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10 Dream

『很多年后回过头看,才发现故事从一开始就已成了轮回。』——六道暝日记

-1-

睁眼的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仍在睡梦中。

看着眼前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我有那么一瞬间大脑放空。

明明自己应该在睡觉,为什么醒来会在……这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

我回忆自己清醒过来前发生的事,能想起的,只有在并盛中学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这段时间我和彭格列家族已经混得相当熟,虽然我们始终没有互相透露黑手党的身份,但已经能如同普通朋友般相处聊天。

那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好好睡着,睁眼却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又穿越了?

眼前房间的装修风格算得上简约却远远称不上朴素,看似简单的配色和摆设,细节处却有着说不出的雍容华美。

这是典型的欧洲古典的风格。

可是,据我在意大利生活的这些年对建筑风格的认识,这里不像是常见的欧洲古典建筑。没有洛可可的繁复奢华,不像是巴洛克的夸张浪漫,更无哥特式的梦幻富丽——

这里没有专一的风格,倒像是不同风格的混搭,因为我甚至在墙角的装饰品上看到了日本和式独有的花纹,让整个房间产生了特别的违和感,却好熟悉。

甚至熟悉到,可以让我产生莫名的安全感。

几秒后,我突然意识到,这里的装修风格——如果除去那些和式元素——几乎和我过去在意大利的家一模一样。

也许对于细节的处理这里更为精致,但这种风格,我决不会认错,就像那幢早在六、七年前已烧成灰烬的小屋。

我几乎以为这是我亲手建出来的,然后,被别人加了些和式元素。

但,这里是哪里?是梦境?还是另一个现实?我还在并盛吗,还是睡梦中被人移送到了另一个地方?

我试着向前走一步,却发现身子完全动弹不得。

不……压根没有身体的触感,我变成了一具被束缚的灵魂,只有意识残留,徘徊在空气中。我提高对周遭环境的敏锐度,感受着周围空气的流动,试着发动能力,却发现完全没有用。

此时我终于发现,自己的视角似乎有些奇怪。

其实如果一早仔细观察的话,我就会发现视野最下方那拥有红木色泽的不是地板,而是光滑的桌面,而且那桌面离自己近到……就像是我被人压在了桌上。

我:“……”

过了大约有三、四分钟,周围环境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我听到房间外传来了有节奏的脚步声,随后正对面前的那扇红木大门上响起了三声敲门声。

笃、笃、笃。

“请进。”

我被近在身侧的男声吓了一跳!身后有人,而且离自己很近!

而我竟然完全没有发现——一个连呼吸都无法被察觉的人,是有多强大?

一连串的惊叹与疑问盘旋在我脑中,还没消化掉这个惊人的事实,随着金属门把手九十度的旋转,门外的人已踱进了房间。

来者为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套合身的黑色西装,贴身的剪裁将那名男子匀称修长的身形很好地勾勒了出来。

我的视角无法看清男子的全貌,但光从上身来判断,他决不低于175,而且东方人的肤色与轮廓特征十分明显,应该是个亚洲人,黑色短发柔顺地伏在耳侧,凌乱的刘海遮盖在狭长的凤眸前,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慵懒与不羁。

“我是来听你最后的决定的。”

我听见他用日语这样说道——看来是个日本人——而且似乎是对我身后不明身份的男子说的,因为他的目光从一开始进入房间就没有聚焦在我身上过。

我不知道是他刻意忽略了我,还是……完全感觉不到我的存在。

如果是后者,我又到底算是什么?

身后不明身份的男子沉默了会儿,轻轻叹了口气,低沉柔和的声音中是说不出的疲倦:“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身前的人挑了挑眉,厉声道:“我只知道你很在意她,却没想到你会为了她,舍弃你原本最坚持的东西。”

“是么……那原本是我最坚持的东西吗……”身后男子的声音有些熟悉,语调也似曾相识,“你知道吗,云雀,她点燃地狱之火前,在我给她的戒指中留下了一段话。”

云雀?

我突然想到那个叫做云雀恭弥的并盛风纪委员长。仔细看了看面前男子颇为英俊的容貌……我觉得是我想多了。

也许这只是眼前男人的代号,云雀,鹰隼,小黄鸭什么的。

黑手党的杀手们都很喜欢玩这套,每次翻黑手党家族的杀手名单,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偷了一本野生动物大百科。

“她说,要我替她好好活下去。”身后的男子继续道,声音中弥漫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可是她不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原来没有了她,我什么都不是了。”

眼前的男人嘲讽道:“什么都不是?这话从执掌一个家族的人口中说出,还真是有趣啊。”

“手握重权又怎么样,在黑手党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里,权力才是最虚无的……”身后的人长长地叹出一口气,“而她不一样,她是真实活在这个世上的人。这几个月来,我在每一个角落里都能看见她的影子。但我每次以为她还在的时候,就会有个冰冷声音告诉理性的自己,她已经走了,我已经什么都不剩了。你能懂吗,这种绝望。”

我心里不知为何弥漫起一股毫无缘由的悲戚。

名叫云雀的男子似乎不为所动:“我无法体会到你的心情……但是倘若你已经决定了,明天我就会把所有的戒指交给库洛姆。”

说罢,那男子往我这儿看了一眼。

可是很快,他又移开了目光。

身后的男人明明前一秒还几近崩溃,下一秒又用一种我难以想象的坚忍恢复了镇定,用那种淡然却已没有任何情感的声音道:“不要等到明天。今天晚上就交给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暝……

视野突然有些模糊,一切场景像是搅拌在一起的颜料,螺旋状扭曲起来。

我凝了凝神,眨眼间眼前的一切又迅速回归原样。

“你就这么急切想让她回来?”云雀蹙起眉头。

“这只是一部分原因……”

——六道暝……

同样的情形再次出现,这次连声音似乎都变得有些失真,近在耳边的声音遥远得像是从另一个山谷传来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我也……复活……一成……销毁……无路可走……”

——六道暝……暝……

催魂一般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涣散,几秒后所有的声音都彻底消失,只朦胧间看见面前男子惊讶的神情,然后便是彻底的一片黑暗。

紧接着右脸颊突然传来疼痛。

然后是左脸颊、右脸颊……

疼痛越来越清晰,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被人扇耳光……?

