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暝的走马灯日记】Chapter 3 Plan

『亲人,就是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会在你身边的存在。』——六道暝日记


用过午饭后,六道暝一个人踱到骸的房间外,本想找他商量一下今后的打算,却正好碰上他和犬、千种三人讨论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六道暝顿了顿脚步,倚靠在大门的阴影里,静静听着他们的对话。

 

离她最远的骸声音低沉却有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掌控感,似乎一切都已在他手中。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他坐在宽大的皮椅上,缓缓道:“我们掌握的情报还是过于稀少。想要毁灭彭格列,首先,必须掌握彭格列十代目的位置。”

 

犬总是很兴奋,尤其是听到“毁灭”之类的词时,都会肾上腺素急剧飙升:“我知道了!我们直接把附近的家伙全部抓起来拷问一下怎么样?这样一定能问出彭哥列的下落!”

 

骸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那不是有点太困难了么?彭格列十代目在日本的消息,是只有彭格列情报机构才知道的最高机密。彭格列作为意大利最强大的黑手党组织,敌人众多。为了保护乳臭未干的首领免遭觊觎者的袭击,不得不异常慎重……彭格列一定已经将他的身份巧妙地隐藏起来了吧。”

 

听了骸的话,犬耷拉下了脑袋:“那我们怎么找呢……”

 

千种原先一直保持沉默,看见犬失落的样子,在一旁默默地推了推眼镜,为犬顺毛:“骸先生自有办法。”

 

“Kufufu……无论如何隐藏,黑手党都有自身无法完全隐藏的独特气息。彭格列10代目身边,一定跟随着具有这种气息的家伙,也就是说,只要从他们下手的话——”

 

“所以我们找出那些厉害的家伙就可以了对吧!”

 

“不过如果盲目出击的话,很可能被对方察觉到我们的行踪。要注意一点点把他们逼入绝境,让他自投罗网。我们现在要调整状态,既然已经确定了大本营,接下来,大可不必操之过急。”

 

犬显然就是那个“操之过急”的人:“诶!我想快点开始战斗!”

 

“不用那么着急,时机马上就会来临的。最好的猎物需要等待最好的时机,不是么?”

 

听到这里,六道暝故意轻轻笑了一声,从门后的阴影里走出来,轻声道:“可是我们还缺少诱饵,不是吗?”

 

骸比她高了整整一个头。

 

他低头看着她,勾起唇角:“暝怎么也来了,你也想参与我们的计划吗?”

 

暝微微抬起下巴,迎上骸的目光:“是啊,也许我知道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事也说不定。”

 

“说说看?”

 

“你还记得那个排名星王子风太吗?他现在在并盛。”

 

骸立刻就懂了:“利用风太的排名来寻找彭格列吗……果然是个省时又省力的方法。”

 

“可是,”千种推了推眼镜,“暝小姐是怎么知道排名星王子在并盛的?”

 

被询问的女孩微微一笑,面不改色地撒谎:“昨天下午出去采购的时候,正好看见他被黑手党追杀,想必是彭格列10代目在这里的缘故。”

 

——说真的,逛个街哪有这么巧就能碰见他们,但是这事即使是骸他们也无从求证。

 

女孩暗自腹诽。

 

果然,骸并没有多问,只是立刻让千种把那位排名星王子请到黑曜乐园来“坐坐”。

 

“还有一件事。”她拉住骸那身深绿色的黑曜中学校服的袖角。

 

“嗯?”

 

“我想转去并盛中学。”

 

“……这又是为什么?”

 

女孩注意到骸习惯地挑了挑眉,这是他感到讶异时才会不经意做出的表情。

 

“骸不是想成为并盛的新秩序么?既然黑曜中学已经快收入囊中,那就让我去把并盛中学收下,当做送给你立足日本的礼物。”

 

“Kufufufu,这个礼物我很喜欢——但是我更希望暝能好好地待在黑曜乐园,我们与彭格列一战一触即发,而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顿了顿,“如果是觉得闷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进黑曜中学。”

 

“你是在担心我受欺负吗?”暝反问道。

 

骸没有回答。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只是想自己出去历练一下,熟悉一下新的环境。如果还能把并盛拿下,岂不是一举两得?”

 

她静静看着骸,通过眼神告诉他自己心意已决。

 

骸似是有些犹豫,片刻后才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

 

暝松了口气。

 

她知道,骸永远不会拒绝她提出的要求。

 

这是他作为兄长对自己的纵容,也是自己能抓住的他最大的弱点,一份只留给六道暝的退让。

 

第二天六道暝起了个大早。

 

柜子上是并盛中学的校服,和普通日本中学一样,白色衬衫配黑色无袖毛衣,黑色短裙下是及膝的长袜,还有一双标准的黑色圆头小洋鞋。

 

暝不一会便穿戴整齐,看向全身镜中的少女。

 

毕竟13岁了,虽然还没有发育完全,但这具身体已经出落地有模有样。

 

微微鼓起的胸脯将毛衣带出一个微妙的弧度,黑色百褶短裙下两条修长笔直的腿把身材比例拉长,踩上平跟的皮鞋,整个人远远看去,身材算不上多么纤瘦,但至少也不显得丰满。

 

虽然整体还是矮小了点,但毕竟只有13岁,也算过得去。

 

至于细节,因为是兄妹,暝和骸的五官十分相似。

 

但女孩比起骸五官更柔和些,眼睛也更圆些,是标准的杏眼,笑起来可以眯成一条缝,加上唇边的两个梨涡,显得友善而无害。

 

对于一个幻术师来说,用来伪装自己迷惑身边人是再适合不过了。

 

将深蓝色的长发轻轻巧巧地扎成一个马尾,又捋了捋挡在额前的斜刘海,暝站在镜子前凑近些看了两眼,显然很满意自己现在的造型。

 

“Perfect,只是……”只是好像还有哪里看上去怪怪的。

 

女孩没有深想,拎起桌上千种为她准备好的书包,走到骸的房间门口。

 

不管怎么说是第一天上学,还是和“家长”打个招呼比较好。

 

“骸!我走了啊!”

 

骸正优雅地享用一片吐司,他看了暝一眼,示意她等一下,然后如拈花般地拾起桌上的白色手巾,轻柔地擦了擦并不存在吐司屑的唇边,从容不迫地站起身,走向餐桌旁的木柜。

 

“……”暝按耐住想要吐槽的心,耐着性子等他以极度优雅的姿态做完这一切。

 

虽然骸的举止行为看上去从容而慢条斯理,但手脚却非常利落,他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米白色不明物体,递到了暝面前。

 

她接过仔细一看,是个白色的翻盖手机。

 

“遇到你处理不了的事情,打我电话。号码已经存进手机里了,还有千种和犬的。”

 

暝心里一暖,接过后转身,挥挥手道:“嗯知道了,我走了啊!”

 

说不感动是假的。

 

暝和骸还有犬与千种都是孤儿,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其他联系。

 

换句话说,如果有天六道暝这个人死了,除了他们以外,可能没有人会发现。

 

只有活在他们世界中的人才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人之所以还可以走下去,仅是因为知道自己身后一直有个人陪伴着自己,仅此而已。

 

因为背后有着依靠,所以才敢无所畏惧。


评论
热度 ( 2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