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六道暝日记】Chapter 6 Cheat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们都是两个世界的人。』——六道暝日记

-1-

抱着试探黑发少年的心态,我嘴角一弯道:“山本君真是开朗啊。”

“哈哈,运动员就是要一直保持这种乐观的心态才能打好比赛。”

“诶?你原来是运动健将吗?”

山本武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只是热爱棒球而已。”

泽田纲吉连忙摆着手介绍:“山本君可是并盛中学棒球队的主力队员呢。”

纲吉抬眼望了狱寺隼人一眼,发现对方还是臭着一张脸,于是又尴尬地看了我一眼。

我对他眨眨眼,像是想起了什么,纲吉道:“对了,浅川酱不是想了解关于并盛中学的事吗?”

“是呀。”

“其实并盛中学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有一个人,浅川酱一定要小心才行!”

我疑惑地看着纲吉和山本互相对视一眼,而后,前者带着有些害怕的神情小声说道:“是云雀恭弥……他是并盛中学的风纪委员长,整个风纪委员会都是他的手下,当然了风委也许就是他成立的,人称‘并盛的保护神’。”

我试探道:“他是个很可怕的人吗?看你的神情好像很害怕。”

“何止是可怕!云雀学长操控着整个并盛,也经常游荡在校园里,看见不穿校服、群聚或者违反风纪的,一律咬杀,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他的双拐下!”

“双拐?他是……瘸子?”

我用心想象了一番瘸腿的肌肉男招摇过市带领一群手下收取保护费的场景。

“不是不是,短拐是他的武器,云雀学长怎么会是瘸子啊!”

“哦,是这样啊……”被自己想象吓到的我松了口气,“那,你说的那个云雀学长和风纪委员会,有没有什么比较好认的特征,我遇见了可以警惕一点。”

“唔……”泽天纲吉微微思考了一下,“风纪委员会的人都会理着飞机头,很好辨认的。”

飞机头?不就是我之前已经见过很多次的那些人吗?

原来他们就是风纪委员会。

那云雀恭弥也是剧情人物?

理着飞机头、持着短拐的肌肉男……我怎么不记得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纲吉看见我瞬间纠结的表情,安慰道:“其实没有很大关系,只要遵守风纪不群聚,云雀学长是不会在意你的。”

“哦哦这样,那就好。”

我暗自思忖,如果骸想成为并盛的新秩序,只要打败那个叫云雀恭弥的就可以了吧?

获得了不错的情报,可以回去告诉骸。

“那个云雀学长,平时都在哪里?”

“云雀学长平时都在并盛的休息室里休息,偶尔会在天台上,当然了,也会不定时在校园里游荡。”

我有些惊讶:“他都不用上课的吗?”

泽田纲吉微微皱眉:“诶……并盛中学表面上有老师校长,但其实完全是云雀学长的势力范围,就连年级和班级也是云雀学长自己定的,所以虽然我们称呼云雀为学长,他真实的年龄没人清楚。”

所以云雀也许是个二十几岁甚至三十几岁的大叔?!

我陷入震惊中,久久不能自拔。

-2-

后来我和纲吉又聊了些有的没的,把并盛中学以及并盛町了解了个大概。

而不知不觉中,第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

彭格列十代目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容易害羞,看上去也有些废柴有些懦弱。

但正是这样的性格让他不会拒绝大多数人的请求,偶尔拒绝起来也是小心翼翼,倒真有些包容一切的太空的意思。

就拿现在来说,正是放学时分,同学们都整理起书包回家,我看着一个比彭格列高了近一个头的男同学把他按在墙角,恶狠狠地要他代替自己做值日,说是友爱同学。

这不分明是校园欺凌吗。

而且看那人理直气壮又顺手的动作,想必以前也对泽田纲吉做过类似的事情。

泽田纲吉看上去有些害怕,但还是小声地说:“对、对不起,今天有点事,能不能这次就不……”

“你什么意思?!我让你代我做值日是看得起你,还想推脱?!”

“不,不是……今天真的赶着回家,不然——”

男生怒了:“我看你是找打啊!”

他挥起网球般大的拳头就往纲吉脸上招呼,快挨到他鼻尖的时候,被我挡了下来。

 “你是……新来的那个?” 男生有些惊讶,见我只是瘦瘦小小一个女生,旋即恶狠狠道,“别挡着老子揍人!不然我连你一起揍!”

