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8 Ranking

『面具戴太久,是会嵌入血肉,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的。』——六道暝日记

-1-

我又仔细看了一眼,的确是红泥。

虽然不知道红泥在日本是否常见,但至少在黑曜,包括和并盛町边界上的并盛山上,都没有这种深红色的泥土。

“骸今天离开黑曜了?”

骸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在看到我的视线停留在他的皮鞋上后,便又释然了,嗯了一声,解释道:“彭格列毕竟在意大利黑手党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会像之前那些小家族那么好对付,为了万无一失,我去找了些帮手。”

“……帮手?”

“暝应该也认识他们。包括兰兹亚和我们从意大利逃出来时的几个‘伙伴’。”

兰兹亚……也来了?!

脑海深处浮现出一个高大的黑色背影.

那段过去在意大利动荡的回忆就好像放进了烤箱的面包,一下子又发酵膨胀了开来——

兰兹亚可以说是我和骸的长辈了,也是为数不多的对我们照顾有佳的黑手党成员。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比骸正好大了10岁,而且也是被上帝抛弃了的孤儿——但他比我们兄妹俩幸运多了,被北意大利某个家族收养并为了报恩而成为杀手,上帝他老人家还是给他开了一扇窗。

如果我和骸没有同样被那个家族的首领捡到带回去,我想,我们是永远不会有交集的吧。

所以说,缘分这东西,有时候真的是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被那个已记不清名字的家族收养的那段时间正值我和骸刚刚从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实验基地逃出来,换句话说,也就是骸最中二,最痛恨黑手党的时间。

所以,那个北意大利的家族很不幸地成为了骸剿灭黑手党这一宏伟目标的第一块奠基石。

-2-

兰兹亚也许是因为也是被收养的孩子的关系,被吩咐照顾骸和年幼的我。

他对我们真的很好,像个长辈一样,保护我们不受同龄人的欺负,并教给我们格斗和防身的技能——就像真正的亲人一样。

但后来的现实告诉了他,这样充满爱心的认为,仅限于他的一厢情愿。

雾的术士,从来都是在不断的欺骗中存活下来的。

兰兹亚如果能早点知道就好了。

精神操控兰兹亚杀人,灭掉整个家族,像这样的事情在后来被我和骸在西西里岛这片滋生罪恶的土地上,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

其实我是不大愿意的,剿灭毫不相关的黑手党这种事,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一种屠杀。所以大多数时候,都只是骸操控着兰兹亚,而我,只是负责善善后,或者利用自己的能力收集一些资料。

毕竟我的肉体格斗能力很差,而且幻术也不及骸精通。

而兰兹亚,则完全成为了骸的傀儡。

因为兰兹亚每次杀完人,我都会洗掉他的记忆的关系,这个男人曾一度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做的,并且在精神极度崩溃的情况下,被骸甚至夺走了姓名和内心,成为了假六道骸。

