎每年九月中旬都会如期举办一场校际足球联赛,趁着暑假的劲头还没过去,趁着天气还没彻底转凉,每个年级的班级之间抽签两两对决,用淘汰赛的方式决出冠军,而冠军班则可以得到……唔,好像是只有一面锦旗来着。

不过所有人的热情都很高涨,特别是男生,毕竟这是他们的主场秀,踢球时装个帅耍个酷顺便泡个妹子趁这个机会真是再好不过的了。

那天班里开动员大会,要挑出11个运动神经比较发达的男生代班出战,结果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擅长运动的男生中有两个受了伤,三个没空,其中包括了参加棒球大会的山本,还有两个不太乐意,结果挑挑改改,只选出9个人。

体育委员为此愁眉不展,可是选出11人的硬性指标必须完成,所以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压力山大的体育委员把重点放在了狱寺隼人身上。

“我说狱寺,你怎么就不想上了?”

狱寺隼人还是一副死样,拽拽道:“太烦了。”

“这有什么烦的,你平时踢球不也很带劲吗?而且踢得很好不是么,你就上吧!”

“你啰不啰嗦啊?!别像个女人一样!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平时踢个球全是看在十代目面子上,这次十代目不上我又干嘛上?!”

体育委员莫名被吼一气,脸都青了,眼见一言不和就要和狱寺打起来,旁边好几个男生赶紧上前拉架。

“别生气!”

“都是同学何必呢?不上就不上了呗!”

“是不是我们让废柴纲上了,你就肯上了?”

“我们正好缺两个人!要不就让废柴纲上吧……反正狱寺君一个抵两个……”

“其实好像也可以诶……上次废柴纲在排球联赛上用胯|下挡球那幕我到现在也还记得,其实也许也能派上点用场……”

所有人都沉默了。

男生们一个个都低下头,一脸不可言说的表情,然后一致同意了纲吉作为第十一人的提议。

纲吉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我们班足球阵容的十一人之一。

而这样戏剧化的决定,也为后来我们班戏剧化的比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比赛那天,我被京子拉下楼去为我们班的队伍加油鼓劲。来到球场边时才发现,周围已经围了一圈我们班女生,仔细一问才知道,她们和我的目的一样,都是来看狱寺隼人的——只不过她们负责花痴,我负责吐槽。

不过正是这样,我才有幸和我们班众多女生一起观摩了这场并盛史上最离奇的足球赛。

第二天的校报头条在报道这场足球赛时,用的标题是“足坛两朵奇葩横空出世”。

第一朵奇葩——狱寺隼人。

我们的狱寺同学在这场比赛中将他的忠犬属性发挥地淋漓尽致。

作为前锋的狱寺隼人踢球技术其实非常——尽管我很不情愿,但我还是得说——非常棒。我可以说,他是整个班里球踢得最好的男生。利落的带球过人,凌厉的大脚远射,真的是俘获了几乎在场所有女孩子的芳心(我也为他鼓了几次掌)。

嗯,如果没有发生后面的事的话。

我们的狱寺同学做完了这一系列帅气的动作后,带球独自一人闯入了对方禁区,在距离球门两米开外的地方,把球一脚……踩在了脚下。

然后他转身对着尚在我们班后场尽职的第一后卫泽田纲吉童鞋大喊:

“十代目!快过来射门!”

那一瞬间,我觉得“十代目”的脸绿得比足球场地上的草毯还要鲜嫩欲滴。

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下,我们的泽田同学艰难地一路小跑到他的忠犬手下身边,那条忠犬还毫无自觉地把球松开,伸手弯腰鞠躬90度,大喊:

“请十代目踢球!”

……然后对方守门员怒了。

他一记大脚远射,把球踢飞了出去。

然后我们的狱寺同学更怒了,转身和守门员扭打在一起。

——你凭什么踢我家十代目的球!

——这球又不是你的!凭什么不能踢!

——我家十代目的球是你这傻逼想踢就踢的吗?

——你骂我傻逼?!

——就骂你傻逼了肿么样?!你傻逼,你全家都傻逼,就是因为有了你们这些傻逼,才能体现我家十代目的高瞻远瞩威武雄壮!

——妈的,你这人脑子有病!

最后我们的狱寺同学在拔出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前,被裁判的一张红牌罚下场去了。

此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31分钟,狱寺童鞋得分:0分。

忘了说一声了,这场比赛是40分钟制的。

我当时出于班级荣誉感真心想往狱寺隼人脸上糊一脸屎。

后来的25分钟我想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不,你完全想不出那有多糟糕。

其实,论实力我们班原来是不会惨到被踢4:0的,但我清楚地看到狱寺隼人在离场时愤慨地往裁判脚边吐了一口痰。

所以我们班在被连续红牌判人下场到只剩7人时——还是最弱的7人——还能踢到4:0,已经……很给力了。

这也是我之所以想往狱寺隼人脸上糊一脸屎的真正原因。

他是有多会拉仇恨值啊!

真是好人不长命,烂人遗千年!

