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7 Trust

  

『我不算个好人,也不想做个好人。』——六道暝日记

-1-

回到黑曜乐园,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

也许是秋天的关系,并盛日落得愈发早,进入黑曜乐园的时候,正值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地平线上。在漫天绯红的晚霞中,我见到了风太。

那个有着栗色短发的男孩捧着一本烫金暗红封面的书,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角落里,走近了才发现他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微微发抖,看上去弱小而无助。

骸和犬、千种三人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也许是外出采购,又或是找到什么线索要调查,总之偌大的黑曜乐园里只余下风太一个人。

我放下书包,歪着头看他。

风太注意到了我,缩着身子向后靠去,怀里还紧紧抱着他那本书,像是保护一件珍宝那样不愿松手。

我知道那一定也是他能力的一部分,想着要弄明白,我又走近了些。

然后就感觉脚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可是面前明明什么都没有。

我慢慢靠近,身前的手摸索到了一片透明的类似墙壁的隔离物质,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是骸设下的禁锢罩。

怪不得只是坐在墙角没有逃跑。

不过这种等级的幻术我还是有能力破解的。

发动幻术撑开一个小口,我踏进禁锢领地。看着常人看不见的防护罩在身后慢慢合上,我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

如果在这里的是泽田纲吉,胆小如他是不是也会这样,无措、发抖。

眼前渐渐浮现出一个单薄的身影。

我苦笑着摇摇头。

不,不会的。

泽田纲吉是很特别的人,他可以很废柴,但他的废柴只是因为他太过温柔,温柔到对周围的事物总是处于一种小心翼翼的态度。

而这种对朋友、对周围人的温柔,也可以让他变得很强大。

而且,根据我对这部动漫的一丁点记忆,他身边不是有个杀手转行的家庭教师么?他是不会让纲吉这么容易就被抓来的。

……等一下。

心底弥漫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不对!

如果泽田纲吉身边有一个保护他、指导他的人,那刚才放学,他作为彭格列十代目,为什么会如此随便地被一个同班的男生欺负!

当时我便觉得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纲吉被欺负时,狱寺山本两个左右手都不在,我却又正巧在场,身边的其他同学恍若未见。

到底是我不小心看见了,还是我“不小心”看见了?

纲吉作为一个家族的未来首领,那个家庭教师会不顾彭格列名誉,冷冷一旁袖手旁观,什么都不做?

我倒吸一口凉气。

自己仿佛一只专心啃食草籽的野兔,对早已盘桓在天空的老鹰全然不知。

是什么时候?

看到我用幻术遮盖瞳色的时候?还是更早?

我扶着墙坐倒在地上,背后出了薄薄一层冷汗,心底生出一丝恐惧。

-2-

风太一开始看到我靠近他很是害怕,颤抖着身子躲在远处,但在看见我什么都没做只是靠在墙上后,便慢慢放松了下来,向我微微挪近了些。

“……姐姐……也是被坏人抓来的吗?”

我闻言,回过神。

风太还什么都不知道,也看不见我打开了那个禁锢罩,我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姐姐而已。

我侧头看了眼风太,那个脆弱的孩子满心希望地看着我,我在他清澈的琥珀色瞳孔里看到了一个面色苍白的自己。

风太弱弱地开口道:“姐姐……是并盛中学的吗?”

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校服,努力平复呼吸,“嗯”了一声。

“果然是这样!绑走我们的是一群黑曜中学的大哥哥……他们似乎想找什么人,要用到我的能力……我才不会让他们得逞!姐姐也是因为这样被抓来的吗?”

我静静看着他没有回答,心里还想着下午的事。

“……姐姐好像很害怕的样子。”风太咬了咬嘴唇,“不用怕哈,他们应该不会伤害姐姐的,我看姐姐是自己来到这儿的……风太是被绑来这儿的呢。”

那个比我小了好几岁的男孩竟然在全力安慰我,一副乐观的样子。

我清晰地看到,他小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毕竟是被绑架了。在我回来前,他一直一个人被关在这儿。

而他一个劲儿安慰的人,才是提出绑架他的人。

我直直看向他:“风太不怕我吗?我也许是坏人也说不定。”

风太的双瞳在一瞬间收缩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半晌,他开口道:“不,我不怕。”

我心里震动。

“虽然风太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但风太感受到了,姐姐看我的眼神里没有杀意,只有温暖的东西……是被温柔相待时才会有的。有着这样眼神的姐姐不会是坏人。”

风太一脸笃定地看着我,这种被完全信任的感觉让我莫名地很难堪。

“别开玩笑了,光凭眼神也能看出一个人来?”

风太用力地点了点头:“嗯,风太可以做到!这是风太能力的一部分,而且风太感觉到,姐姐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很茫然。”

我盯了风太几秒,随后轻轻笑了出声:“那你就错了。”

开玩笑。

我前生今世加起来也三十几岁了,经历了多少事,又如何成为了轮回之眼的宿主,有这些过往的我怎么会对自己茫然,又怎么可以茫然。

风太这孩子还是太小了,这么容易就相信一个人,怎么在黑手党的世界生存下去。

我反问道:“风太知道是谁把你绑来这儿的吗?”

“是一个穿着黑曜中学校服的——”

“不对,他只不过是帮别人做事而已。真正的始作俑者,让他们把你绑来这里的人……”耳边一片静谧,连呼吸声都变得清晰可辨,我在风太耳边轻轻念出三个字,“就是我。”

不出意外地看到风太瞬间睁大的双眼,还有脸上一连串细微的表情变化。

奇怪,恍然,难以置信,最后是恐惧。

我努努嘴,低声道:“你看吧,根据眼神来看人一点都不准。你自以为你的能力什么都能预测,可是还不是没料到我和黑曜的人是一伙的吗。”

风太拼命地摇着头:“不、不会的!姐姐怎么会是坏人呢,风太感受到了——”

“感受这种东西怎么可以作数呢!”

我瞬移到风太身前,五指成爪扣住他还没有发育出喉结的颈部。

颈侧温热皮肤下的大动脉在我手掌心中一起一伏地跳动着。

只须收紧手掌轻轻一握,风太就会结束他还没有完全开始的生命。

我挑眉道:“你看,我现在可以随时杀了你——就跟掐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风太琥珀色的瞳上迅速蒙上了一层水汽。

“哦呀哦呀,暝这是在做什么。”

我倏地回头——是骸回来了。

“Kufufufu ……暝不是打算通过排名星王子来调查彭格列的下落么。看暝的样子……是打算杀了他么。”

“……没有,只是想让他配合一点,能好好合作而已。”

我收回右手,掌心还余有风太的体温,风太紧张害怕到极点而变得僵硬的身体,在我的手离开他颈侧的瞬间软倒下来。

我移开视线,稍微活动了下手腕,走到骸身边。

骸眯起眼眸看了眼风太,又看了眼我,发动幻术撤下了禁锢罩。

“暝打算怎么让他就范?”

我想了想,道:“他能主动配合排名自然最好不过,如果不愿意……硬来也不是不行。”

“Kufufufu,那就交给暝了。”

“放心,我也想看看排名星王子和我的精神控制哪个更厉害。”

骸听到我的回答后微微点了下头,眉眼间散不开的疲惫和已经变得有些灰扑扑的黑曜校服无一不告诉我今天一整天骸的辛苦忙碌。

我微微皱了下眉,视线下移,看到了一双沾着些许泥点的皮鞋。

这是……红泥?

评论
热度 ( 3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