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暝的走马灯日记】Chapter 2 Memory

  

『每个看起来非常厉害的主角都有一段过去。』

——六道暝日记

 

伸了个懒腰,六道暝一把拉开窗帘,感受并盛秋日和煦的阳光照在身上带来的暖洋洋的感觉。


黑曜乐园真的是已经荒废很久了,虽然依稀能从乐园设施和布置上看出一些以前的繁盛,但如今这遍布灰尘的设施……


骸能选择在这里落脚,也真不容易。女孩想。

 

毕竟是游乐园,这里只有各种千奇百怪的游乐设施,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

 

昨晚在原休息室现骸的房间里的长沙发上凑合了一晚,女孩现在浑身的骨头都好像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动下关节,还会发出“卡啦卡啦”的声音。

 

虽然以前也是天天流浪街头,但只要条件允许,她还是会尽量找个旅店,在店里最舒服的床上进入梦乡。

 

当然,她是没钱付房费的。

 

但是,把原住客催眠了扔地板上需要花钱吗?

 

黑曜乐园破落是破落了点,可到底还是给人一种家的感觉,总比在外居无定所,漫无目的地流浪要好。

 

而且女孩已经和骸讲好了,今天就去床上用品店里搬张最软的大床回来。

 

骸总是能满足她所有的要求,无论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因为六道暝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骸对六道暝来说,也是这样。

 

六道暝今年13岁,这个数字意味着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13年了。作为一个穿越者,她不是魂穿,而是重生穿。

 

但她其实一直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这样定义……

 

因为尽管她是从在这个世界上的母亲的子宫里降临到这个世界的,但她非常确定穿越之前——她没有死。而且是毫无征兆地,她就来到这里了。

 

穿越前的最后一秒她在做什么,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已经记不清了,唯一有印象的是,自己应该是个高中生。

 

六道暝刚降生的时候,骸也只有18个月,还是吮着手指的年纪,所以与其说作为哥哥的骸是看着六道暝长大的,不如说是一直有自己意识的六道暝看着骸长大的。

 

其实一开始,女孩并不清楚这里是家教的世界,只以为是哪个架空的时代,因为毕竟是在意大利生活,虽然母亲是日本人,但也没有过分地往日漫上去想。

 

而且最一开始,母亲给女孩和哥哥取的日文名字是浅川暝和浅川骸。

 

对,她和骸原本的姓氏是浅川,不是六道这种奇怪又中二的姓。

 

浅川是母亲的姓氏,至于暝和骸……

 

实话说,她到现在都没有理解母亲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孩子取这么奇怪的名字,正常的日本人不应该取个百合子和太郎或者各种美惠子小五郎之类的顺口又好养活的名字吗?

 

但是后来她想,也许这就是主角效应吧。如果自己改名叫六道百合子,哥哥改名叫六道小五郎……

 

不行,女孩要笑出声了。

 

虽然母亲取名的方法有些不走寻常路,但她还是个非常贤惠以及温柔的母亲的。

 

六道暝和骸的童年也一直都在非常温馨的家庭氛围中度过——温馨到如今她还常常在梦中回想起那段岁月,然后笑醒。

 

可是梦境越美好,现实越残酷。

 

父亲是意大利黑手党中的一员,这一点他们全家都是清楚的。

 

父亲原属的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在暝和骸还很小的时候以制造特殊子弹为业,却因为特殊子弹过于危险而被黑手党界下令禁止生产,艾斯托拉涅欧家族成员也被黑手党追杀。

 

为了生存下去,家族加强了对特殊武器的开发,并拿家族的小孩子做人体实验。

 

六道暝仍记得那天熊熊燃烧的大火,几乎染红了半边天,像意大利海滨黄昏时天边大片大片的火烧云,那样美丽,也那样危险。

 

那把火烧光了他们家的房子,也将她和骸的父亲和母亲烧成了两抔灰。

 

始作俑者艾斯托拉涅欧家族成员把暝和骸带走,关进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屋子里。他们每天都要分别提取一试管暝和骸的新鲜血样,与之交换的是一碟硬得难以下咽的面包和一小杯浑浊的水。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有好几个星期,暝和骸都面黄肌瘦,神志不清,短缺的食物让他们瘦骨嶙峋,每天的抽血作业让他们几乎濒临死亡。

 

直到有一天,一群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涌进了这间小黑屋,他们用胶带捆好她和骸,拖扯着进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还有许多和他们一样的实验品,年龄最小的只有3、4岁,最大的也大不过15岁,他们和暝和骸一样,都是有“价值”的实验品,可以进行配型。

 

在那里,他们第一次和城岛犬以及柿本千种相识。

 

也是那一天,女孩第一次意识到这里是家教的世界。

 

后来,女孩和骸被发现是轮回之眼难得的配型。

 

他们被生生挖去原来的眼珠,分别植入了轮回之眼的左右眼。

 

为了便于查看是否植入成功以及是否有排异反应,实验人员没有给他们打麻药。女孩仍旧记得那种深入骨髓的痛楚,手指探入眼皮与眼眶间扣动的可怖触感。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整个眼球被剜出,落入眼前弃物盆,滚动着留下蜿蜒的血迹,还关联着的神经肌肉痉挛跳动着。

 

那样的场景和痛楚,已经失去一切的她终身都不会忘记。

  

而后,便是新的轮回之眼被植入了他们体内。

 

骸是右眼,属阳性的轮回之眼,对格斗能力要求较高,主肉体操控。暝是左眼,属阴性的轮回之眼,对心理承受能力要求较高,主精神操控。

 

在他们之前,也有大批的配型接受过轮回之眼的移植,可是没有一人存活了下来,无论是阴眼还是阳眼。

 

头一年是极其痛苦的,他们要忍受的不仅是肉体上的病痛,还有轮回之眼对精神上的腐蚀。

 

暝和骸几乎天天晚上被噩梦惊醒,不断循环的梦魇片段里不仅有自已以前经历过的痛苦的回忆,还有前实验品留下的梦魇碎片。

 

这样连续不断地对精神的轰炸连六道暝这个心理年龄比生理年龄大出十几岁的人都难以忍受,更别提还是幼年的骸了。

 

骸就是从那时起内心留下了阴影,并开始憎恨黑手党,立志要歼灭世界上所有的黑手党。

 

但女孩当时比较担心的还是自己。

 

她知道骸最后一定会撑过适应期,成功配型,但她能不能存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毕竟原著里从未出现过骸的妹妹这个角色,自己会在实验中香消玉殒也说不定。

 

对死亡的恐惧加剧了对精神上的打击,头一年里她曾一度精神分裂,抱着死去也许能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想法,几次想一了百了,但自己的所有行为都被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密切盯着,所以直到最后都自杀未遂。

 

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坚持了一年,到了第二年,情况有了极大的好转。

 

骸已经能完全适应轮回之眼,并能小幅度地使用六道轮回的能力。女孩也不再被轮回之眼排斥,头痛渐渐减轻。

 

而后他们作为成功配型的实验品,被给予“六道”这个姓氏。

 

这真是极大的讽刺,六道暝默默想。

 

再后来就是骸仅凭一己之力摧毁了整个实验基地以及艾斯托拉涅欧家族。

 

他们和城岛犬以及柿本千种重获自由后,六道暝曾问骸为什么不改回原来的姓氏,骸的回答是,既然他们创造了“六道骸”,就要亲眼看着“六道骸”怎么再毁灭他们。

 

后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了浅川骸和浅川暝,只有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妹——六道骸和六道暝。


评论
热度 ( 2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