我用力睁开灌了铅似的眼皮,眼前景物逐渐聚焦,一张硕大的脸跃然于眼前。我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风太。

“六道暝!”风太发现我被唤醒了,犹豫着退后了几步。

我警惕地环顾四周,摆设和装潢的确是黑曜乐园里我的房间。

“我……怎么了?”

风太已经爬回了自己的床上,自从上次我为了把床让给风太出去住宾馆,结果自己迟到后,我就让骸专门去帮风太搬了一张床到我房间里来。

“刚才你睡到一半突然说梦话……救命,有人吗,还有很多奇怪的话……”风太怯怯地对我道,“我就叫你名字,没反应……然后我就——”

然后你就扇我耳光了!

还左右开弓,啊,风太你就算说你不是打击报复我也不信的好么。

我拿起床边的镜子照了照,两边脸颊分别有两个小手印,微微发红,和旁边白皙的肌肤对比,相当明显……不过还好没肿,碰上去也没有很疼,不知道是风太手下留情,还是我脸皮比较厚。

啊,我在想什么,肯定是前者好么。

安顿好风太,我迷迷糊糊地又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本想补睡一觉,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转来转去的都是之前那个奇异的梦境。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可这些东西完全和我不相关。

还是说,这是很以前我记忆中的剧情?

毫无头绪。

我躺了半天也想了半天,从月明星稀躺到第一缕阳光划破天幕照进房间,我翻了个身,瞄了眼身侧的闹钟,悄然掀开被子,下床迎来新的一天。

-2-

去学校的路上,碰到了叼着面包慢走的泽田纲吉和一路跟随在围墙上的Reborn。

我说过,经过我坚持不懈的套近乎,我和彭格列那群人也算是混了个半熟。

其中山本君本来就是自然熟——这个天然系的男人整天不是抓着后脑勺“啊哈哈”“啊哈哈”地笑,就是谈论他的棒球,完全看不出是并盛排名第二的那个“山本武”。不过嘛,这样的性格相处起来反倒是很容易,也很自在。

至于泽田纲吉……我和他的相处就是在不断的微笑、微笑、再微笑。

我发现这一套对他似乎特别受用,可能真的是因为平时受人忽视得厉害,又或是个人性格使然,对他友好些,他总是非常惶然,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极了胆小的兔子。

不过我也不总是走蒙娜丽莎风,偶而插科打诨几句,或者用……“调戏”这个词?嗯,偶尔调戏纲吉君一下,看他一脸或惊慌,或无语,或崩溃的表情,还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啊啊,不小心学骸恶趣味了一下。

话说回来,我发现纲吉君也是个喜欢吐槽的,虽然他更多时候只是把吐槽的话憋在心里,但是看他时不时被周围一群不正常的人惊掉下巴的表情,还有一脸觉得有问题却无法反驳的表情,都已经足够让我忍俊不禁了。

至于暴躁的银发少年狱寺隼人……他就是一只护崽的老母鸡。

这一点是确认无误的——他满心念着的,似乎只有他的那个“十代目”。

正如他天天挂在嘴边的,他是一个立志要成为十代目左右手的男人——虽然每次听他这么说,我都会有一些邪恶的想法出现,但考虑到家教本身似乎就有点奇妙的兄弟情存在,我也就只能表示神马都是浮云了……

不过我和狱寺隼人至今见面三句一小吐(槽),五句一大吐,关系处于水火不融的境界。

而且好几次他都拿出一把炸弹扬言要炸了我这个挑拨离间他和十代目之间关系的女人。

我承认,我只是偶尔有问纲吉他是怎么让狱寺隼人这个如此奇葩的男人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的。

还有就是身边一直有这样一个炸弹狂人,不会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吗?

看,绝对是因为这男人太奇葩,不关我的事啊。

……

唔,再说一句,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彭格列十代目一直暗恋一个叫做笹川京子的女生。

其实我觉得,作为这个世界的主角,他还是很有眼光的。

笹川京子据说是并盛的校花,长得也很标致——金色的短发发尾稍稍外卷,蓬松地留在鹅蛋脸两旁,眼睛大而灵动,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听说她的哥哥还是并盛中学拳击部的领头人物,非常爱护他这个洋娃娃般的妹妹。

笹川京子和纲吉君是一个班的同学,就坐在我的右手边,因为转个头就能见到的关系,一回生,两回熟,我们也就互相认识了。

京子成绩很好,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乖乖女,性格……至少在这几天的相处下,我还是对她很抱有好感的——温柔友善,不骄不躁,是个大和抚子型的人物。

听说剑道社的持田学长也很喜欢笹川京子,甚至为了她和泽田纲吉大打了一架,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结果竟然是纲吉君赢了。

我表示简直逆天了。

持田剑介这个名字我曾在风太的那个排名上见到过,虽然不见得有多靠前,但怎么想都不会比纲吉君弱啊。

这个奇异的结果曾深深困扰着我,直到那天……我有幸见识了一次纲吉君的死气爆衫模式。

评论
热度 ( 5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