最糟糕的是,对方在发现裁判一直偏帮自己后,开始不老实动手动脚。过人时用肘部撞一下,或者争球时用钉鞋狠狠踹一脚,这些明显犯规的动作在最后几分钟被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来,连围观的女生也发现了蹊跷,连连发出嘘声。

可是裁判无动于衷,我们也无可奈何。

——不过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整场比赛的高潮,那你就错了。

真正的高潮还在后面。

整场比赛只剩下6分钟了,即使没有取消了补时,我们班也对4:0的比分回天无力,很多人也认定了比赛不会再有什么看点,纷纷离场。

此时我注意到不远处的彭格列十代目也是一脸沮丧的表情,尽管已经体力不支,但仍是不肯放弃,气喘吁吁地迈着步子,想为班级挽回几分。

他又把所有的错都推到自己的身上了。我与他偶尔视线相交时,能听见他心里一直念着‘都怪我狱寺君才会被判下场’、‘如果不是我废柴,我们班一定不会输得这么惨’这些话自怨自艾。

我有些看不下去,却束手无策。

此时,对方又带球闯入了我们班禁区。

纲吉这次拼了命地冲上前去拦截,结果被对方娴熟的球技逗得团团转,最令人愤慨的是,那个高个子男生竟然在绕过纲吉后不解气,还狠狠地踢了纲吉一脚。

他脚上穿的可是钉鞋啊!

我眼睁睁看着纲吉满脸痛苦地躺倒在地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下。

“你们也欺人太甚了吧?!”我推开身边的人就冲上前去,结果耳边突然传来扳动板机的声音。

“蠢纲,好好教训他们一下吧。”

一颗子弹划破空气,直射纲吉,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中弹倒在了地上,没有任何气息。

我瞬间短路。

怎么会这样?纲吉死了?!他不是男主么,怎么会这样就死了?!

脑海中又隐隐地有个声音叫嚣着,不会有事的,纲吉不会有事的。

我太阳穴突突地跳,却隐隐约约好像有一段画面从我脑海中闪过。

然后眼前出现的那一幕惊掉了我的下巴。

纲吉光滑的额头上突然冒出一团橙黄色的火焰,身上的球服瞬间爆裂,只余一条白底蓝色波点印花的平脚裤衩。此时的纲吉面目是我从未见过的狰狞,几乎看不见褐色的眼珠,大喊着“reborn!”向带球的对方队员冲去。

然后的一幕幕实在超出我的世界观范围,如果硬要形容,那就是……逆袭。

纲吉似乎变了一个人,虽然面目可憎,却格外有干劲也强大起来,带球过人直入禁区,最后的6分钟,连续射进了6个球,平均一分钟一个球,刷新了并盛中学的历史记录!

裁判也看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想起来计时吹哨,宣布比赛结束时,计分板上的数字已经变成了6:4,并永远定格在了6:4。

我们班在最后6分钟以两球之差……输给了对方。

——什么?我算错了?进了6个球应该是赢了对方才对?

我有说过6个球都进了对方的球门么?

确实,纲吉连踢进了6个球,但只有四个球算在了我们班的得分上,还有两个……纲吉踢进了自家球门里。

所以说,有时候运动天赋很重要,方向感更重要。

不过虽然输了,怎么看6:4都比4:0来得好些。而且算起净进球,我们班可妥妥地赢了。

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乐观。

班里被纲吉君抢了风头的男生心里不平衡,索性责怪纲吉踢出乌龙球害班级输球,合起来排挤纲吉君,向他翻白眼,发出嘘声。

我看着这群心智尚不成熟的中学生玩着幼稚的挤兑人的把戏,心里万分感叹。

纲吉君面对那些针锋相对,什么都没说。

他头上的火焰早就熄灭,茫然地站在场边,脸上又恢复了那个唯唯诺诺的表情,面对那些莫名的白眼,纲吉只是耷拉下眼皮,默默地离场去找新衣服换上。

没有想要去解释,只是在人群喧哗的时候远离风暴中心,跑到属于“废柴纲”的角落。

似乎那力挽狂澜、进了六颗球的人,不是他泽田纲吉。

我不懂凭什么别人的指责纲吉都要全盘接受。

又不是他的错,有什么好自责的。

我向他离场的方向走去,想给他一些安慰,就算不能去改变别人想法,给纲吉一些鼓励与表扬也是好的?

可是没跑出几步,我就被一个奇怪的声音叫住了。

“Ciao-su!”

声音的音色很奇怪,非常尖锐而又有些僵硬,实在不像是正常人。

我转身回头看去,却没有看到人。

Ciao-su?是带有日本口音的Ciaos吗?意大利语?

这里是日本吧?怎么会有人会用意大利语打招呼?

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从我脑中闪过。联系刚才纲吉的“转变”和之前听到的那个枪声。

我缓缓低头。

果然,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两头身的婴儿。

说是婴儿其实有些牵强,因为虽然身材矮小,那人的穿着却很正式。宽沿镶黄边的黑色小礼帽加合身的黑色西装三件套,还有双手插裤袋的装逼pose怎么看都不像是婴儿会有的。

我觉得他更像是一个侏儒。

“我劝你还是不要太小看了我。”

我大惊,他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虽然你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但是你的眼神出卖了你,浅川暝。”

我眯眼盯着迷你西装男,问道:“你是……”

“我是蠢纲的家庭教师,你可以叫我Reborn。”

果然如此。他就是我记忆中那个陪在男主身边的人。不过他叫纲吉为……蠢纲?

还有,他出现在这里是……

“你找我有事么?”

评论
热度 ( 3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