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若草

二次元,古风,乱写东西,更新不定期

【暝的走马灯日记】Chapter 1 Arrival

 『有时我想,如果当初我没有来到这里,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偏离轨迹。

后来我想,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让我一定会在无数个平行时空再次遇见他。』

——六道暝日记

-1-

抵达并盛时,已是午夜十一点了。

夜色下,街边的店铺大都早早熄了灯,女孩抬起手腕借着微弱却还算皎洁的月光瞥了眼腕表,心底漫起一丝焦虑。

原本她的计划是在晚上八点下火车,然后在路边的便利店里买上一份并盛周边指南,这样等到自己摸索着赶到黑曜乐园,九点左右便可以搞定了,距约好的十点见面绰绰有余。

然后女孩发现自己高估了日本的铁路。

——特快车票什么的都是浮云啊。

十一点下火车,并盛车站附近的便利店大半已关门大吉,偶尔几家还亮着灯的,居然拿不出一份完整的并盛地图,问店员黑曜乐园怎么走,全都目光闪烁,支支吾吾,对女孩一副唯恐避之不急的样子。

很久以后女孩才知道,出现这种情况真的不是她的问题。

在并盛町这个民风淳朴的小镇,荒废已久的黑曜乐园是出了名的晚上闹鬼——那天半夜十一点,女孩一个人面色苍白、披头散发、满脸哀怨地向营业员问黑曜乐园怎么走,人家没有往她脸上贴道黄符已经很客气了。

天知道这个可怜见的孩子只是没吃晚饭,外加赶路劳累而已。

她一无所获地走出便利店,站在一路延伸到远处地平线,几乎看不见尽头的街道正中,幽幽叹了口气。

原地踌躇了会儿,女孩放弃了去下一个便利店碰碰运气的念头。

——算了吧,没有地图又怎样,还好自己出发前问他们要了份地址,大不了……自个儿找去。

沿着街道走了约十分钟,女孩发现并盛确实是个偏僻的小镇:一到半夜,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找警察蜀黍问路了。

偶尔街边飘过几个飞机头青年,穿着黑色疑似校服的制服,一看就知道是不良青年,还是敬而远之的罢。

孤苦无依的女孩拖着行李箱游走在并盛街头,逛了半天后发现……

她走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身处的这条街叫什么名字啊混蛋!

最糟糕的是手机竟然被落在火车上了,她哀怨地想。

不过其实就算还在也早就没电了,如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估计再找不到人,自己今天就要露宿街头了。

女孩站在空旷的街道中心,幽幽地长叹出口气。

-2-

正自暴自弃时,肩膀一重,女孩感觉到有人在身后拍了自己一下。

不得不说,这一拍拍得相当有技术含量,女孩想。

正常人拍肩时,手会在肩头停留0.25秒后自动离开,而刚刚这一拍,那只手在女孩肩头停留了足足2.5秒。

在这段时间内,那只手先是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她肩膀,然后极尽温柔之能事地抚摸着从她肩头一路退下。

总而言之,与其说女孩是被人拍了下肩膀……不如说是被人吃豆腐了。

2.5秒,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长到女孩可以隔着薄衫根据那只“咸猪手”的大小和粗糙程度推断出手的主人是个人到中年的大叔,并且通过他手上的老茧位置和厚度推测出,他练过拳并极有可能是混日本黑道的——

也可以短到她刚反应到自己被吃豆腐了,那只手已经从身上拿开了。

女孩深吸一口气,极力压下心中想回头给他一记右勾拳的念头。

这人是她问路的最后希望。

调整了下表情,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女孩扭曲着试图摆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用甜得发腻、腻到起鸡皮疙瘩的声音转身叫道:“蜀黍~~~”

三个波浪号都不足以体现她当时语气的黏腻。

女孩当时总觉得自己好像不经意间,模仿了某个记忆中的人物。

后来待她学全了日文词汇后,找到了一个词叫“妈妈桑”。

回归正题,那大叔也被吓了一跳,他猥琐笑着的脸皮,轻轻抖了一下。

“蜀黍~~~你知道黑曜乐园怎么走吗?”女孩眨眨眼。

天色晦暗,那大叔被女孩两声“蜀黍”喊得有些心动,用厚实的手掌拉住她,另一只手在细嫩的手背上摸了两把,“和善”道:“黑曜那个地方一到晚上就特别吓人,你一个人还是不要去为好,叔叔带你去我家里玩好不好啊?”