后来和兰兹亚相处久了,我发现这个被称为“北意大利最强杀手”的男人其实内心善良得可怕,善良到我想,也许随手从日本街道上拎个小混混出来,都会比他凶狠。

兰兹亚在没有受到控制时,会使用巨大的钢球作为武器。但我和骸都知道,肉搏战才是他的专长。似乎是为了救赎自己被控制时所犯下的罪孽,那个男人才会用武器代替双手杀人的。

为了不留下罪恶感,他在攻击时甚至会闭上眼睛,钢球也不会瞄向要害。“北意大利最恐怖的毁灭家族凶手”这么个绰号给了他,真是可惜了。

而这次任务骸居然又把他找了回来,看来骸真的是很重视彭格列。

我脑海中不可抑制地浮现出一个棕发的单薄的身影——

泽田纲吉,那个所有人眼里的“废柴纲”。

骸要是知道他不惜一切想要夺取的身体竟是如此孱弱的一个初中生,估计得气得吐血。

可是……

我默默想,纲吉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即使骸再怎样部署,失败的结局早已注定。

但换过来想,如果我知道结局,也许就能改变故事的走向。

我垂下眼眸。

野兔孱弱却生生不息,不是因为其繁衍能力有多么强大,而是因为即使高空有一双鹰眼注视,如芒刺在背,它也会勇敢出洞,为其家人寻找活下去的小径。

如果一只兔子暴露能换来一个种族的胜利,无论怎么想,都不亏。

-3-

那天后来,骸又问了我一些在并盛第一天上课的情况,我想了想,把换班和彭格列十代目的情况隐瞒下来,其余的大概讲了讲。

顺便还告诉了骸那个并盛的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的事。

骸貌似对他很感兴趣,眸中闪现一丝兴奋。不过那也只是一瞬的事,骸自幼年变故后,就再也不会把自己的内心展露到别人面前了。即使是我也不会。

所以这样的骸,让我有时感到心疼。

再后来,骸就一个人回房间去了。我留了下来,处理风太的事。

风太年纪虽小,但却很是坚强,即使内心恐惧到极点,也不肯向我透露一点关于彭格列十代目的事,我好话坏话说尽,也没能套出泽田纲吉的名字。

后来我只能精神操控了风太进行排名。

本来想按照骸的要求做“最有可能是彭格列十代目的人”的排名,但我必须给自己留下时间接近泽田纲吉,所以最后只是排了个“并盛国中的打架厉害程度”的排名。

反正骸也不会想到彭格列十代目是如此弱小的人。

为了确定无误,我特地看了眼前十名。

云雀恭弥,山本武,狱寺隼人,草壁哲也,笹川了平……

——果然是没有泽田纲吉的。

只是那个山本武竟然能排在狱寺隼人前面,成为在并盛仅次于风纪委员长,最会打架的人,还真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把排名后虚弱昏迷的风太安置回自己的房间,我把一长串名单交给骸。

骸看到后对进行的不是“最有可能成为彭格列十代目的人”的排名而感到疑惑。但经过我“风太不配合排名而且似乎在精神操控下无法做出排名所以只能从他那本排名书里找出以前做过的排名”这个临时编出来的理由解释后,也便没有多说什么,吩咐犬和千种从明天起将名单上的人从下至上一一“核实”了。  

现在想想,那个说出来都很绕口的理由简直是瞎爆了,真亏得骸没有怀疑下去。  

交代完排名的事,我也不方便再留在骸的房间里了,于是掩上门将犬,千种和骸三人的谈话声留在身后,我回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回去时,风太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抱着膝瑟瑟发抖,原来被我盖在他身上的床单也被掀开乱成一堆。

那凌乱的场景让我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在不知道的时候,变身怪蜀黍对年幼的风太做了什么打满马赛克的事。  

而且风太也的确是个美正太……  

不行,这个想法很危险。

尤其是发现自己确实有颗三十余岁的沧桑心时。

深深吐出一口气,我换了一脸自以为还算和蔼可亲的表情,走到床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风太好像更害怕了。  

“你身体好点了吗?”  

风太怯怯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把头摇得像个波浪鼓似的。  

我尴尬道:“所以到底是好了……还是没好?”  

风太这次脑袋倒是一动不动了,只是身体往后缩了几步,靠在床角,然后彻底不动了。  

我有些搞不懂他在做什么。

想着也许是被我吓到了,便也没有多管。  

反正今天的床是肯定睡不了了——毕竟风太比我更需要一张暖和柔软的床来休息,而我,大不了去外面凑合一晚上,或者直接找骸要张沙发躺一躺。  

啊……

离开前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柔软的床铺,把从被褥中探出小半颗头偷看我的风太吓到缩了回去。

我:“……”

还是舍不得我的床啊。

-4-

最后,我还是认命地到外面的宾馆里放倒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强占地盘睡了一晚。  

而这样夜不归宿的直接后果就是……第二天上学迟到了。  

话说,第二天上学就迟到会不会有什么处分?我可不想这么快就被退学啊。  

穿上并盛校服一路拎包飞奔到并盛中学门口,我明显感到因为来得实在太晚的关系,校园门口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我孤零零地穿过只留一条小缝的铁门,左右看了两眼,打算鬼鬼祟祟不为人知地飘去教室。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  

“你,站住。”  

我身子一僵,缓缓回头,看到了身后两米开外的那个黑色制服的身影。

评论
热度 ( 2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