我还没什么反应,纲吉倒惊慌了起来:“别,别!不关浅川同学的事,我帮你值日!晚点回去也没关系!”

我还握着那个男生的拳头,趁他们对话的时候抽空看了看周围的人。

所有人都事不关己充耳不闻,也许是觉得废柴纲实在没什么必要帮他,也许只是单纯地不想惹事上身。

总之没有一个人像是要伸出援手的样子。

而可以伸出援手的山本和狱寺,一个一放学就奔去了棒球部,一个早在下午第一节课时就早退了。

堂堂彭格列十代目竟没有一个人可以帮他。

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一些是对人心凉薄的悲忿,也许是因为想到了以前的自己,也是孤独一人,也是无依无靠。

我更为用力地握住了那个男生的拳头。

那男生吃痛瞪我,却正好看到了我血红的左眼。

第一道·地狱道。

我的第一道能力和骸一样,利用幻觉让人进入永无止尽的噩梦并破坏对手的精神力,相当于幻术,直接作用于人脑来控制大脑的感官,当幻觉过于真实,甚至可给予对方物理伤害。

轮回之眼的阴眼对精神操控有着绝对的控制力,那男生的表情渐渐扭曲。

我知道他生平最可怕的梦魇此刻正在他脑海中放大反复,但我不想停止,想要永绝后患就必须让他痛苦到可以产生条件反射般的惊惧,只有痛到深入骨髓,才能永远铭记于心。

初中生的心智总是不成熟且脆弱的,我估摸着把握好尺度,然后用第二道·恶鬼道删掉了他这段记忆。

我的第二道能力可以窥探或直接夺取对方记忆,也属于精神操控的一类。而骸则是夺取并使用被附体者的能力。

记忆可以删去,但恐惧会永远留在心底。

此刻那男生心里一定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内心最深处会在这两秒里对我产生无边的恐惧。

这种恐惧来自他过去的记忆,却因为找不到根源,只能与我产生条件匹配,形成条件反射。

这样的条件反射也许是永久性的,也许过一段时间会退散,因人而异。

于是在纲吉的眼里,那男生只是与我对视了两秒,然后便惊恐地松开了手,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梦魇,逃也似的离开。

“怎么一回事?”纲吉显然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想到危机解除,便又很开心地没有在意,反倒关心地问起我来,“浅川同学,你没事吧?”

“没事,还好那个男生走了,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是啊。下、下次浅川同学就当做没看到,千万不要再出手帮我了……很危险的。我没有关系,要是连累到无辜的浅川同学,就不好了。”

纲吉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还是像道歉一样自责地让我不要管他的事,即使被人欺负,也只希望自己承担。

他这样的有些懦弱地保护着认识只有一天的我,让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男孩,道:“其实纲吉你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纲吉有些讶异:“诶,诶?!”

“也许你自己都没有察觉,但你也许真的……”我没有说下去,话锋一转,“我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被欺骗了,被你的好朋友欺骗了,你会……生气吗?”

“我不知道。”纲吉抓了抓他棕色蓬松的头发,“要看是什么人了……如果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欺骗而成为朋友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生气的吧。”

嗯,想想也是。

“学了一天,又遇到刚才的事,我都有点累了。”我笑了笑,“我先走了,纲吉明天见!”

“嗯,明天见!”

我转身,心里却像浸了水的一棉絮,杂乱而又沉甸甸地压在胸口。

我明白,自己其实并不值得泽田纲吉这样真诚的保护。

靠不断欺骗而活下来的我其实很想告诉他,很多时候,对别人无条件的付出是不一定会有回报的。

没有人生来便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他人。但只有经历过这世上最大的恶,亲眼见过为了争权夺利,世人可以作出怎样丑恶贪婪的嘴脸时才会明白,人性中存在着怎样教人惊诧的恶。

我见过为了讨好有恋童癖的家族首领,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儿子双手奉上的父亲;见过为了获得珍宝,屠杀毫不相关的贫民区姐弟的政府兵;也见过为了生存而相互出卖的贫穷困苦的凡人。

这就是这世上赤裸裸的现实。

在也许下一秒就会被出卖的世界里,对别人好是没有用的,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可他一定不会理解我的话,就像我也无法理解,他为什么可以那么轻易地对一个人好,那么温柔,而不设防。

我们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

评论
热度 ( 2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