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来,女孩僵笑着道:“蜀黍,人家只想知道黑曜乐园怎么走呀?”

对面的人脸色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好了:“小妹妹啊,你家大人没有告诉你,一个人晚上走在街上很危险吗?”

女孩想了想:“还真没有。”

“呵呵,今天你遇到大叔算你运气不好,你还是乖乖和大叔回家吧。”

男人话说到一半,便伸手过来想要捂住女孩的嘴巴。

她眼明手快地侧身一躲,那人动作也不慢,立刻改掌为手刀,横劈向她后颈,力道之大,都能听到手刀划破空气急促的风声。

那一瞬间,女孩都能想象到那一手刀劈上自己后颈的情形,脖子后面也跟着一阵发麻。

但之所以用“想象”这个词,就是因为对面的男人并没有命中目标。

倒不是因为女孩躲得快,也不是因为大叔手抖,而是凌厉的手刀在距离柔弱女孩脖子一寸的地方停住了。

手刀再快,也快不过人的视线相交。

那人原本就浑浊的瞳孔现在是彻底涣散了,就像一块纯黑的大理石,只倒映出女孩的脸庞,还有一只妖异无比的血红眼眸。

她叹了口气:“大叔,你到底知道黑曜乐园在哪儿吗?”

“知道……”

“那怎么走?”

“沿着这条路笔直向前……第二个路口右拐……一直往前走……左手边会有……乐园的入口……”

“知道不早说,卖萌半天还不如直接上能力好用。”女孩微微抬头,直视眼前男人的双目,轻声道,“记住,你今天晚上只是走在路上时,被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蹭到晕倒在街边,到天亮才醒,没有遇见过任何其他人。”

“明白了……”

转身打个响指,男人应声倒地。

-3-

虽然经历了些波折,但总算是知道怎么去黑曜乐园了,女孩拖起行李箱,不敢再拖延,一路按那男人指的路前进。

黑曜乐园离得并不远,走了约莫十多分钟,也就到了。

只不过现在已经近午夜了。

不出女孩所料,刚到黑曜乐园入口,她就看到了一脸焦急的犬。

犬一直在原地转圈,看到等待的人到了,立马摇着尾巴扑过来,让女孩有种看到一只发现主人回家热情迎接的哈士奇的感觉。

“暝小姐!您终于到了!骸大人还以为您出了什么事了,急得都快要变成凤梨烧了!”

你这样说骸真的没事吗?

女孩默默想。

她脸上不动声色,安抚道:“不用担心,我这不是到了吗。”

犬:“我本来想来找你的!但千种拉着我说没事的,可是谁都知道暝小姐你是路盲啊!”

——喂喂,你是认真的吗!

就在女孩脸上的笑差点绷不住的时候,她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Kufufufu,谁是凤梨烧,嗯?”

一听到那略显奇怪,但于女孩而言无比熟悉的笑声,她立刻回头四处找寻声源——果不其然,在不远处一栋建筑前,找到了一颗显眼不已的凤梨头。

骸显然也很高兴,微笑着走到她面前,抬手揉了揉我细碎的额发,同样异色的双瞳闪烁着欣慰的光,轻轻说道:“欢迎回家,暝。”

听到这样一句简单却直入心扉的问候,女孩脑海深处,那些曾经一起共享的辛酸回忆就涌进了脑海中,一起涌上的,还有眼前模糊视线的液体。

可是她不想破坏这重逢的气氛,于是她在泪水溢出前就轻轻抱住了眼前的人,就像从小到大一直做的那样。

呼吸着阔别已久的熟悉气味,她最后只是答了句:“嗯。”

六道暝是女孩在这里的名字。

名义上,六道暝是比骸小两岁的亲妹妹,与他相依为命长大。

今天是暝受哥哥邀请来到并盛的第一天,来到这里之前,因为某些原因,女孩一直流浪在西西里岛贫民区的小巷中,躲避意大利黑手党的通缉。

但是从今天起,女孩有预感,她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为什么?

因为,如果自己没有搞错的话,六道暝苦恼地想,自己是个人物设定看起来还不错,但命运有些多舛的穿越者。

评论
热度 ( 3 )

© 浅若草 | Powered by LOFTER